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我的臉書粉絲專頁http://www.facebook.com/kensa002

楔子

 

        「你說你看見兇手?」

 

        「對,我看見兇手。」

 

        「女的?」

 

        「是男的。」

 

        「你真的有看見?」

   

     「你懷疑我作假筆錄嗎,這對我有什麼好處?」

 

        「不是懷疑,是肯定。」

 

        「這話什麼意思?」

 

        「因為在場所有人都說死者是自己跳下去的,除了你以外。」

 

※※※※※※※※※※※※※※※※※※※※※※※※※※※※※※※※※※

 

第一章 飛來橫禍

       

 

每個人都有自己專屬的節日,而那個節日就是生日。

 

        每當我的生日到來,指針跨過十二點之後,一定會有人打電話來祝賀,通常是大學的朋友,不過這兩年開始多了同事。

 

        十二點到了,手機差不多該響了。

 

為了能夠確實聽見友人們祝福的話語,十二點半之前的這段時間我都會乖乖的將手機帶在身上,即使是中途去上個廁所。

 

        沒多久,我的手機果然響了,望了眼牆上的時鐘,十二點零一分,比去年的第一通早了二十秒,誰這麼有心。

 

        「誰是今年的第一名呢?」我抓起放在床頭的手機,看著螢幕的來電顯示,意外的愣了一下。

 

        『昱風,生日快樂。』電話一頭傳來如銀鈴般悅耳的聲音,聲音的主人有個和長相同樣美麗的名字,姚忻語,她和我在同一家公司上班,不過在不同的單位,職務上不會有所往來。

 

        會認識她是因為前陣子公司舉辦員工旅遊,在某個偶然的機會下認識的。她是個非常平易近人的女孩,因此當我向她要手機號碼時,她竟毫不猶豫的唸了一串數字給我。

 

        「謝謝妳,妳是今年的第一名。」我大方的宣布。

 

        『什麼第一名?』

 

        「打來向我說生日快樂的人呀!」我呵呵笑著,很高興今年的第一名易主,不再是我那幾位和我熟識多年的狐群狗黨。

 

        『哈哈!真的嗎?那從現在開始,往後每年我都要拚第一名。』

 

        「哈哈!那妳要很努力,競爭者可是非常的多喔!」我開心說道,「對了,明天晚上我有朋友要替我慶生,妳要一起來嗎?」

 

        一問完我立刻就後悔了,我怎麼會問出這麼愚蠢的問題,彼此都還不熟,對方會答應才有鬼,說話不經大腦就是這種狀況。

 

        『好啊!可是你那些朋友會不會誤以為我是你女朋友。』

 

        「我……我沒聽錯吧!妳答應了?」

 

        『怎麼,原來只是問好玩的喔!』忻語的聲音聽起來似乎很沮喪。

 

        「當……當然不是,我只是有點嚇到而已,我沒想到妳會答應。」

 

        『一起玩呀!我也喜歡熱鬧。』

 

        「那就這麼說定了。」

 

        又閒聊了幾句,掛掉電話後,我興奮的夾著棉被在床上來回翻滾。我不禁猜想忻語說不定對我有意思,否則怎麼會答應和一群陌生人替我慶生,就算是喜歡熱鬧也不至於這樣。

 

        「肯定是喜歡我……哎喲──」興奮過頭了,害我整個人不小心摔到地板上,不過我一點都不覺得疼,現在就算是從樓梯滾下去,我一樣笑得出來,而且還是開懷大笑。

 

        手機又響了,我立刻爬回床上接起手機,高分貝的大喊:「喂!謝謝你打電話來祝我生日快樂,非常感謝。」

 

        『藍先生,我不是要跟你說生日快樂,我是要提醒你時間很晚了,不要再製造聲音,剛剛住你樓下的林太太打來跟我抱怨你吵得她和她先生兩個睡不著。』

 

        「抱……抱歉,我會注意的。」原來是大廈大樓守衛,我一邊道歉,一邊將落在地板上的棉被拉回床上。

 

        『藍先生,你……應該沒有嗑藥吧?』

 

        「我沒嗑藥,你放心,我不會再吵到樓下的林太太了。」

 

※     ※     ※     ※     ※

 

        雖說是明天,但從已經過了十二點這點來看,應該說成是今天比較妥當。

 

        「忻語應該不會搞錯日期吧!還是打通電話跟她確認一下好了。」太過興奮的緣故,我失眠了,一整個晚上都在思考這個問題,不過我嘴巴上說要打,但身體卻遲遲沒有動作。

 

不過最後我還是睡著了,等到我再次睜開眼睛時,窗外的陽光刺眼到可以害人失明。

 

        我下床走到窗邊將窗簾狠狠的拉上,伸了個懶腰之後,無精打采的走進浴室盥洗,待會兒準備要出門了。

 

        換好外出服,出門搭乘捷運前往鬧區,走出捷運站,寬敞的路面鋪滿紅色和灰色相間的路磚,上頭除了熙來攘往的遊客,還有攤販以及一些街頭藝人。

 

        路面兩旁商家林立,舉凡賣的東西從服飾到銀飾,五金到毛巾,五花八門的各式店家都有。

 

        在服飾店買了一件帥氣的外套,正準備打到回府,在前往捷運站的途中聽見有人喊了我一聲:「年輕人。」

 

        我左右張望,發現有個人一直盯著我,在我將視線留在他身上時朝我點頭,於是我好奇的靠過去。

 

        「我看見你身上有股不祥之氣。」對方劈頭就說。

 

        「你看見我身上有不祥之氣?」我伸手在那人面前上下揮動,對方一點反應也沒有,原來是個盲人,不過眼睛既然已經瞎了,為何還說他看見我身上有不祥之氣,心眼嗎?又不是在拍電影。

 

        「坐下吧!我幫你算一算,不收你錢。」

 

        「不收錢,那我就讓你算算看好了。」基於貪小便宜,算算無妨的心態,我坐下了。

 

        「麻煩給我你的名字,還有生辰八字。」

 

        「藍昱風,八字是……」

 

        我看那算命師很忙,但不曉得在忙些什麼,不過從他那眉頭深鎖的模樣來推斷,算出來的結果肯定不妥,不過我無所謂,我本來就不相信算命這一套。

 

        「好或不好,你好歹也說句話。」我有點急了,我想趕快知道結果,然後帶著我新買的外套閃人。

 

        對方嘆了很長一口氣,緩緩道出:「你命中帶煞,在你二十五歲這年將會過得非常辛苦。」

 

        「辛苦是指工作不順,還是股票怎麼買怎麼賠?」

 

        算命師搖搖頭,「這一年你的身邊會意外不斷,週遭的人也可能會受到牽連。」

 

        「我有這麼厲害,什麼事都沒做也能讓週遭的人出事?」我不禁出言嘲諷,對我來說,算命這檔事就像說謊,從來都不需要打草稿。

 

        「我沒有在唬你,你真的要諸事小心。」

 

        「夠了,這五百當作是算命的錢,我要走了。」我將五百元紙鈔塞到算命師的手上,明明知道那些話沒有任何科學根據,但聽了就是令人不開心。

 

        回到住處,將房間稍微整理一下,我躺在床上休息,回補一下體力,晚上還有一場生日聚會要出席。

 

        到了晚上,忻語依約列席,我那票友人今晚格外的安份,在我事先說明過後,還真的乖乖配合沒有消遣我和忻語之間的關係,這堪稱是近日來發生最不可思議的事情,比民眾動不動就發現外星人的蹤影還要來得離奇。

 

        生日聚會結束後,所有人陸續離開,至於我,當然是要徹底執行紳士的風範送忻語回家。

 

幸好,她沒有嫌棄我那台機車。

 

        「會很拘束嗎?今晚的場合。」

 

        「不會啊!你那些朋友都滿好相處的,不過……」

 

        糟糕,我心想我那票友人是不是哪裡惹得忻語不開心了,怎麼我都沒發覺。

 

        忻語接著說:「我現在還不想回去,我們到附近找家店坐下來喝茶聊天,晚點再回去好不好?」

 

        我的心跳突然加速,跟著有點口乾舌燥,「喝茶聊天,好……好啊!當然好。」

 

        忻語真的很健談,我聽她說起小時候發生的趣事聽得津津有味。

 

        「妳說話的樣子真的好迷人,如果哪天我聾了,我還是想當妳的聽眾。」

 

        「你都是這樣說話騙女生的嗎?油腔滑調……」忻語害羞的舉手要打我,結果人沒打著,反而打翻了桌上的飲料。

 

        「讓我來吧!」我抓起整包餐巾紙,拚命的抽。

 

        「對了,怎麼都沒聽你聊到小時後的事情。」

 

        「有啊!」我繼續抽著餐巾紙,整包都快被我抽完了,但桌面還是溼溼黏黏的。

 

        「我是指更小的時候。」

 

        我驀地怔住,然後開始思考忻語問的問題,我認真回想,但無論我怎麼努力都想不起更早以前的事情,在我上小學以前的記憶完全是一片空白,那感覺就好像經歷過的那段生命不曾存在似的。

 

       我內心感覺到莫名的惶恐,莫名的焦慮,一滴接一滴的冷汗不斷從我額頭冒出來。

 

        忻語突然握住我的雙手,「昱風,想不起來就別想了,我們聊你記得的事情就好了。」

 

        「我、我沒事。」忻語的舉動讓我安心不少,情緒稍微平復,我尷尬的放開她的雙手,想到什麼話題立刻說:「還記得我以前發生過一些很不可思議的事情。」

 

        「真的嗎?說來聽聽。」忻語明明還在替我擔心,卻又不得不裝作一副已經沒事的模樣,真是個善解人意的好女孩。

 

        「還記得我念小學二年級時,有一次我放學回家,途中遇到一群野狗,我當時很調皮的拿石塊丟牠們,誰曉得這舉動惹惱了那群野狗,牠們居然統統朝我衝過來,眼看那隻帶頭的大狼狗就要撲到我身上時,牠突然慘叫一聲,然後從半空中直接摔到地上,當場狼狽的逃走。」

 

        「一定是你的氣勢壓過牠了,所以牠才會落荒而逃。」

 

        我苦笑兩聲,尷尬的說:「我當時嚇到尿都出來了,哪來的氣勢?」

 

        「哈哈,好糗哦!明明是很恐怖的回憶,怎麼我聽起來卻覺淂很有趣。」

 

        「吼──妳在取笑我。」看著忻語的笑臉,我剛剛滿懷的焦慮與惶恐統統消失了。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要笑你的。」

 

        「還有一次……妳先不要笑啦!先聽我說,那次事情更玄……」

 

        最後我還是把事情經過說完了,不過我不確定忻語聽進去多少,因為過程中她還是一直在笑,注意力一直放在我因為被狗追而尿褲子的那個點上。

 

        我們兩個一直待到店家打烊才離開。

 

        「我們認識時間這麼短,妳怎麼放心讓我送妳回家。」

 

        「你不要看我好像很好騙,我可是非常會看人的哦!我知道你不是那種會趁機佔女生便宜的人。」

 

        「我確實不是那種人。」我很高興忻語這樣評價我。

 

        「但我看不出來你居然會被狗追到尿褲子,哈哈──」

 

        「……這種事情哪看得出來。」我開始後悔說出那件事情了。

 

我的機車後面沒有地方可以抓,忻語只好扯住我的衣服,避免往後摔去,「妳這樣很危險,如果不介意的話,妳可以抱住我。」

 

        「才剛說你人老實,現在就想佔我便宜。」忻語嘴巴上這麼說,但她卻毫不猶豫的從後方抱住我,我能感覺到她的身體正緊緊貼住我的背,「我是因為安全問題才抱著你,你可不要胡思亂想。」

 

        忻語真的對我有好感吧!我暗自竊喜。

 

        「對了,上次我聽見妳單位的人都叫妳小語,我也可以這樣叫嗎?」

 

        忻語發出如銀鈴般的笑聲,「當然可以,不過我也要喊你小風。」

 

        「小風,聽起來好弱的感覺。」

 

        「不然你單位的人都叫你什麼?」

 

        「阿昱。」我很快的回答。

 

        就在這個時候,前面彎道出現亮光,像是大貨車的車燈。我原本以為是對向車道的來車,但光源的位置似乎不太對,等到雙方距離拉近,我才驚覺來車是逆向行駛,正左搖右晃的朝我們直衝而來。

 

        「阿昱,前面──」我聽見忻語大叫,第一時間立刻將車頭往右一轉,同時鳴下喇叭。

 

        對方聽見啦叭聲了,但由於車速過快,大卡車的車輪在緊急煞車時出現打滑的狀況。

 

        來不及了,雖然沒有直接撞上,但我的機車被大卡車的車尾掃到,衝勁過大讓我和忻語雙雙飛了出去。

 

        我和忻語飛往不同方向,在腦袋即將撞上柏油路的前一刻,我的腦子裡竟是一片空白,沒有人生的跑馬燈,空蕩蕩的什麼也沒有。

 

        碰──

創作者介紹

圈羊人的窩-圈養文字的羊圈

kensa00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蜜兒
  • 試閱試閱~我等到試閱了~(放鞭炮!!)
    不過主角騎個機車騎一騎也會撞車,真是有夠衰的......
  • 不衰就沒事件可以看了XD

    kensa002 於 2011/01/23 12:49 回覆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