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我的臉書粉絲專頁http://www.facebook.com/kensa002

《【妖瞳06】妖禍》

圈羊人◎著 | Salah-D◎封面繪圖
初版日期:2013.3.14 | ISBN:9789862905197 | 售價:220元



特色

難道人活在世上,就得一直受制於他人嗎?

在以晞的引領下,杰可成為了一名降魔師;
和杰可締結契約的妖異,就是跟在以晞後頭的小「男孩」。
鼠妖。

蘋果日報暢銷小說排行榜 奇幻名家 圈羊人  睽違半年之【妖瞳】最新磅礡發表


簡介

杰可眼前的蔚藍晴空突然被一道身影遮蔽,他想要坐起身,卻因為傷勢太重爬不起來,狼狽地躺在地上掙扎了好一會兒,才在陌生男子的協助下靠在牆壁上。

「你好,我叫裴以晞,如果你願意,我可以讓那些人不再來找你。」

他剛剛沒發現,現在才注意到男子的身後躲了個小孩子,外表看起來大約十歲左右。不曉得怎麼一回事,他總覺得好像曾經在哪裡見過這名……小男孩。
「你說你可以讓那些人混蛋不再找我麻煩,憑什麼我要相信你說的話?」說了就信,杰可自認他可不是個笨蛋。

「所以你做好準備了嗎?」以晞將躲在他身後的孩子推到前面。
「準備好什麼?」杰可一頭霧水。


「從小混混變成一名降魔師。」
「降……魔師?」杰可瞪大雙眼。

購買資訊

各大書局皆有販售(超商沒有配合販售喔!)
金石堂、博客來 網路書局 79折限量簽名版販售(數量有限,售完為止)
本次無預購活動,直接開賣

金石堂 ENTER
博客來 ENTER

◇金石堂、博客來網路書店,小型書展任選二本,送「明日典藏立架N次貼」乙份
【新黃泉委託人03】巴黎魅影款 | 【妖瞳06】妖禍款 | 【妖的忍法帖02】戶隱鬼女!夜牡丹款
共計三款,隨機出貨,數量有限,送完為止。書展書單請洽 ENTER
 

創作者簡介

圈羊人

我是一名綁架文字的罪人,犯下重罪的我,
唯有用文字寫下一篇又一篇的精采故事來償還我的罪行。

部落格:http://kensa002.pixnet.net/blog
粉專:http://www.facebook.com/kensa002

目錄

楔子
第一章 被討回的女孩
第二章 尋人啟事
第三章 異變
第四章 說了我會報仇
第五章 女孩的回應
第六章 米齊
第七章 命運之殤
被敲響的終曲


作者自序

咪納桑,空尼基哇,寫自序的這個時間點剛好是到日本出差回來沒幾天,還在日本時,看著地面到處都是積雪,一直有股衝動想去買草莓果醬和煉乳淋在上頭挖來吃,但很可惜,因為有人拉……咳咳!居然沒人拉住我— —a。
話說距離《妖瞳05》出版至今,足足隔了有半年之久,中間還歷經了一次世界末日,害我還擔心的對著上蒼祈求:「神呀!難道你忍心看著【妖瞳】系列因為世界末日降臨而被斷頭嗎?」
結果,世界末日就這麼平安無事度過了,我在想,是不是神也在等【妖瞳】呢!所以不忍讓世界毀滅。
等等!這麼說來……我是救世主囉!一瞬間,我感覺我身後出現了萬丈光芒。
《妖瞳06》在本系列中是個重要的轉折,不若前面五集雖然都繞著同一主線,卻各自獨立發展劇情的情況,這是因為下一本《妖瞳07》為本系列最後一集,所以撒出去的網在《妖瞳06》要開始收了,否則《妖瞳07》收不了尾又沒有《妖瞳08》那該如何是好。
由於這一集與上一集相隔時間較久,為了幫助各位讀者喚回前面幾集的記憶,特地派了記者前往採訪妖瞳的主要角色們。
記者圈羊人:「請大家跟著我走,出發──」
首先站在不遠處,抬頭對著天空發呆的傢伙是以宸,這小鬼可是大有來頭,他可是「明日便利書──妖瞳系列」主角以晞的兒子呢!在「明日名家──妖瞳系列」擔綱主角的演出,可謂虎父無犬子,灑尿不拉屎。
我們這就過去採訪他一下吧!
「以宸你好,我想請教你一個問題,第一集時,你接住往下跳的墨晴當下有沒有什麼特別的感覺,例如『愛』之類的。」
「重。」
「好、好率真的回答。」
咦!有個女孩走過來了,說人人到,那不就是墨晴,以宸的現任女友。
「妳好。」
「你想做什麼,我可是已經有男朋友了,他叫裴以宸。」
這個……我看起來像是要跟她搭訕的樣子嗎,還有,哪有人會突然把男朋友的名字搬出來?算了,直接問問題好了。
「我想請問一下,當妳知道妳的父母是因為遭到承燁設計才自殺這件事時,妳當下的感受是什麼?」
「我的養父設計陷害我的父母?你這來路不明的傢伙在說什麼呀!」
糟了!我忘記到《妖瞳05》為止,關於墨晴的雙親被設計陷害這件事只有在承燁的回憶中提到過,而我會知道是因為我有看小說,但墨晴根本就還不知道這件事呀!
避免劇情混亂,趕快溜之大吉。
嘿嘿!發現鼎鼎大名的魅依了,從以晞的體內脫離後,她可是比以前更難搞了,不,是比以前更活躍了,要是被她知道我說她難搞,不立刻衝過來殺了我才怪。
順道一提,【妖瞳】分為便利書和名家兩個系列,便利書中的魅依是寄宿在以宸的父親以晞的體內,那是另一段精彩的故事,有興趣的讀者可以去找來看。(這是在打廣告嗎?答案絕對是。 )
冒著生命危險,還是來採訪一下魅依好了。
「魅依,我想請問妳覺得什麼廠牌的電視機砸起來最痛快。」
哎呀!魅依打掉我的麥克風,可能是我問的問題不恰當,換個問題好了。
「魅依,我想請問妳為什麼只砸電視機,不砸洗衣機或者是烘碗機。」
我的麥克風又被打掉了,這樣問也不行?再試最後一次好了。
「妳貴為九尾妖狐,當妳聽見『狐狸精』這三個字時會有什麼反……妳想幹什麼?啊──妳怎麼可以打人,啊──還踹我,啊──啊──對不起──」
被揍了一頓,斷了三根肋骨後我明白了,原來魅依是在用行動告訴我答案,關於她聽見「狐狸精」這三個字時會有什麼反應。
採訪工作還真是辛苦,才第三個人我就已經遍體鱗傷了,不過只要我還有一口氣在,我會誓死完成我的任務。
啊!有人在前面的涼亭乘涼,好像是蔓姬。
「嗨!我果然沒看錯,時間不多,冒昧請教妳一個問題。」
「問呀!」
蔓姬用手指在我胸口畫圈,可是我斷了三根肋骨,所以一點也不舒服,而是好痛啊!
「看完《妖瞳03》後,我知道妳得到了族人們的諒解,不過對於神秘的惑花精一族,我想要了解更多一些,不曉得你願不願告訴我。」
聽完我的問題,蔓姬居然掩嘴竊笑,這是……
「想了解更多呀!來呀!到我的房間我再慢慢告訴你,我前幾天買了一組新的床單,我們可以一邊聊天一邊滾床。」
「下、下次吧!」靠!我差一點就答應了。老婆,對不起,我差點就鑄下大錯了。
還是快走吧!如果再問我個幾次,我恐怕會忍不住答應。
說也奇怪,怎麼我找了老半天都沒看見昊業。我想起了,不久前前往妖獵島後他就失蹤了,所以我想還是跳過他先找其他人好了。
「真是奇怪,澐靜、鐵鋒、夜漓、米齊,還有杰可,怎麼都沒看見這些人的蹤影。」
「澐靜去隆乳了。」
「原來是蔓姬,妳說澐靜去隆乳是開玩笑的吧!」
「是真的。」
真的假的,澐靜真的跑去隆乳了,雖然她是真的很小,不過自然就是美,犯不著……
「妳才去隆乳咧!」
澐靜突然冒出來,嚇了我一跳。
「我去隆乳,妳是說笑嗎?奇怪,妳是隆失敗了嗎,怎麼還是一樣小。」
「就說我沒去隆乳了,倒是妳怎麼會在這裡,妳不是被關在牧場嗎,大乳牛。」
女人的戰爭真恐怖,問題什麼的還是不要在這個時間點問好了,免得被戰火波及。
「話說其他人真的都不見了。」
「都去做準備了。」
原來是杜齊,人不在隱世處辦公,居然還在外面閒晃。
「準備什麼?」我好奇問道。
「你傻了是不是,當然是準備妖瞳06的開演,他們幾個在這集戲份可是超重的呢!」
居然這樣說我,不過他說的也確實是事實,採訪就到此告一段落。
事不宜遲,《妖瞳06》要開始囉!敬請觀賞。

精采試閱

楔子

高分貝的音樂在酒吧裡肆無忌憚地張狂,舞池內的民眾隨著音樂節奏舞動四肢、搖頭晃腦。晦暗的燈光朦朧了視線,獵人與獵物之間的狩獵遊戲,在肌膚的接觸和眼神的交換下激情展開。

戴著金色邊框眼鏡的男子默默坐在吧檯前,手上白酒一杯接一杯,宛如絕緣體一般,酒吧內意亂情迷的氛圍一吹到男子身邊立刻消散。從他踏進這間PUB已經過了四個鐘頭,從頭到尾沒有半個人前來和他攀談。

「要再來一杯嗎?」交談其實還是有的,但那人是酒保。

「嗯!再來一杯。」而他,也沒有勇氣去搭訕別人。

他每天一早到公司上班,時間到準時下班,除了公事以外,幾乎不與其他同事交談,就算回到家,也是一個人窩在沙發上看電視,累了就去洗澡,然後睡覺,日復一日。

他沒有培養任何興趣與休閒,遇逢假日也是躲在家裡抱著電視度過一整天。

雖然他的人生過得像是行屍走肉,但他還是會思考。他常在想,像他這種人生無趣到令人詬病的傢伙,是不是也有改變的機會,就像電視上看見醜女大翻身那樣。

因為如此,他才會出現在PUB,一個他這種人根本不會出現的場所。

一對在舞池裡跳著跳著便勾搭上的男女,摟著彼此來到吧檯前,不小心撞到了坐在吧檯前喝酒的眼鏡男,害得他手中的酒潑得自己一身都是。

「看三小,喝酒不會回去喝喔!」眼鏡男一回頭,立刻招來一頓臭罵。錯的明明是對方,憑什麼他要遭受這樣的對待?他本想大聲回嗆,但最終還是退縮了。

「對、對不起。」眼鏡男捧著自己的酒杯讓開,讓那對男女坐到他的位子和旁邊的位子上。

「來兩杯最烈的酒,我要灌醉這個女的。」男人毫不掩飾地說道。

「你要灌醉我,是不是想……」女人紅著臉,笑得花枝亂顫。

看著兩人打情罵俏,眼鏡男雖然沒有吭聲,但他心中的不滿已經溢滿到喉頭。

他在心中怒吼,眼前這傢伙明明長得獐頭鼠目,更不要說那一身怪異的穿著。相較起來,他一臉斯文,穿著又中規中矩,可偏偏女孩們子寧可和那種人勾搭,也不願意主動和他攀談。

他氣急敗壞,卻不知曉他挫敗的原因並非來自於環境以及他的外貌,而是他的個性。

一個從來不願意採取主動,甚至是連被動都做不好的人,如何與他人建立情感上的交流?

眼鏡男叩的一聲將酒杯用力放到吧檯上,此舉引來酒保的怒目。

眼鏡男掃視PUB內所有男男女女,每一個親暱的舉動都讓他感到煩躁,虧他四個鐘頭前還天真的以為只要他肯踏進這種場所,就會有女孩像蝴蝶被花朵吸引般自動送上門來。

荒謬!這個世界所有的一切都荒唐至極。

眼鏡男看著身旁已經黏到幾近合體的男女,翻了下白眼後離開。

「上上之選。」吧檯的末端,相貌冷峻、名為黑楓的男子,輕輕將坐在他大腿上的女孩推開,女孩嬌嗔一聲,還想黏回男子身旁,卻被拒絕。黑楓塞了兩張大鈔給女孩,起身默默跟上正準備離開PUB的眼鏡男。

眼鏡男踩著階梯走出位於地下室的PUB,卻在入口被來人撞個正著,幸好他及時抓住扶手,差一點就滾了下去。

「死眼鏡仔,四顆眼睛還不會看路喔,靠!」

對於對方的叫罵,眼鏡男心裡非常不爽,卻沒有勇氣反抗。

「對、對不起!」明明不是他的錯,但他又認錯了。

「呿!」對方發出不屑的聲音,從眼鏡男身旁經過時,還故意用力撞了他的肩頭一下。

「看三小。」

眼鏡男回頭,心想又是哪個倒楣鬼擋到剛剛那傢伙的路了吧!

他來到街上,走不到幾步,身體突然重重頓了一下,接著出現頭昏腦脹、視線模糊的症狀。

他的酒量並不好,加上又空腹飲酒,胃也出現不適,感覺就像有人拿著勺子在刮他的胃似的,非常難受。同時,胃酸不斷地往上衝,直接灼傷食道。

好、好想吐。眼鏡男突然一個重心不穩,靠在路邊的柱子上。

他努力睜大眼睛來回張望,街道上人來人往,他如果吐在這裡,肯定會惹來路人的議論紛紛,他雖然不善……不,是根本不懂得與人交際,但面子他還是要的。

眼鏡男一手壓著肚子,一手摀住嘴巴,歪歪斜斜地跑進附近的一條防火巷。他再也忍不住,手一放開,嘔了兩聲開始狂吐,吐到水泥牆、地面,還有他的鞋子上都是。

吐完雖然舒暢,但人也虛脫了,眼鏡男往旁邊移了幾步,靠著牆壁一路往下滑,最後索性坐在地上,隨手撿起身邊的石頭往前一丟。

「這個世界到底是怎麼……靠!」眼鏡男被自己丟向牆壁反彈回來的石頭砸到眼睛,痛得破口大罵。

「這個世界固然有問題,但錯的是讓這個世界變成現在這副模樣的人類。」一道低沉的嗓音幽幽出現。

「你是誰?」眼睛男聽見聲音後,迅速抬起頭。

「和你一樣痛恨這個世界的人。」黑楓蹲下,露出笑容的同時,從身上拿出一支針筒。

「那是什麼?」

「可以解救你的東西。」

眼鏡男聽完冷哼了一聲,心想對方所說可以解救他的東西不外乎就是毒品,不過他冷靜下來仔細一想,從某個角度來看,這碰不得的玩意兒,說不定真的可以解救他,帶他逃離這不友善的世界也說不定。

「想試試看嗎?」黑楓拔掉針頭的蓋子。

眼鏡男猶豫了幾秒,心一橫,大方捲起袖子高喊:「來吧!如果虛幻好過現實,那我就永遠活在虛幻的世界裡。」

黑楓揚起嘴角,看見眼鏡男閉眼後握緊針筒,下一秒將針頭用力扎進他的脖子。

「你這傢伙……」眼鏡男痛到咬緊牙根,一般注射毒品不是都打手,打脖子會不會太狠了點?

等等!是藥效發作了嗎?

眼鏡男發現黑楓的臉上出現異狀,以為是幻覺產生。他往前湊近一看,面露噁心的表情指著黑楓的臉說:「爛掉了呢!你的臉……奇怪,突然覺得好不舒服,不是應該會嗨嗎,怎麼——」

「好好的睡一覺吧!到時候……務必請你好好發洩你對這個社會的不滿。」

黑楓站起來,想起剛剛眼鏡男說的話,於是伸手摸向自己的臉,輕輕一摳,臉皮居然像貼在牆壁上的壁紙從角落掀開。

「呿!又要換了。」

黑楓一口氣將臉皮撕下,露出藏在假面底下的真實面貌,他的真實面貌不如剛才的樣貌年輕,看起來大約四十來歲。

白承燁,這才是他真正的名字。

「有人呢!運氣真好。」一名年輕人右手握著彎曲的鐵管,一邊敲打左手掌一邊走向承燁,在來到承燁面前時停下。

承燁打量了一下對方的樣貌,表示讚許地點了點頭。

年輕人對承燁的反應則是搖頭,突然鐵棍一伸,指著承燁的鼻頭說:「我不管你是在裝冷靜還是真不害怕,總之快點把身上所有的錢統統拿出來,否則別怪我動手。」

年輕人已經忘記這是第幾次恐嚇取財了,說話和動作早已駕輕就熟,只要說話大聲一點、口氣差一點,再用刀棍威嚇,至今他還沒遇過不乖乖把錢交出來的傢伙。人呀!就是這樣,只要氣勢比對方強,對方還不乖乖就範?

「真是個該死的傢伙!」承燁小聲地自言自語,嘴角微微勾起。

「你嘀嘀咕咕在碎唸什麼,還不快把錢交出來。」見承燁還是沒反應,他火大一棍揮下,「你他媽的敬酒不吃吃罰——」

他話還沒說完,承燁的大手已經來到他面前。

「你的臉我要了。」承燁大手按上對方的臉,抓牢整個腦袋用力往牆壁塞,跟著掏出一把小刀迅速往對方的脖子一抹,將氣管和動脈切斷,然後趕在噴出的鮮血濺到自己身上之前跳開。

男子放開鐵棍往地上一跪,儘管他已經用力壓住傷口,但鮮血仍不斷從雙手的指縫處流出,純白上衣很快就被染成一片血紅。

血放乾了,氣也斷了,男子身體頓了一下後往旁邊倒下,雙眼圓瞠,猶如在控訴他的不甘。

承燁走近屍體蹲下,手上的刀子反握,像在切生魚片般將死者的臉皮完整地取下,待回去經過處理,利用靈動術作為架橋,便能將整張臉皮幾近完美地覆到他臉上。

從以前還是降魔師到現在成為「隱世處」的高層人員,他的長相早已清楚刻劃在這個圈子中每個人的腦海裡,所以他必須改變外貌,甚至改變氣息,好讓他可以順利執行他的計劃。

若要他說,整個「隱世處」裡最愚蠢的傢伙莫過於蔓姬了,她怎麼也不會想到她苦尋了多年,當初欺騙她感情,帶走「惑晶」,害她被誤解,害她被趕出「惑境」,名為樂澧的男人就是他吧!

不過他不得不承認,當時他化身為樂澧時所披的臉皮還真是俊俏,若他是女的,肯定也會深深著迷。

此地不宜久留,承燁將新鮮的臉皮收好,轉眼消失在陰暗的巷道內。

十分鐘後,一名中年大叔因為尿急匆匆忙忙地衝進巷內,拉開褲子拉鍊正準備紓解已經超過警戒水位的膀胱時,眼角餘光不經意看見躺在地上沒有臉皮的屍體後,嚇得那話兒還來不及掏出來,就尿濕了一褲子。

「殺、殺人啦!」

※※※※※※※※※※※※※※※※※※※※※※※※※※※※※※※※※※

第一章被討回的女孩

複雜的巷道就像是一座迷宮,承燁在避開所有耳目後踏進一間屋子,就座落在他的研究室上方。因為他現在沒有變臉,所以一舉一動都不得不多加小心,若被人認出,甚至被跟蹤,那可就麻煩了。

不過若真的被人發現這個地方也不需要特別擔心就是,因為他在位於地面、通往研究室的通道口,設下一道強力結界,不要說一般人,就連降魔師都不見得有能力發現,就算發現也不見得有能力破除。

「……消!」承燁熟練地唸完一串咒語後,手舉在空中往旁邊一抹,原本乾淨的地面浮出黑線,還原被結界隱藏起來的原本面貌。

他打開地板上的窖門,走下通道,門關上的同時結界發動,窖門與地板的接縫立刻消失,恢復到先前什麼也沒有的情景。

通過長廊和圓形廣場,承燁走進被規劃為處理室的房間,從架上取下裝著藍色液體的罐子,打開罐蓋後,將不久前取得的臉皮浸泡到罐子裡。

那帶著珠光的藍色液體是混有靈魄的特殊溶液,承燁拿它來活化臉皮的細胞組織,除了可以大幅減慢潰爛的速度,更重要的是,經過活化的臉皮,才能無縫貼合到他臉上,而不會被察覺到異狀。

承燁在離開研究室後來到「隱世處」,走進辦公室後將燈打開,差點沒被眼前的人影嚇死。

「怎麼沒開手機呢!」杜齊坐在沙發上,已經恭候多時。

「剛好沒電了。」承燁拿出手機假裝察看,事實上他早就已經關機了,「不過這麼晚了,有什麼重要的事,非得讓你在這裡堵我不可?」

「還不是嚴局長。」杜齊無奈地搖頭,「那個傢伙又出現了,他指名要你過去一趟,協助他了解案情。」

「哪個傢伙?」承燁故意裝傻。

杜齊不耐煩地揮揮手,站起來走到辦公室門口,回頭說:「總之我的話傳到了,要去不去你自己拿主意,不過我提醒你,嚴局長這傢伙很難搞,為了隱世處,可以的話,我還是希望你能夠去一趟,看看他老人家。」說是老人家,其實嚴局長、杜齊和承燁三人年紀都差不多。

隱世處和警方之間的關係非常單純,一般犯行由警方處理,而由妖異引起的案件則會轉由隱世處來負責。

正規的處理程序是案件發生時,第一時間會由警方前往了解採證,分析犯案者的可能身分,若疑似由妖異所犯下的案件,在通知隱世處後,會有隱世處的人員前往確認,如果證實凶手的身分是妖異無誤,那這起案件自然改由隱世處接下,但若不是,則仍歸警方負責調查和破案。

這就是問題所在,最後的判定雖然是由隱世處負責,但秉持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精神,警方經常會對隱世處的判定提出質疑,硬是要將不屬於隱世處負責的案件推給隱世處,有時候基於政治立場的考量,隱世處不得不默默吞下這些業務。

杜齊從基層幹起,到現在爬上主管的位置,對於這樣的陋習早就已經習以為常,不過有道是人本該互相,得了寸就不該又進了尺,其他人都還好溝通,就嚴局長最難搞,一些難破或者毫無頭緒的案子,他不管三七二十一,就直接推給隱世處。

「真是個王八蛋。」他很想留點口德,但實在是忍不住,在這妖異橫行的年代,隱世處人手嚴重不足到要向軍方借調人力,招聘能與人類共存的妖異來對付惹事的妖異,而在這種嚴峻的情況下,居然還要負責處理警方耍賴推過來的案件,相信只要是有一點脾氣的人都會動怒。

承燁嘆了口氣,走到辦公桌前拿起電話,撥給了嚴局長。

「白先生,可終於等到你的電話了,你快點過來我這邊看看,這凶手擺明了不是人類,我現在的位置是——」

「知道了,我現在就過去。」

承燁用力掛掉電話,離開辦公室前看了一下時鐘,時間已經不早了,去嚴局長那裡可不能耗費太多時間,他還有正事要辦呢!

他得去鐵鋒的住處一趟,只不過他不是要找鐵鋒,而是要找從他身邊失蹤一段時間的夜漓。

在他說什麼都不能失敗的計劃中,夜漓是最後一道保障,所以他必須喚回夜漓失去的記憶,讓夜漓重新回到他身邊。

這事已迫在眉睫,今晚他非得從鐵鋒身邊帶走夜漓不可。

※※※

「白先生,你可終於來了。」嚴局長一臉橫肉,說他是警察,還比較像是黑道,而跟在他身邊的女警相貌妖豔,若不是身上穿著警察制服,他會以為是嚴局長從酒店帶出來的酒店小姐。

「嚴局長盛情邀約,我能不來嗎?」

嚴局長拿出雪茄,卻發現身上沒有打火機,一怒之下,轉身賞了身旁的女警一個耳光,大吼:「打火機呢?」

「對、對不起,局長,您的打火機在這裡。」女警從身上拿出打火機,交給嚴局長後低下頭退到一旁。

嚴局長點燃雪茄,抽了一口,笑盈盈地對著承燁說:「沒事沒事,我們趕緊去看屍體的情況,我跟你說,這次的凶手絕對是妖物,因為——」

嚴局長滔滔不絕地說著一堆毫無根據的理論企圖說服承燁,但承燁根本沒心思聽他廢話,他的腦子正忙著分析方才嚴局長對女警施暴的過程。

第一個疑點,為什麼女警不反抗;第二個疑點,為什麼嚴局長的打火機會在女警身上;第三點,他怎麼看都不覺得那位女警會是個警察,不管是裝扮還是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都不像。

「你說是吧!白先生。」到了停屍間外,嚴局長停下腳步。

「抱歉!我剛剛在想其他事情,沒有留意你說了什麼。」承燁笑咪咪道歉。

嚴局長握緊拳頭,被漠視的感覺令他不悅,他臉上雖然還帶著笑容,但額角爆起的青筋像裡頭埋了巨蠶般浮跳起來。

「算了,待會兒你看了就會明白……妳,在外面等吧!」

女警被留在門外,承燁跟著嚴局長走了進去,裡頭只點了一盞燈,而燈的下方有一張床,床上擺了一具屍體。

承燁走近一看,心裡立刻嘆了很長一口氣。

「你看這傢伙的臉皮整張都被剝了下來,凶手一定是一種專門吃人臉的妖物,我幾乎可以想像那妖物用嘴巴吸住死者的臉,然後一口氣剝下來吃進嘴裡的畫面。」嚴局長邊說邊帶動作,猙獰的面容生動到彷彿他就是受害者。

「嚴局長,我不是已經說過很多遍了,凶手是人不是妖,你仔細看看這名死者的傷口,很明顯臉皮是被人用刀子割下來的,相信鑑定出來的結果也是如此,畢竟類似的案件這些年不曉得已經發生過多少起了,你為什麼就不肯花點心思去調查,把犯下這一連串凶案的凶手給找出來,硬是要推給我們隱世處?」

得知屍體的身分後,承燁不顧情面直接攤牌了。

如承燁所言,從不曉得幾年前發生第一起剝臉皮案開始到現在,已經數不清發生過幾起,不管警方怎麼調查就是查不到任何線索。這樣一顆燙手山芋對嚴局長來說,當然是能早點擺脫最好,因此每當又有剝臉皮案發生時,他就會無所不用其極地想要將案子推給隱世處,然而每一次都被擋下。

雖然種種跡象顯示死者的臉皮是被利器割下,但對承燁來說,他根本連分析都不用,理由很簡單,因為這些人都是他殺的,臉皮當然也是他剝走的,目的是要維持他名為「黑楓」的另一個身分。

「白——承——燁!」

站在停屍間外的女警聽見從裡頭傳出來的怒吼後,身體抖了一下。嚴局長對她來說是個無法逃離的夢魘,她和嚴局長第一次碰面是在位於市中心的一間大酒店,當時的她還是個酒店小姐,因為積欠大筆債務而不得不下海陪酒,甚至是出賣肉體。

她還記得那天晚上嚴局長和友人來到她上班的酒店喝酒,幾個鐘頭下來,她很訝異嚴局長雖然點了她坐檯,卻非常君子地沒有對她做出任何不禮貌的舉動,了不起就是牽牽她的手。

「我、我晚上可以陪……陪你。」小儷羞紅了臉,雖然媽媽桑一再告誡過她們,不管是陪酒還是過夜都只是工作,千萬不要對上門的客人動了感情,否則總有一天會後悔。

但是她就是無法克制自己的感情。

「好啊!」嚴局長一口答應。

那天晚上,雖然小儷說不要,但嚴局長還是給了她過夜的費用。

更重要的是,嚴局長甚至沒有要求和小儷發生關係,只是邀她聊天,一起喝上幾杯紅酒,待兩人都微醺後相擁入睡,一覺到天亮。

「我替妳贖身吧!然後我會替妳安排一份正當的工作。」一個禮拜後的某個晚上,幾杯紅酒下肚,嚴局長突然這麼對她說。

「可是——」

「難道妳嫌棄我是有老婆的人嗎?」

「當然不是,我只是認為像我這樣骯髒的——」

嚴局長嘴巴覆上小儷的雙唇,小儷猶豫了一下後,伸出雙手緊緊抱住眼前的男人,那一晚,他們終於發生了關係。

然而美好的回憶僅到那一夜為止,原來嚴局長是個用盡心思的人,說是要替她贖身,其實是將債務轉到自己身上,而對她溫柔,不外乎是要引誘她上鉤,當她整顆心都掏出來奉獻給他後,終於露出了真面目。

離開了酒店,在嚴局長的安排下,用走後門的方式,她從酒家女變成了女警,同時成了嚴局長的性奴隸,他對她不再溫柔體貼,只是將她當成玩具般對待。

「妳現在一定很恨我,但別忘了,妳欠我一筆錢,妳如果想要逃,我認識很多道上的弟兄,被逮到後會發生什麼事情,應該不需要我說明了吧!」

他說完,將手上的菸往小儷白嫩的大腿一擰,後者發出慘叫。

來源連結:http://minibook.pixnet.net/blog/post/31655969 

 

創作者介紹

圈羊人的窩-圈養文字的羊圈

kensa00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留言列表 (9)

發表留言
  • 喬亞
  • 以晞出現了!!!!
    千盼萬盼我盼到以晞了~~~~((歡呼
  • 舒亦澈
  • 羊大,您的書,終於!((去了
    不行啊!我還沒買羊大的書啊!我不能走阿!
  • 小布丁
  • 終於阿 那麼剛好3/14是我比賽完後的後天..
    真久阿><
  • 悄悄話
  • 您的暱稱 ...
  • 米齊竟然領便當了,整個悲劇><
  • 請節哀(疑?

    kensa002 於 2013/04/20 01:11 回覆

  • 宮主linna
  • 大大~所以妖瞳會在下一集07中作End的囉^^
  • 是的。5/16上架 第七集

    kensa002 於 2013/04/20 01:11 回覆

  • 訪客
  • 5樓爆雷-.-

    希望07收不了尾就會有08能看惹XDD
  • 已經確定收尾了,因為5/16要上架啦 ㄎㄎ

    kensa002 於 2013/04/20 01:12 回覆

  • 悄悄話
  • Seventeen數位影像專業社群
  • 外♂拍實☉戰等﹉超﹂豐□富﹋演○講﹍課程○,帶〇你輕﹌鬆圓夢!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