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齊終於知道為什麼彤彤有時候出現在自己面前時,身體會呈現支離破碎的狀態,從那麼高的地方掉下去,身體不變成那樣也難。

 

「你們好殘忍!殺了人已經夠可惡了,居然還用這種方法棄屍躲避刑責。」郭怡涵忿忿不平地說道。

 

「除了你之外,另外三個人現在的情況呢?」邵齊刻意看了柳裕民一眼,他懷疑柳裕民是否也是當時參與其中的一員。

 

「自從那件事情之後,大家心中有了疙瘩在,漸漸地就不再聯絡了,所以很抱歉,這個問題我無法回答你。」

 

為什麼曾崇源不當場指出柳裕民就是其中一人呢?是顧慮到朋友的情誼嗎?還是另有隱情?還是自己根本就猜錯了,那個高中生根本就不是柳裕民,邵齊的疑惑顯然又多了一項。

 

「你這個殺人兇手!」蘇美靜怒視著曾崇源,而曾崇源此時根本不敢看向任何一個人,只是低著頭保持沉默。

 

「所以彤彤死的不甘心,因此想要對活著的人報復,所以殺了柯勤嗎?」張旭成不加思考就說了出來。

 

「又不能確定柯勤是真的已經死了,不要聽黃泉在那邊亂猜。」蘇美靜白了張旭成一眼,而張旭成只是聳了一下肩,對於蘇美靜的話並不以為意。

 

「所以說喬喬下了那樣的指令是因為被死去的彤彤附身嗎?」這個假設令在場所有人吃了一驚。

 

「如果把這兩件事情聯想在一起,假設柯勤真的是被彤彤的亡魂殺害的話,那也就是說抽到紅心Q的人就是柯勤囉,所以他才會變成彤彤下手的目標。」郭怡涵將她的看法說了出來。

 

「我不是說了,柯勤只是失蹤,不一定是死了。」蘇美靜再次強調。

 

「我只是假設而已,妳不要這麼激動。」郭怡涵連忙解釋。

 

張旭成想了一下,把蘇美靜的話當成過眼雲煙一樣忽略,摸著下巴說道:「怡涵說的很有道理,照這樣說起來,裡面的紅心Q只有一張,而抽到的人是柯勤,假設柯勤已經死亡的話,不就意味著那場詭異的國王遊戲就應該就此畫下句點才對,所以說事情已經結束了。」說到這裡,其他人稍微展開了笑顏,曾幾何時大家還在擔心柯勤的安危,不知不覺已經轉變成能夠保障自己的生命安全就好,人類終究是自私的。

 

此時現場開始漸漸地鼓譟起來……除了一個人……

 

「有三張……」小聲但卻清晰的聲音傳到了所有人的耳朵裡。

 

現場又立刻安靜了下來,所有人望向說話的人——華韶錚。

 

「妳剛剛說什麼三張……」張旭成原本揮舞的雙手此刻停在半空中。

 

「我是說……當時我看到的紅心Q其實有三張……」華韶錚抬起頭,眼眶中已經醞積了不少淚水。

 

「三張?怎麼可能,妳別開玩笑了,一副牌裡面明明只有一張紅心Q而已,妳是認為大家的情況不夠慘嗎?故意再製造些紛擾。」張旭成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這麼生氣,也許是害怕自己會是那三個中的其中一個。

 

「不,我沒有……我是真的看到三張紅心Q,當時我本來以為只是眼花,可是後來仔細一看,真的是三張,後來喬喬就下達那道形同索命的指令,我當時不想再製造大家的恐慌,所以才忍住沒有說出來,你們要相信我說的話,我只是要大家小心一點而已。」醞積已久的淚水就在此刻潰堤了。

 

「我相信妳……」

 

華韶錚沒想到真的會有人相信她說的話,她回過頭看向說話的人,邵齊對她笑笑。

 

「我當時就坐在韶錚後面看著你們玩牌,因此韶錚拿的牌我都知道,在最後那一場,我確實也看見韶錚手中拿了三張紅心Q,當時我也以為是我眼花,因此並不以為意,不過現在聽韶錚這麼一說,證實我當時並不是眼花,而是真的有三張紅心Q,至於為什麼後來只剩下一張,我也不清楚,這個問題也許要問死去的彤彤才知道。」從邵齊的語氣中感覺不出半點說謊的跡象,這也是必然的,因為他並不是為了要讓華韶錚下的了台才說出這樣的話,而是他真的也看到了三張紅心Q

 

「這麼說來,不管柯勤是生是死,我們之中還會有人死掉吧,被彤彤的亡魂殺死。」黃泉忽然插上這麼一句。

 

「不曉得,不過從現在開始,大家盡量不要單獨行動。」對於邵齊的這項提議,所有人紛紛點頭表示答應。

 

「記住,千萬不要單獨行動,等到道路搶通之後,我們所有人立刻離開這裡。」

 

所有人再次點了點頭表示了解……

 

「那就先這樣了,我先回房去了。」邵齊揮揮手轉身就要離開。

 

「你不是說不要單獨行動嗎?怎麼你現在又要一個人回自己房間去。」華韶錚從榻榻米上站了起來。

 

邵齊轉過身來,看向所有人,看來大家也都有此疑問,最後將視線停在華韶錚身上,笑著說道:「放心,我沒有參與那場遊戲,所以如果說這真的是一場亡魂的詛咒,那麼我就應該沒有生命危險。」

 

「可是……」華韶錚原本還想說些什麼,不過卻被邵齊制止住。

 

邵齊離開房間才走沒幾步就被眼前的景象給震攝住了。

 

彤彤正站在二樓往三樓的樓梯口旁,翻著白眼望著邵齊咧開嘴不停地笑,好像在嘲笑著自己這群人是在做垂死的掙扎一般。

 

邵齊深呼吸一下,大概估算一下自己和樓梯口的距離,閉著眼睛逕自往前走去,途中感覺到好像穿過一團冷氣團一樣,那股寒冷讓他全身上下的雞皮疙瘩通通冒了出來,不過這只有那麼一瞬間,因為他知道他已經穿越彤彤的亡魂了。

 

創作者介紹

圈羊人的窩-圈養文字的羊圈

kensa00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