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正值下班尖峰時刻,市中心所有的主要交通幹道被行人和車輛擠得水泄不通,單從這個路口去到下個路口便要耗上大半時間。

 

伴隨著車輛不斷鳴叫的喇叭聲,更有許多民眾抱怨連連的叫罵聲摻雜在裡頭,誰都想要快一點回到家,因此誰也不願意讓誰,許多路口被四方湧至的車輛整個堵住,交通號誌在此已經失去了作用,而趕來支援疏通車流量的交通警察非但沒將擁塞的狀況改善,反而搞得越來越糟,現場叫苦連天。

 

三點半過後,銀行早就已經放下鐵捲門,開始進行結帳的工作,過程順利的話,大夥兒便能趕在晚餐之前回到各自的家,與家人共享天倫。

 

「這張票是誰負責的?」一名女性行員站起來,客氣的詢問分行裡的其他同事。

 

只見同事們連看都沒看便頻頻搖頭,她心想今天的帳可能無法順利結清了,就在此時,她發現某位同事一臉鐵青的盯向自己的後方,就好像她背後有什麼似的。

 

順著同事的視線回過頭,她的臉色瞬間刷白,開大嘴巴卻喊不出半點聲音,因為她看見一輛卡車正迎面朝分行疾駛而來。

 

碰--轟--

 

巨響過後,鐵捲門被整個撞爛,整面倒了下來,而卡車的車頭也因為高速撞擊而整個變形,就在所有人為卡車駕駛的生死擔憂之際......

 

因變形而開不了的車門被打開了,整扇車門因強大的外力作用往旁邊飛去,砸毀一座玻璃櫃,陳列在上頭的東西散落一地。

 

「大家好。」駕駛座裡奇蹟似的走出一個人,身上除了一身髒黑,竟看不出有任何明顯的傷勢,方才的撞擊如此劇烈,怎麼可能會毫髮無傷。

 

在這名男子向所有人打完招呼後,又有幾個和他相同打扮的人從垮掉的大門走進來,手上拿著各式各樣的武器。

 

看到這些人手上拿著武器,想也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了。

 

「你們應該知道怎麼做吧!」帶頭的男子將好幾個麻布袋往櫃檯一丟,然後伸手指著其中一名行員,「妳,去把警鈴給我按下去,我倒要看看這些無能的警察能拿我們怎麼樣,哈哈--」

 

拿完了錢,這些歹徒也不急著離開,硬是要等警方來到現場。

 

「裡面的人聽著,你們已經被包圍了,趕快棄械投降吧!」門外傳來了警方的勸降聲。

 

「讓我來會會他們......」帶頭的歹徒挾持一名行員,將她擋在自己身前,然後抓起剛剛掉落的那扇車門,慢慢的往外頭走去。

 

見歹徒手上握有人質,警方不敢貿然開槍,只能看著歹徒將那扇重到不像話的車門往外面丟,力道之大竟將整輛警車砸到翻過去,其中一名員警還因此被翻倒的警車壓成重傷,生命岌岌可危。

 

這有如怪物般的力量根本就不像是正常人,警方目前也只能祈禱特警隊潛入救人的作戰計畫能夠成功,因為這是他們唯一的希望了。

 

就在那名歹徒還在門口戲弄警方的同時,特警隊潛入成功了,趁著其他歹徒正專注看好戲的空隙,把握機會將裡頭的人質從秘密通道解救出去,剩下的就是將這幾位行事高調的歹徒繩之以法了。

 

「統統不准動,你們已經被包圍了,束手就擒吧!」潛入的特警隊隊員共有八名,比起歹徒的人數,足足多了一倍。

 

聽見裡面傳來鬧哄哄的聲音,待在門外的歹徒拖著他們僅剩的人質走進裡頭,「你們這些傢伙還敢來呀!不怕丟了性命?」

 

「上次是我們的弟兄太輕敵了,才會讓你們逃走,這次你們休想活著離開這裡。」收到格殺指示的特警隊隊長這次率領著隊裡的精英親臨現場,不單只是要執行上級所交待的任務,進一步的,他們要替死去的弟兄們報仇,親手血刃這些草菅人命的惡魔。

 

「一群只會說大話的廢物。」帶頭的歹徒一槍轟掉手上人質的腦袋,雙方的死戰亦同時展開。

 

訓練有素的特警們在槍聲響起的第一時間便散開找到各自的掩蔽物,雙方的槍聲此起彼落,在第一波交手過後,一名歹徒傷勢嚴重,在特警隊隊長將槍口指向他的腦門扣下板機之後,結束掉他的性命。

 

首回交鋒便拔得頭籌,這讓特警隊的士氣大振,攻勢變得更加凌厲,但這些歹徒既然敢挑釁警方,意味著他們對於自己的作戰能力擁有高度的自信。

 

這些歹徒本來就不是靠著強大火力在作威作福,他們真正令人害怕的是他們本身異於常人的力量。

 

其中一名歹徒將手中的武器扔到一旁,集中全身力氣到雙臂上,奮力的將眼前的大鐵桌往兩名特警躲藏的位置推去,只見鐵桌上不斷累積彈孔,卻未能有效的擊中這名歹徒。

 

鐵桌撞上了兩名特警身前的掩蔽物,一聲轟然巨響,整個畫面炸了開來,其中一名特警狼狽的從地上爬起,然後瞧見駭人的一幕,他的搭檔被鐵桌壓住身體無法動彈,而那名歹徒竟當著他的面將他的搭檔的脖子扭斷。

 

「啊--」撿起掉在地上的槍枝,另一名特警朝殺害他搭檔的歹徒猛烈開槍,情緒失控的他早已失了準頭,即使距離那麼近也打不中對方。

 

等他冷靜下來時,一切已經來不及了,那名歹徒不知何時已經來到他的面前,並且朝他的腦袋揮出猛烈的一拳,他架起雙手準備格檔歹徒的攻擊,不料歹徒力量之大竟將他的手骨直接打斷,整個人狼狽的摔倒在地。

 

「去死吧!」那名歹徒舉起右腳,將特警的脖子踩斷。

 

其他特警見狀,立刻朝這名歹徒不斷開槍,但身手俐落的他早已逃之夭夭,躲到了掩蔽物後方。

 

「你們眼睛在看哪裡?」趁著特警隊所有人剛剛的注意力都在同一名歹徒身上,其他兩名歹徒逮到機會衝了出去,以他們見長的近戰能力快速撂倒對手。

 

在這些怪物面前,特警們平時苦練的一些近身戰技完全派不上用場,往往攻擊了對方數十招,傷害卻遠比不上自己捱上那麼一拳。

 

「噁--」特警隊隊長捂著肚子跪倒在地,方才歹徒的一擊讓他連胃液都吐了出來,一股酸臭味在空氣蔓延開來。

 

情勢反轉的太過迅速,一轉眼就只剩下他一個人了,其他七名隊員統統已經命喪黃泉。

 

「你之前不是很狂妄的說不讓我們活著離開這裡,那現在又是什麼情形。」帶頭的歹徒將隊長一腳踢到一名隊員的屍體旁邊。

 

「要殺就殺,不要廢話一堆。」隊長很有骨氣的咆哮著。

 

「怎麼可能讓你這麼簡單就死掉。」說完話,帶頭的歹徒抓著他的衣領將他拖向門外,當包圍在外頭的員警們看見歹徒走出來時,便知道這次的任務又失敗了。

 

數十支槍的槍口對準大喇喇站在門口的歹徒,卻因為他腳下踩著特警隊的隊長而不敢輕舉妄動,一來怕會誤傷到自己人,二來怕他對隊長不利。

 

「有種就開槍阿!」帶頭的歹徒咆哮,同時將腳踩在隊長的背上,用力扯斷了他的右手。

 

一聲淒厲的哀號聲劃破天際。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ensa002 的頭像
kensa002

圈羊人的窩-圈養文字的羊圈

kensa00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