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瞳03 惑妖之心》

作者:圈羊人 | 封面繪者: Salah-D
初版日期:2012.3.9 | 售價:220元 | ISBN:9789862902615



特色

登上蘋果日報排行榜

奇幻暢銷小說作家 圈羊人 X Salah-D 最魔幻驚奇的冒險

跟著「窺盡所有不潔之物的藍眼」踏上追妖之旅
出發!

簡介

惑花精一族,為何要向外界求援?

殺害他全家的藍色惡魔再度出現了,
這次,他一定要親自手刃那個妖物!

啪滋啪滋,食眼的滋味只有她懂。
你家是否有剛出生的嬰兒或稚子?
小心,「目食」可能已經盯上你!

夜漓,到底是什麼?
若不是夜漓,他不可能還活著。
像人又似妖,種種疑團纏繞……

借助「惑晶」的力量可以讓空間產生扭曲,
在惑花精居住的惑境外圍形成一道結界,
異族一旦企圖通過結界,便會以折返的方式出現在原地。
然而惑晶,卻被那人,給帶走了……
……

購買資訊

3.5 金石堂網路書局 開放預購79折

▲預購79折 | 贈簽名海報
http://www.kingstone.com.tw/book/book_page.asp?kmcode=2018576545038&lid=se008&actid=wise

3.9全面上市資訊
全省書局、7-11及全家便利商店上架

創作者簡介

圈羊人

我是一名綁架文字的罪人,犯下重罪的我,
唯有用文字寫下一篇又一篇的精采故事來償還我的罪行。

創作者自序

【妖瞳】系列堂堂邁入第三集囉!相信看過前面二集的讀者現在心裡一定有很多疑問,例如以晞將以宸託付給魅依後,和玥兒兩人去了哪裡,而魅依在追尋什麼,那一晚,她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還有一直躲在暗處的黑楓和芬古又是何許人也,他們到底在策畫什麼,是單純的給「隱世處」找麻煩呢,還是另有目的?

請相信我,這一集絕對不會解開上述提到的各項疑點,相反的,還會佈下更多的謎題。這麼做很機車我知道,但我也是千百個不願意,因為作者不壞讀者不愛,我記得這句話是這麼說的。

看過前面兩集,相信眼尖的讀者已經看出【妖瞳】系列的進行模式,除了主線故事,每一集都有一個非常明確的支線故事,以講述支線故事的方式來讓讀者了解每一位角色的過去,再以抽絲剝繭的方式來推動主線故事進行。

第一集談的是李墨晴,第二集說的是伍鐵鋒,第三集呢!嘿嘿!不知道有沒有人已經猜到答案呢!

是蔓姬喲!那位比魅依這隻九尾妖狐更像狐狸精的花妖。

說到這裡,應該已經有人聯想到封面畫的美女是誰了吧!至於封面中的小羅莉是誰?

我想看完這本書後心裡就會有答案了。

據說,很多看過《妖瞳》第一部的讀者被上一集故事最後那句話給嚇到了,那句話可是非常重要的一句話哦!未來可是會引起軒然大波的。

廢話就說到這裡,準備好了嗎?

請往後翻,進入「圈羊人」的妖世界──

精采試閱

楔子

人類因進化而孕育出文明,同時也一點一滴不斷的在破壞大自然。同一片藍天底下,存在著一塊人類魔手尚未觸及、不見文明踐踏痕跡的土地,長久以來保持著它最原始的風貌,直到有人踏進這塊土地,為這塊土地帶來了滅亡;同時,帶走了什麼。

※※※

一望無際的平原上,兩道身影遊奔其中。

「心芽!」茉莉留有一頭褐色長捲髮,柔順的披在頸後,她左手提著藤編的花籃,高舉右手朝站在十米外的年輕女孩揮手。

心芽低頭彎著腰,聽聞有人在呼喚她,立刻打直了腰桿,轉頭將視線擺向聲音的來源方向。

「這裡!」茉莉興奮的伸手指著她的腳邊。

心芽見狀,墊高了腳,視線跟著往下移動,不過她什麼也沒看見,不懂茉莉在興奮什麼。

「妳站在那裡是看不到的,快點過來我這裡。」茉莉猛招手,情緒激動到讓心芽也不得不開始好奇,到底茉莉要她看些什麼。

心芽和茉莉正好相反,她頭髮的長度只稍微蓋過耳朵一點,像個男孩似的,但由於她的長相清秀,肌膚白皙晶透,尤其一雙眼睛圓滾滾的,眸子美到像是一對藍色玻璃珠,任誰見了都不會將她誤認成是男孩。

心芽提著裝了十來株紅花的花籃,好奇地慢慢走向茉莉。

她在茉莉身邊停下,擺頭望著茉莉手指的方向,那圓滾滾的大眼睛又睜得更大了,彷彿隨時都會從眼眶裡跳出去。

「好、好漂亮哦!」心芽忍不住發出讚嘆聲。

原來她們兩人身處在一座小山丘上,茉莉站的位置旁邊剛好是一個斜坡,斜坡下去是一整片平原,平原上長滿了五顏六色的花朵,畫面非常壯麗,令人嘆為觀止。

「想不到還有這種地方。」心芽內心非常感動,不曉得已經多久沒見過這樣美麗的景象了。

「是啊,真想不到!」收起笑容,茉莉突然感慨起來。

她之所以感慨,並不是因為眼前這片景象還達不到她心中美麗的標準,而是在過去,要見到和現在差不多甚至更漂亮的景象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情,但誰曉得今時今日,竟會變成奢望。

「我們下去。」心芽一把握住茉莉的手,轉身往山丘下的平原走。

斜坡陡峭,加上地心引力的影響,心芽和茉莉兩人被迫愈走愈快,甚至跑了起來,一但猶豫放慢腳步,上半身的重心來不及拉回,絕對會當場摔個狗吃屎,像滾雪球似的一路往下滾。

心芽的速度過快,茉莉一時無法跟上,一個拉扯使得兩人頓時失去重心,雙雙滾了下去。

「啊——」兩人同時發出尖叫。

心芽從地上坐起來,發現自己毫髮無傷。「咦」了一聲,轉頭一看,這才曉得原來她和茉莉失足的位置距離平原高度剩下不到半公尺,翻不到一圈就已經到底了。

她抬頭往上望,瞧見那陡峭的斜坡心中不免一驚,幸虧她們倆運氣好,要是一開始就摔跤,肯定得滾個二、三十圈才會停下。

「心芽,下次要跑可以,但好歹先通知我一聲,讓我有個心理準備。」茉莉從地上站起來,伸手拉了心芽一把。

心芽嘻嘻的笑著說:「如果我說了,妳還會跑嗎?」

「討厭耶,取笑我。」

一陣強風颳來,被吹起的長髮蓋住了茉莉的臉,她伸手將頭髮撥開,一瞧見眼前的畫面,整個人立刻被震懾住。

「心芽,妳看到了嗎?」茉莉看到入迷,連嘴巴都忘了閉起。

心芽點點頭,心中同樣充滿了感動。

強風颳過草原,將無數的花瓣捲上天空,有紅有黃,有藍有紫,絢麗的景象宛如在艷陽天下起了一場五彩繽紛的飛雪,如此美景,筆墨無法描繪,言語無法形容,只能用雙眼記錄那一瞬間的感動。

心芽張開手掌,讓落下的花瓣停在她的掌心上。

「真想讓其他人也看看這麼美麗的畫面。」茉莉還在回味。

「是啊!那畫面真的很……」心芽說到一半驀地閉上嘴,她剛剛好像看見幾道黑影從茉莉的後方閃過,因為有點距離,她無法肯定是不是自己眼花看錯。

「怎麼了嗎?」茉莉歪著頭問。

突然間,心芽感覺一股強烈的不安湧上心頭,她的感覺一向很敏銳,因此,她肯定剛剛不是眼花。

「我們趕快回去。」心芽牽起茉莉的手就要走。

「等等!我們不是才剛來嗎?怎麼……」

前方突然出現不認識的傢伙,嚇得茉莉趕緊閉上嘴巴。

「這邊!」心芽拉著茉莉調頭要離開,但可惜,另一邊也被攔住了。

「你們是誰?攔住我們做什麼?」茉莉扯開嗓子高分貝質問,儘管她心裡明明怕得要死。

「原來是花精呀!真是令人意外。」說話的傢伙名為鐵尾,他雖以雙腳站立,並且維持人類形態,但憑著他那一身灰色粗毛,再加上尖長的嘴部,任誰看了都知道他是妖不是人。

「沒錯,我們是花精,不管你們有什麼理由,請你們立刻離開我們的地盤。」心芽之所以敢這麼說,是因為大部分群居的妖異都有屬於他們自己的地盤,而就一般情況,若有不知情的外來者誤闖這些地盤,在獲得地盤主人的警告後通常都會低調的離去。

若是不從,將會被視作與整個妖群為敵,一旦開戰,除非闖入者強悍無比,否則個體對上群體,勢單力薄的一方總會吃上大虧,就算因此賠上性命也不足為奇。

妖的世界沒有律法,力量往往是用來解決對立與衝突的準則。

「你們的地盤……」鐵尾露出冷笑,一轉眼,冷不防地來到心芽面前,繃緊手臂用力一揮,將心芽整個人掃倒在地。

「你這傢伙……」茉莉的指節破出尖刺,往鐵尾的臉筆直揮去。

「不自量力。」鐵尾輕鬆擋開茉莉的攻擊,隨即進行反擊,他先是用爪子劃傷茉莉的前胸,接著用尾巴捲住她的脖子,將她整個人抬離地面。

「唔……」茉莉痛苦地用手扯動勒住她脖子的尾巴,結果非但沒有掙脫,反而愈勒愈緊。

「茉莉——」心芽爬向茉莉,卻被鐵尾一腳踹開。

「去死吧!」鐵尾五指併攏,瞄準茉莉的心臟刺去。

「不要——」心芽大吼,眼淚奪眶而出。

「住手!」

鐵尾的尖爪在刺入茉莉胸口一公分深的位置停住了,但遲遲沒有拔出,就連勒住茉莉脖子的尾巴也沒有要鬆開的跡象。

「還不快把人放下!」一名下巴長滿白鬚的老者從兩名和鐵尾一樣有著人形卻長著鼠貌的山精中走出,在鐵尾不甘的放開茉莉後,舉起手上的木杖用力打在鐵尾的背上。

「誰讓你動手殺人了。」老者名為山尾,是鐵尾的爺爺,也是他所屬妖群的領袖。

「茉莉!茉莉!」心芽趕緊跑到茉莉身邊蹲下,讓她靠在自己的大腿上。

「我、我沒事。」茉莉的傷勢雖然沒有危及生命,但她全身都是血,加上雙脣發白,說話氣若游絲,任誰看了都會擔心害怕。

「小姑娘!」山尾用手上的木杖抵住心芽的下巴,往上將她的頭抬起來,「回去告訴妳們的族人,妳們的地盤由我們接收了,限妳們十天內離開,若是不從,後果自行負責。」

心芽扶起茉莉,經過山尾的身邊時……

「我剛說的話,回去後請一字不漏的轉達,聽清楚了嗎?」

眼下的情況,不容許心芽裝作沒聽見。

「聽清楚了。」回答完問題,心芽繼續往前走,帶著茉莉用最快的速度離開這個是非之地。

「爺爺!為什麼要這麼麻煩,直接殺過去不就統統解決了?」鐵尾無法認同山尾這種不動干戈的寡柔作風。

「笨孫子!」山尾一抬手,朝鐵尾的背又是一棍,「你以為族群間的紛爭很容易解決嗎?我們的目的是要搶奪地盤,而不是亂殺人。你呢,最好給我沉住氣,記清楚這一點。」

「是!」鐵尾低下頭,視線微微上瞟,在偷瞄山尾的同時,心裡已經開始在盤算某項計畫。

第一章 愛心料理

隱世處,白承燁的辦公室。

鐵鋒坐在沙發上,手肘靠著大腿,低頭玩著手指。他的情緒非常煩躁,明明才十分鐘,他卻覺得過了至少一個鐘頭。

上一次的行動中,他違背了白先生的任務指示,私下和以宸協議交換任務目標,因而害死了同行的夥伴。

關於這點,他對自己的擅作主張感到內疚不已,但事情都已經發生了,事後不管再做什麼都無濟於事,畢竟人死不能復生。

他今天主動前來找承燁會談的目的並非請罪,而是想要弄清楚一件事情。

多年前,在他剛加入「隱世處」時,他曾經問過承燁,關於他全家遭到妖異殺害,那起案件的後續發展。

當時,承燁斬釘截鐵的跟他說:殺害他全家的妖異已經伏法,當時的他還是現役降魔師,那件案子的委託正好就是由他接下,他費了一番功夫才將目標降伏,親眼看著目標消亡,絕對不會有誤。

可是……那傢伙又出現了。

事隔十多年,在上次的行動中,那令他恨之入骨的傢伙毫無預警的出現在他面前,膚色、容貌……所有的一切,都和十多年前一模一樣。

他之所以會這麼肯定對方的身分,是因為那傢伙的長相早在十多年前就已經深深地刻在他的腦海裡,不管經過十年還是二十年,只要他還有一口氣在,說什麼都不可能會忘記那傢伙可憎的容貌。

這就是他今天前來的目的,不為請罪,只為求個令他滿意的答案。

喀!辦公室的門被推開,承燁走了進來。

「鐵鋒,我正準備要聯絡你,沒想到你人就在這兒,真是巧。」承燁將手上的文件放到桌面上,拉開椅子坐下,接著說:「剛剛我和杜齊討論過了,關於你和以宸私下協議交換任務目標的後續處理事宜。」

鐵鋒沉默以對,後續要怎麼處置他都無所謂,因為那不是他在乎的點。

「我就直接說吧!於法,根本沒有任何相關法規可以對你們做出懲處,但於理,『隱世處』還是得有所動作,討論的結果,我們決定不再交付委託給你和以宸,期限是一個月。」

見鐵鋒還是沒什麼反應,承燁蹙起眉頭,心裡不禁在想,是不是罰太輕了,所以感覺不痛不癢?

不過在這妖異滿街橫行,急需用人的時刻,若是將期限訂為半年或者一年,那對「隱世處」來說,無疑是拿石頭砸自己的腳。

承燁是個聰明人,很快便理解當下的狀況。

「說吧,找我有什麼事?」

聞言,鐵鋒緩緩的抬起頭,眼神重新注入了靈魂,承燁微微勾起嘴角,情況如他所猜測,鐵鋒找他果然是為了要和他談論別的事情。

「你說過,那傢伙已經被你殺死了。」鐵鋒總算開口。

「那傢伙?」沒來由的一句話讓承燁頓時摸不著頭緒。

「殺害我全家的怪物。」

承燁板起臉孔,他還以為是什麼重要大事,關於這個問題的答案,他已經告訴過鐵鋒,怎麼事情發生至今都已經那麼久了,鐵鋒卻還是死腦筋地硬要往死胡同裡鑽。

「那傢伙已經被我殺死了,難道我說的話這麼沒有可信度,需要你一問再問?」

「白先生,你誤會了,我並不是不相信你,而是……」

「而是什麼,你倒是說說。」

「我遇見那傢伙了。」

承燁驀地睜大眼睛,倒抽了一口氣,他望著鐵鋒的眼神似乎在說著「這怎麼可能」。

從承燁的反應看來,鐵鋒明白一件事,承燁當年確實是殺死了那傢伙沒錯,至少,他以為自己已經殺死了那傢伙,否則他臉上不會出現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除非他是一名底子深厚的演員,故意演戲給他看。

但他說謊對自己有什麼好處?

鐵鋒想了想,承燁似乎沒有對他說謊的必要。

承燁很快從驚訝中恢復過來,他畢竟是個見過大風大浪的人,居然因為這點小事就表現失態,實在是有些羞愧。

「我在想,會不會只是同一種妖異,讓你產生了誤解?」這是承燁想得到的唯一可能原因。

「不。」鐵鋒搖頭否認,「因為他認得我是誰。」

辦公室在鐵鋒說完話後陷入靜默,足足有一分鐘之久。

「看來是我失手了。」承燁打破沉默,「我明明再三確認過,但沒想到他還是活了下來,真是生命頑強的傢伙。」

「這樣也好,我終於有機會可以親手為我的家人報仇了。」鐵鋒臉上露出猙獰的表情。

這些年來,他三天兩頭就會夢到妹妹當年被咬掉腦袋的恐怖情景,若他之前懂得進一步去分析夢境,想必早就能夠想通困惱著他的噩夢無非是一種警訊,無時無刻提醒著他的仇人尚在人間。

「我勸你打消這個念頭,我曾經和他交過手,我很清楚他的恐怖,那傢伙絕對不是你,或是其他降魔師可以應付得來的對手。」承燁被迫回憶起當時的情況,他雖然打倒了對方,可自己也傷痕累累,幾乎是命在旦夕,也許是因為他的傷勢過於嚴重,意識不清,才會導致在確認對方的生死時出了差錯。

這麼一來,就能夠講得通了。

「不,就算明知是死路一條,我也會毫不猶豫踏上這條路。」要他在仇人面前躲起來,倘若媗媗泉下有知,會用什麼樣的眼光看待他這位哥哥呢?

「你如果不願意愛惜自己的生命,我說再多都沒用。」承燁感嘆。

鐵鋒站起來,「白先生,我先告辭了。」

鐵鋒走到辦公室的門口,承燁突然喊住他。

「幫我個忙,把我和杜先生討論後的決定轉達給以宸知道。」

「一個月是吧!我會替你轉達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ensa002 的頭像
kensa002

圈羊人的窩-圈養文字的羊圈

kensa00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