公告
我的臉書粉絲專頁http://www.facebook.com/kensa002

第十章 姐妹

 

 

    傅郁茜張著眼睛靜靜地躺在床上,心情雀躍不已,明天是她和蕭祁垣的結婚之日,應該說是她的姐姐和蕭祁垣的結婚之日比較正確。

 

    「姐姐,很抱歉,我會代替妳好好地活下去的,和祁垣一起。」傅郁茜心裡這麼想著,她的右手摸著左手腕上戴著的銀鍊子,那條銀鍊子根本不是自己送給姐姐當做結婚的禮物,而是姐姐買給自己的,為了當做那天在咖啡店不告而別的賠禮,只是當時在醫院遇見邵齊時,自己扮演的角色是傅郁雪,所以才會對邵齊撒了那麼一個謊言。

 

    一想到明天即將到來,即使望著那白花花的天花板,她也可以笑的很燦爛,悄悄地閉上了眼睛,只要等到下一次睜開眼睛的時候,就是她幸福的日子來臨了。

 

    傅郁茜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的時間,突然驀然地睜開了雙眼,原來是睡覺之前喝了太多的水,導致半夜尿意興起才不得已而醒了過來。

 

    下了床迷迷糊糊地走到浴室裡面,迅速地解決掉生理問題之後,傅郁茜站在洗手台前面,將被熱水浸溼的毛巾擰乾之後擦拭了一下臉頰,溫熱的毛巾貼上了雙眼讓她迷濛的視線開始逐漸清晰了起來。

 

    精神清醒了許多之後,傅郁茜望著鏡子中的自己突然有感而發……

 

「有這張臉真是幸運……」傅郁茜拍了一下自己的臉頰。

 

    如果自己和傅郁雪不是雙胞胎姐妹的話,根本沒有機會可以嫁給自己深愛的男人,不過她也曾經想過一件事情,是不是因為是雙胞胎的關係,所以才會兩姐妹同時愛上同一個男人,或許這是基因所造成的問題。

 

    「如果我跟姐姐不是雙胞胎的話,姐姐也許就可以不用死了。」不知道為什麼對於殺害自己雙胞胎姐姐的這件事情,傅郁茜並不會感覺到有一絲絲的後悔或者是害怕,也許愛情真的是盲目的,盲目到可以讓一個人喪失自我,甚至失去良知和人性。

 

    「誰叫妳不肯讓給我,所以是妳活該……一切都是妳自找的……」傅郁茜忽然意識到了一件事情,她居然伸出食指直直地指著鏡子中的自己大吼,看著鏡子中的自己就彷彿在看著自己的雙胞胎姐姐一樣,為什麼自己會有這樣的舉動,她當場愣住了,右手還舉在半空中顫個不停,有一股惡寒慢慢地從腳底竄了上來,那種恐怖的感覺讓她的臉上泛出了一層薄薄的冷汗,而整個背脊冷到會有刺痛的感覺。

 

    發覺到氣氛不太對勁之後,傅郁茜放下了舉著鏡子的右手,轉身就要離開浴室,可是當她轉過身時,背後的那面鏡子裡的自己並沒有跟著轉過身去,傅郁茜背脊一涼,感覺身後好像有人在猛盯著自己看,她慢慢地將頭轉了回去,不過轉到一半時她愣住了,因為有一隻手正撫摸著她的臉頰,那隻手給她的感覺很冰冷,就像是一枝冰棒一樣。

 

    那隻手慢慢地從傅郁茜的臉頰往下移,最後抓住了她的胳膊,接著鏡子中的女人又伸出了另一隻手抓住了她的另一邊胳膊,她想掙脫可是卻動不了。

 

    「不要……」傅郁茜就這樣慢慢地被拖進了鏡子裡面,鏡子裡面的世界是一片漆黑,她感覺到自己不斷地往下掉,好像沒有底似的。

 

    不知道到底跌了多深,下方終於出現了一個小小的光點,隨著時間的流逝,光點變的越來越大,終於大到會刺眼,傅郁茜反射性地閉上了雙眼,等到感覺光線稍微削弱之後才又緩緩地睜開眼睛。

 

    眼前所見的景象讓傅郁茜著實地嚇了一大跳,這個地方她是來過的,是當時姊姊買銀鍊子給她的那間銀飾店。

 

    「這條鍊子好漂亮喔……」耳邊傳來一道女聲。

 

    這句話為什麼聽起來那麼地熟悉,傅郁茜視線看向說話的女生。

 

    姊姊!她想喊出來,可是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沒辦法發出聲音。

 

    「姐!你怎麼了?」

 

    姐!為什麼喊我姊姊,姊姊不是應該是妳才對嗎,一瞬間傅郁茜了解了,眼前的女人其實是當時的自己,而現在的自己卻是傅郁雪……

 

    可是……為什麼會這樣……這是夢嗎……如果是夢希望趕快醒來……

 

    「我沒事,郁茜,妳喜歡這一條是吧!老闆!麻煩幫我包起來。」傅郁茜完全不清楚為什麼自己會說出這句話,明明感覺自己是位在這個身體裡的,可是卻沒有這個身體的自主權。

 

    忽然一道強光射了過來,再次讓傅郁茜閉起了眼睛。

 

    傅郁茜睜開了眼睛,眼前的畫面不再是那間銀飾店,反而是灰暗一片。

 

    這裡是……傅郁茜慌了……這個地方是當初她殺害傅郁雪的地方……

 

    不能動,身體完全動不了,哪怕只是一根手指頭都無法使上力氣,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前面,除此之外,什麼事情都不能做。

 

    傅郁茜開使用眼睛打量著附近的情況,她發現自己是坐在一輛車子裡面,裡面的擺設她再清楚不過了,因為這輛轎車儼然就是姊姊的車子,她的眼角瞥見了左前方有一個方向盤,也就是說她坐的位置是副駕駛座的位置。

 

    有人!駕駛座的地方有一個人,那個人是自己,傅郁茜記得當時她將姊姊灌醉之後便由自己開著姊姊的車子來到這個她計劃已久的地方,這裡地方平常連車子都不太會經過,更何況是有人會在這裡出沒,不過千算萬算也沒算到自己殺害姊姊的整個過程會被王翰他們幾個看見。

 

    邵齊來探望的那天,王翰他們幾個忽然出現在自己的面前,不過這幾個人自己根本就不認識,直到他們開口說出那天晚上的事,自己才知道這些人莫名出現的目的,他們一開口就是要求要一千萬的遮口費,也許是因為知道傅家很有錢的關係才敢如此獅子大開口,可是有錢的是父親並不是自己,自己根本拿不出那麼大一筆錢,又不可能跟父親開口說自己殺了自己的姊妹,因此被勒索。

 

    當時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那就是父親曾經說過要送一棟房子給姊姊當作嫁妝,市值剛好差不多一千萬左右,而自己又是扮演著姊姊的角色,也就是說只要等到和蕭祈垣完婚之後,那棟房子就會轉到自己的名下了,因此經過一番討論之後,遮口費便轉變成了那棟房子,不過不管代價是一千萬還是那棟房子現在都已經不重要了,因為王翰他們三個人都已經死了,雖然還是不知道為什麼他們會一個接一個的死掉,不過這整串事件對自己來說絕對是有百益而無一害,現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等這個詭異的夢醒來,然後高高興興地和蕭祈垣結婚就對了。

 

    不過這個詭異的夢到底何時才會醒過來……

創作者介紹

圈羊人的窩-圈養文字的羊圈

kensa00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婷婷★
  • 支持 ( (

    我看過妳寫ㄉ[鬼旅社]了
    (其實是跟朋友借ㄉ)

    我覺得真的超好看滴~

    要繼續出書唷~

    我支持妳((
  • 多謝多謝!

    kensa002 於 2010/06/12 02:12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