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我的臉書粉絲專頁http://www.facebook.com/kensa002

楔子

 

       「呼!呼!呼呼!」

 

        我不斷的跑,不斷在城市的巷道裡來回穿梭,目的地在哪我不曉得,我只是一昧的跑,一昧的逃。

 

        為何要跑?又為何要逃?

 

        有人在追我,想加害於我,對我不利嗎?

 

我回頭看了一眼,身後半個人也沒有,我平時亦未與人交惡,沒有理由會有人想加害於我,對我不利。

 

        奔跑中,前面出現了T字巷口,待會兒該往左還是往右,我一直重複在做這樣的抉擇,但通常還會多一個直走的選項。

 

        來到路口,我靠著直覺選擇了右轉,這是一條防火巷,路面不寬卻堆滿了各式各樣的雜物,想必是周遭居民的偉大傑作,如果哪天發生火警,這條防火巷恐怕發揮不了任何作用。

 

        巷子裡不僅擁擠,空氣中還飄著一股濃烈的酸臭味,即使如此,我卻有股安心的感覺,至少我望向巷口,沒有看見那令人感到不舒服的東西。

 

        我背靠著斑駁的磚牆,心臟還在劇烈跳動,說明了我逃得有多麼狼狽。我試著調整呼吸頻率,讓心情跟著慢慢平復下來。

 

        難得可以稍微喘息,但接下來我該怎麼辦?走出巷口,去到人潮擁擠的大馬路?

 

人多就比較能夠令人安心嗎?

 

        一點也不,否則我又何必跑到巷弄裡,只為了躲避那令人感到不適的鬼東西。

 

        「為什麼會變成這樣?一點都不合乎常理不是?」

 

        我揪著自己的頭髮,翻身面向斑駁的磚牆,一手撐著牆面,一手猛地不斷搥打,我的手很痛,但心裡的感受卻因此好了一些。

 

        「年輕人!」

 

        聽見呼喊的聲音,我驀地停下動作,愣愣的轉頭望向聲音的來源。我的右手邊,也就是方才T字巷口左轉,防火巷的另一頭,那裡有個婦人一臉納悶的盯著我,手上拿著一包像是裝著廚餘的紅白塑膠袋。

 

        婦人的面前有兩個藍色大塑膠桶,雖然看不見內容,但應該就是收集廚餘的回收桶,難怪我從剛剛就一直聞到一股酸臭味,但還不至於令人頻頻作嘔。

 

        「你在這裡做什麼?」

 

婦人又開口了,我故作鎮定的回答,解釋我是為了要抄捷徑去到某個地方。

 

        「這樣啊!那你走錯了,要從這個方向出去才對。」婦人指著她的右手邊,也就是巷子的另一個出口。

 

        對方都已經好心指引,我若是不往那邊走也未免太過不識相,我想了一下,反正這整條巷道都很「安全」,從哪裡離開都無所謂吧!

 

        「謝謝!」

 

        我走向那位婦人,背貼著牆面正準備從她身邊經過時,不經意的瞥向餿水桶內,裡頭除了裝著半滿的廚餘,還有在表面散開一片的黑色絲狀物,就好像有顆人頭泡在裡頭似的。

 

        當我這麼想時,那黑色絲狀物有了狀況,黑色絲狀物開始慢慢的向中間收攏,接著一顆披著黑色長髮的腦袋就這麼從餿水桶裡冒出來。

 

        那黑髮蓋住了大部分的臉,只露出應該是眼睛卻看不見眼珠子的黑眼窩,令人感到怵目驚心。

 

        又來了,怎麼到處都這些令人作噁的鬼東西。

 

        我退後幾步,驚恐的望著站在餿水桶旁的婦人,那鬼東西已經從餿水桶裡爬出來,用下巴抵著婦人的肩頭,整個身體攀附在她的背上。

 

        「瞧你害怕的,大嬸我又不是什麼壞人。」婦人打趣的對我說,我不曉得該怎麼跟她解釋我害怕的原因不是因為她,而是攀在她背上的那個傢伙,

 

        那噁心的鬼東西從婦人的背上滑到地面,在地上蠕動了幾下驀地抬起頭盯著我,下一秒,作勢要朝我爬來。

 

        我受不了了,拔腿朝婦人指引的反方向落荒而逃,身後接著傳來婦人的喊叫聲。

 

        「年輕人,你走錯了,不是那個方向。」

 

衝出巷口,鬧街那絢爛的燈火刺得我不得不閉上眼睛,等到我重新睜開雙眼,眼前的景象像是靜止一般,所有令人膽顫心驚的畫面盡收入眼底。

 

        正前方的路邊停了一輛車,車主正悠哉的站在門邊靠著車門抽菸。他身後的車內有個女人,動也不動的倒在副駕駛的位子上,身體扭曲的程度就像是被擰過的毛巾,她整身都是血,鼻孔還不斷的在冒著血泡。

 

        很明顯,這輛車一定曾經發生過車禍,而當時遇難的女子死後靈魂就一直留在車內徘徊不去。

 

雖無惡意,但如果她一現形,難保不會再引發什麼意外,畢竟在車子行進間,無人的副駕駛座突然出現一個身軀支離破碎,全身血淋淋的女人,任誰看見都會害怕,驚慌失措,意外因而產生。

 

再過去一些,馬路的對面是一座大樓,大樓的前方有好幾條輸送電力用的電纜懸在半空,上頭停了一排麻雀。

 

這棟老舊的大樓數十年來發生過不少起墜樓事件,運氣好一點的就直接墜地,腦袋開花血濺當場,直接到閻羅王面前報到,運氣不好的便摔成了殘廢,但偶爾也會有一些特殊狀況發生,例外墜下的途中脖子剛好纏上電纜,在眾目睽睽之下被吊死在半空中,結果就像我現在看到的這樣,除了麻雀,上頭還掛了好幾具屍體,不,應該說是鬼才對。

 

 放眼望去,鬼和人統統攪和成了一團,有些我一眼就能夠從外觀分辨出是人還是鬼,但絕大部分都不行,除非突然出現類似穿牆的舉動。

 

「到底有完沒完。」我莫可奈何的低吼著,這就是為什麼我寧可躲在巷弄間也不願意來到大路旁的原因。

 

懊惱之際,我感受到了無數股被注視的目光,我緩緩的抬起頭,看著那些是鬼不是人的傢伙,而他們也在看著我,同時朝我慢慢逼近。

 

「我和你們無冤無仇,你們不要過來。」 我全身不斷的在顫抖,尤其是雙腳,連退後這麼簡單的動作都讓我備感辛苦。

 

「那人是不是有毛病呀!」路過的一對情侶對著我指指點點,好像我精神有問題似的,但那是因為他們看不見那些鬼東西,所以可以這樣取笑我,不過就某個層面來說,再繼續這樣下去,我的精神狀況也許哪天會真的出現問題。

 

那些傢伙離我越來越近,逼不得已我只好逃進剛剛才從裡頭出來的防火巷,但我一轉身,立刻被突然出現在我面前的傢伙嚇了一跳。

 

幸好,是人不是鬼。

    

       「大嬸,麻煩妳讓我過去。」

    

      婦人不語,只對我露出一抹奇怪的笑容。

     

     「大嬸,麻煩妳讓開。」我急了,對著擋在巷口的婦人咆哮。

 

     「想過去?」

 

     「對,我想過去。」我的背後越來越冷,意味著那些傢伙已經越來越近。

  

     「那就從我的身體穿過去呀!」

 

      說完,婦人突然將衣服掀開,她的肚皮上有一條長達三十公分的傷口。她張大嘴巴咬住衣擺,猛地將傷口的皮肉上下扳開,盤在裡頭的腸子倏地掉了出來,原來這婦人也是鬼。

 

       一股濃烈的腥臭味撲鼻而來,我嚇得趕緊往後退,撞上不明物體的同時,好幾隻冰冷的手從後方抓住了我的手臂,不管我怎麼掙扎都無法掙脫開來。

    

     「你不是要從我這邊過去?」婦人拖著一地的腸子走向我,濃烈的腥臭味撲鼻而來,我感覺胃裡消化到一半的食物已經滿到了喉頭。

 

我一別開頭,立刻被扳回正面。

 

婦人在我面前停下腳步,距離如此之近,讓我不得不看見夾在腸子之間的灰色條狀物,那是一隻又一隻的蠕蟲,張著大口囓咬著婦人的腸子,黃綠色的膿狀物就從這些密密麻麻的小洞孔流出,噁心至極。

 

「我不要,放開我。」

     

      那些傢伙打算將我的頭塞進婦人的肚子裡,我死命抵抗,但一點作用也沒有。

 

我的鼻頭貼上腸子,沾到那噁爛的腸液,一隻噁心的蠕蟲跟著爬上我的鼻頭,距離近到我甚至可以看見蠕蟲那上下兩排的齧齒牽起了黏稠的綠絲。

 

 

突然間,我的視線一黑,黏膩的噁心感覆上了我整個臉頰,我……終於崩潰,唯一能做的就是大叫。

創作者介紹

圈羊人的窩-圈養文字的羊圈

kensa00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呆呆☆~~~
  • 蟲蟲?!
    好噁心~~~
  • 說可愛的很少>\\\\\<

    kensa002 於 2011/01/23 12:53 回覆

  • 綠茶
  • ......好恐怖喔
  • ^^

    kensa002 於 2011/02/07 17:17 回覆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