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我的臉書粉絲專頁http://www.facebook.com/kensa002

「這是哪裡?」張雯情發覺自己走在一個她陌生的地方。

 

只見眼前什麼東西都沒有,她反射性地將眼睛閉上然後又睜開,如此重複了幾次,可是眼前還是什麼都沒有,換句話說,她所在的位置週遭是一片漆黑,睜開眼看不見前方,伸出手卻不見五指。

 

「這裡到底是哪裡?」黑暗會勾起人們內心深沉的恐懼,因此什麼不好的東西都會被自動設定在夜晚出現,舉凡西方或東方世界都是如此。

 

張雯情只能一直往前走,要走去哪裡,她不知道,盡頭有多遠,她更不清楚。

 

「這是……」張雯情感覺到臉頰有一股熱熱的液體流了下來,她伸出手將她擦拭掉,然後將手舉到眼前想要看著仔細,因為這有點黏滯的觸感摸起來不像是眼淚,很可惜,將手在面前揮了老半天之後,她還是不知道那溫熱的液體是什麼,因為根本沒有半點光線來讓她看清楚手上的液體。

 

在這漆黑的世界裡,就算是視力1.2的人也跟盲人沒什麼兩樣,甚至還要糟糕許多,因為盲人的其他感官比起一般人會敏銳的多,因此她認為她現在是一位最菜的盲人。

 

「王翰……邵齊……」張雯情開始亂叫一通,這樣的嘶吼可以讓她不安的心稍微平靜一些。

 

 「阿——」好像撞到什麼,張雯情反射性地閉起眼睛慘叫了一聲。

 

等到她再次睜開眼睛時,整個周圍又變的不一樣了……

 

「這是……我的房間……」看著四周圍的景象,不再是那陌生而且漆黑的地方,雖然視線也不是頂好,但是藉由窗戶照進來的月光,她還是可以清楚地知道這是哪裡,她熟悉的衣櫥,她見過的桌子,還有緊閉的浴室從下方的透氣縫所鑽溜出來的白色亮光。

 

稍微動了一下身體,忽然有股疼痛的感覺從屁股的地方襲來,張雯情這才發現原來自己正坐在床旁邊的地板上,身上還裹著一件薄薄的涼被。

 

「原來剛才是在作夢,難怪我會出現在那麼奇怪的地方。」撐起了身體重新爬回到床上,摔下床而痛醒這件事並沒有讓她的腦子立刻清醒過來,依舊還是一副精神渾沌的狀態。

 

「臉頰上好像有什麼……」張雯情伸手抽了一張面紙將臉上的東西給擦拭掉,接著把揉成一團的面紙恣意地扔在一旁的桌子上。

 

原本還打算躺回床上繼續睡的時候,忽然感覺有兩道好像鼻水的液體正要從鼻孔流出來,情急之下猛吸了一下然後準備要伸手去抽一張面紙,不過在她手一伸出去時,剛好有人將一張面紙遞給了她。

 

「謝謝……」張雯情客氣地說道。

 

「不客氣……」

 

接過面紙將其對折擤了一下鼻水之後發覺一張面紙還是不夠,於是她又伸出手準備再抽一張,而這次也是相同狀況,有一隻手搶在自己碰到面紙盒之前將一張面紙遞給了她。

 

不過這次她終於發現不對勁了,整個房間裡應該只有她一個人才對,為什麼會有人幫自己抽面紙,有一種不好的預感湧上心頭,現在這種情況也顧不得鼻水流下來了。

 

張雯情不敢轉頭望向旁邊,她伸出顫抖的手嘗試要再抽一張面紙,而在她一伸出手時立刻就接到了旁邊遞給她的面紙,她慢慢地轉過頭,順著自己的手將視線移過去,她看見的自己的手正拿著面紙的一側,而面紙的另一側則出現了另外一隻纖細的手,那隻慘白的手上面佈滿著鮮血,那新鮮的鮮血正泹泹地流著,順著肌膚一滴又一滴的落在桌子上,順著那隻血手往上看過去,那個全身是血的女人對著自己陰惻惻地笑了,那個女人和傅郁雪有著相同的一張臉,就是她,他們曾經見死不救的女人。

 

「我……我當時是有想過要救妳的……不要……不要找我……」張雯情顫抖著雙唇吐出一個又一個的字,恐懼感讓她全身的汗毛都豎了起來,背後也不隻何時已經溼了一片。

 

要逃離這裡!她心裡這麼告訴自己!

 

放開了捏住面紙的手,張雯情拔腿就衝向了房門,她想要出去求救,可是門忽然卡死了,不管她怎麼用力,門就是打不開,她回過頭看了一下那名女子,她依然坐在書桌上動都沒動,只是轉過頭衝著張雯情嘴咧咧地笑著,笑到會令人感到發毛。

 

「浴室!」張雯情嘴裡嘀咕了這麼一句便放棄出房間轉而跑向亮著燈的浴室,而那名女子同樣只是轉動著脖子將視線緊跟著她。

 

一衝進浴室,視線正巧對上了洗手台上方的鏡子,張雯情看到鏡子中自己的模樣差點沒被嚇死,她的整個臉頰都是血,原來她驚醒時發現臉上有東西便拿面紙擦拭掉,她當時以為流下來的是眼淚,現在看著鏡子他才知道從眼睛流下來的不是眼淚而是殷紅的鮮血,而鼻孔的鼻血也還沒止住,甚至滴下來的鼻血有些已經染到了身上所穿的衣服。

 

望著鏡子中血跡斑斑的自己,張雯情的恐懼越來越高漲,然而更令她害怕的事情終於發生了,從浴室裡的鏡子可以看到門外的那張桌子,但是一直坐在桌子上的那名女子此刻卻消失了,只看見一團沾滿血跡的面紙團,那正是之前張雯情擦完臉上東西後隨意丟棄的面紙。

 

「去那裡了……去哪裡了……到底去哪裡了……」張雯情瞪大圓睜的雙眼注視眼前的鏡子。

 

不對!鏡子裡的畫面會騙人!張雯情打算用自己的雙眼親自確認,她用極為緩慢的速度把頭慢慢轉,每轉一度心中的恐懼就加深一倍,不用整個頭轉過去,眼睛就能看見桌子那邊的情況。

 

「真的……沒有……」

 

張雯情看著房內的眼神中充滿了納悶,完全沒預料到另一邊的情況……

 

從鏡子裡緩緩地伸出一隻纖細的手,慢慢地……移到了張雯情的臉頰旁邊……她沒發覺……所以更加恐怖……突然間……她全身猛然地顫了一下……因為那隻手緩緩地拭去了她鼻子底下的鮮血……然後慢慢地縮了回去……

 

猛然地回過頭,張雯情一直在搜尋的身影終於出現了,就出現在鏡子裡,而那一隻手卻從鏡子裡穿出鏡面懸在半空中,指尖的部份還沾著張雯情的鮮血。

 

指尖的鮮血好像滴到水漥中似的發出了噗咚一聲……

 

水漥!?

 

張雯情這才發現洗手台不知何時積了一攤血漥……眼前的這一幕很熟悉……在哪裡見過……

 

馬仲凱死掉的現場,他房間裡的浴室。

 

回憶起那一幕,張雯情這才察覺到自己身邊站了一個人,她可以感覺那個人正盯著自己,轉過頭去,那個盯著自己的人赫然就是馬仲凱。

創作者介紹

圈羊人的窩-圈養文字的羊圈

kensa00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 J ☆
  • =]

    好精采唷!!
    終於出到完結啦!!
    我要繼續看囉~
    ((你的鬼旅社真的超好看的!!
  • 謝謝^^

    kensa002 於 2010/06/15 20:50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