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我的臉書粉絲專頁http://www.facebook.com/kensa002

尾聲

 

    「這裡是……」邵齊慢慢地睜開了眼睛,他發現自己躺在一張感覺有點硬的床鋪上,身上的棉被蓋的好好的,撲鼻而來的一陣陣濃烈嗆鼻的藥水味,他原本想轉過頭看向旁邊,不過從窗戶照射進來的陽光卻異常的刺眼,因此他打消了那個念頭。

 

    邵齊發現自己的床旁邊有人在……

 

    「這裡是醫院。」傅雷平淡地說道,不過淡淡的口氣中卻隱含著一股濃烈的哀傷。

 

    看到邵齊的反應,傅雷說完話之後便起身走到窗戶旁邊將窗簾整個拉上,完全阻隔了陽光之後,病房內的亮度頓時灰暗了許多。

 

    「是醫院!不是地獄阿!原來我還沒死。」邵齊停頓了一下之後說道,當時在鏡子中看見的未來是自己倒在一灘血泊中,但那個畫面並沒明確地指出自己已經死亡,看樣子是自己事先預設立場了。

 

    「醫生說你雖然失血過多有點危險,但還好被刺中的地方並不是重要部位,不過你還是整整昏迷了三天三夜。」

 

    「三天三夜呀!」邵齊嘆了一口氣之後忽然想到,「對了,婚禮那天最後到底是怎麼一回事,為什麼……」邵齊不知道該怎麼形容當時的情況,剛甦醒過來的他腦筋還不是很清楚。

 

    「很詭異是吧!沒有人知道那到底是怎麼一回事,那天出現在教堂的確實是小雪的屍體,而不是小茜的人。」傅雷很勉強地擠出了一個難看的笑容。

 

    「果然是這樣……那郁茜呢?那天郁茜到底去哪了,為什麼沒出現在教堂,還有她現在已經被警方抓起來了嗎?」一連好幾個問題接踵地撲向傅雷,不過傅雷卻沒有太大的反應,只是一臉惆悵。

 

    「小茜也死了。」

 

    「郁茜也死了,這怎麼可能,這到底是……」邵齊目瞪口呆地看著傅雷,對於傅雷說的話,他感到非常的詫異。

 

    「郁茜是怎麼死的?」邵齊偷偷地瞥了一下傅雷的眼睛,然後趕緊將視線移開,他害怕對上傅雷那對充滿哀傷的雙眼。

 

    「她的屍體是在原本擺放小雪屍體的冷凍櫃裡被發現的,經過檢查發現她的死因是活活被凍死的。」

 

    「兇手是誰?」

 

    「沒有兇手,從調閱的錄影帶中發現到一件很詭異的事情,那就是根本沒人進到停屍間裡,可是小茜整個人就像變魔術一樣進到了裡面,而且還被活活凍死。」傅雷從口袋的菸盒裡抽出了一根菸,拿出打火機正準備要點菸時,才警覺到這裡是醫院,而且在病房裏面更不允許抽菸的行為,想到這裡便將手上叼著的菸給收了回去。

 

    「那種感覺就像是兩個雙胞胎姐妹互調了位置一樣,應該出現在教堂的小茜跑到了停屍間的冷凍櫃裡,而應該好好地擺放在冷凍櫃裡的小雪屍體卻跑到了教堂裡。」傅雷續繼補充說道。

 

    「為什麼事情會變成這樣……」邵齊也感嘆了起來,雖然自己是撿回了一條命,可是短短不到兩個禮拜的時間內,他相繼失去傅郁雪和傅郁茜這兩位老朋友。

 

    「是阿,為什麼事情會變成這樣,這叫我以後怎麼向我死去的老婆交代,她在世時跟我說過的最後一句話就是要我好好地照顧小雪和小茜,結果……」傅雷終於再也忍耐不住悲傷而潸然淚下,一個老男人的哭相實在是不怎麼好看,但卻很令人感到鼻酸,邵齊發覺自己的眼框也開始泛紅了起來。

 

    「傅老爹,我不知道該怎麼安慰你才好,所以也只能請你節哀。」邵齊說的很心虛,因為這話實在是一點安慰人心的作用都沒有。

 

    「其實我早就知道結果一定會是這樣,只是我不願意去面對罷了。」傅雷的口氣一轉,連帶著說出的話也令人感到匪夷所思了起來。

 

    邵齊雙眼怔怔地看著傅雷那瞬間蒼老了十來歲的臉孔,臉上的表情是一臉的納悶,心裡疑惑著為什麼傅雷會說出這樣的話。

 

    「傅老爹,你這句話是什麼意思,我聽的有點糊塗。」邵齊終於忍不住開口問道。

 

    傅雷把頭擺向窗戶的方向,靜默了一分多鐘,然後深深地嘆了一口氣,視線並沒有轉向邵齊而逕自訴說了起來……

 

    「打從那一天我看見小茜假冒小雪的身分回來時,我就知道事情不對勁了,我知道小雪和小茜兩個人一直都很喜歡祈垣,你說說看,一個人好端端地為什麼要假冒另一個人,而且又剛好挑在小雪和祈垣要結婚的這段時間,偏偏小雪又在這個時候出了意外,我是指被誤認成小茜的小雪。」傅雷慢慢地閉起了眼睛,腦海中浮現的都是傅郁雪和傅郁茜在他面前撒嬌的畫面,不過這些畫面以後再也不會出現了,事到如今,他依舊無法說服自己相信他的兩個女兒都已經不在人世了。

 

    「傅老爹,你的意思是說其實打從一開始你就知道郁雪是郁茜假扮的了。」

 

    傅雷點了點頭,然後說:「儘管你們分辨不出來誰是小雪誰是小茜,但是我畢竟養了她們兩個二十幾年,我一眼就看出她是小茜了。」

 

    「…………」邵齊沉默。

 

    「我知道你一定會覺得很奇怪為什麼我明明知道這件事情卻故意隱瞞起來。」

 

    邵齊心中的疑惑被傅雷一語道破,有點不好意思地稍微點了一下頭。

 

    「因為我已經失去小雪了,即使當時我並不確定小雪的意外是否跟小茜有直接關聯,但是我不能冒這個險拆穿她,我不希望連最後唯一剩下的女兒都失去,就算她是殺害自己親姊姊的兇手,不過現在說這些都沒有用了,我的兩個女兒都不在了,永遠的離開我了。」

 

    「郁茜是不是有認床的習慣?」邵齊忽然想到一件事。

 

    「有,不過你問這個做什麼?」傅雷不自覺地又拿出了一根菸,不過他並沒有點燃,只是單純的叼在嘴上。

 

    「沒事,隨口問問罷了。」邵齊勉強地笑了一下,這下子他總算弄明白了,為什麼自己最近這幾天晚上都會聽見天花板傳來一些奇怪的聲音,原來是會認床的傅郁茜製造出來的聲音,即使扮演著傅郁雪的角色,還是無法改掉這個習慣,因此到了夜晚便會回到她自己真正的房間裡睡覺,所以那奇怪的聲音根本就不是什麼靈異的現象。

 

    「對了,怎麼沒看見祈垣的人影。」邵齊這才想到還有他。

 

    「祈垣現在被關在警局裡。」

 

    「警局!為什麼?是因為刺傷我的關係嗎?可是那是我自己衝過去的,所以刺傷我並不是他的本意,他要刺的對象應該是……」邵齊忽然閉起了嘴巴,差點把「傅郁茜」三個字說了出來,不過想必傅雷也知道他原本要說些什麼。

 

    「誤傷你不是被關起來的最主要原因。」傅雷解釋道。

 

    「那是……」

 

    「祈垣那小子在警察局作筆錄時,忽然開口承認說張雯情和馬仲凱的死其實都是他幹的,王翰只不過是個幌子,他殺人的動機是因為他們向他勒索了五十萬元。」傅雷說話的語氣帶了些許的無奈,有氣無力地說著。

 

    「這怎麼可能,那小子亂說的吧!傅老爹,你相信會是祈垣下的手嗎?」邵齊一臉錯愕地望著傅雷。

 

    「那傻小子從小大到連一隻小昆蟲都忍不住傷害了,他會殺人打死我都不會相信。」傅雷的口氣忽然高漲了起來。

 

    「所以……他是因為接受不了郁雪已經死掉的事實,打算自暴自棄吧!」

 

    「我相信警方不會隨隨便便就相信他說的話的,之後一定會再經過一番仔細的調查,我想到最後還是會放他出來,只是他被禁錮的心靈要多久時間才會被釋放,就只有他自己最清楚了。」傅雷站了起來,拍了一下邵齊的肩膀,「你好好的休息吧,你現在雖然沒有生命危險,但也不容忽視,事情都會有個意外。」

 

    邵齊點了點頭,目送傅雷離開了病房,他發現傅雷所踏出的每一步都異常的沉重,邵齊很清楚當他在說著蕭祈垣需要時間來撫慰心靈的傷口時,他自己又何嘗不是如此呢,或許還更加地痛苦吧!

 

 

    在醫院裡住了一段時間後,傷口已經無恙的邵齊,辦理出院後隨即到傅家跟傅雷和陳嫂作簡單的拜別,然後便匆匆忙忙地離開了傅家。

 

    回到自己的住所之後……

 

    窗外的天色已經變的一片漆黑,這代表著黑夜已經降臨,已經洗過澡的邵齊靜靜地坐在電腦前面,房間裡除了電腦螢幕之外,沒有開啟任何一盞燈。

 

    邵齊是一位專門書寫驚悚小說的自由作家,這次整個事件的過程在他的腦海中不斷地來回盤旋,這些訊息經過重新破壞和組合之後架構了一個全新的故事,他的十指在電腦鍵盤上飛快地游移著,一行又一行的字出現在電腦螢幕上,上面寫的內容是一對雙胞胎姊妹的故事,一段令人匪夷所思的過去。

 

    擬好大綱之後,邵齊蓋上電腦螢幕,隨即躺在床上望著白花花的天花板,說是在望著天花板,其實在沒有半點燈光的照射下,眼前所見只是一片的漆黑,根本什麼都看不到。

 

    邵齊很清楚的記得自己在醫院昏迷的那段期間他作了一個夢,一個關於他和蕭祈垣以及傅家雙胞胎姊妹的夢,那是一件發生在小時候的陳年往事……

 

    他們幾個在一間小教堂裡玩遊戲,當時那間教堂還沒拆掉並且擴大重建,他們玩的遊戲就是一般小孩子都會玩的辦家家酒,經過猜拳之後,蕭祁垣扮演新郎,傅郁雪扮演新娘,傅郁茜扮演觀禮來賓,而邵齊自己則是扮演為兩人證婚的牧師。

 

    那時候傅郁茜非常不甘心猜拳後的結果,她不斷地向傅郁雪要求要跟她對換角色,因為她想要當新娘,不想要當什麼觀禮來賓,邵齊站在前面看著傅郁茜一直向傅郁雪撒嬌,他以為傅郁雪會答應傅郁茜的要求,因為誰都知道她最疼她的雙胞胎妹妹了,不過結果卻出乎意料之外……

 

    「我什麼都可以讓給妳,就唯獨這件事情不行。」傅郁雪當時說話的口氣非常的堅決,儘管傅郁茜軟硬兼施,傅郁雪依舊不肯答應,後來傅郁茜負氣離開了那間教堂,曾經好一段時間都不跟傅郁雪說上半句話,這件事情邵齊記得很深刻,因為那是他印象中傅郁雪拒絕傅郁茜的唯一一次。

 

    事情過了這麼久了,即使傅郁雪死了,她還是不能允許傅郁茜搶了她新娘的角色,最後一刻出現在禮堂的人還是傅郁雪,而不是傅郁茜。

 

    這是女人的執著……還是因為這是小時後的夢想……

  

 

   「你們兩個長大以後想要做什麼?」老師在課堂上詢問著傅家姐妹。

 

   「我要當一個漂亮的新娘子。」年僅八歲的傅郁雪滿懷欣喜地說。

 

   「我要變的跟姐姐一樣。」坐在傅郁雪旁邊的傅郁茜同樣滿懷欣喜地說。

 

    望了她們兩個一眼,邵齊坐在自己的位子上想著……

 

    「我長大之後要當一名小說家,我要把發生在我身邊的事情寫成一本又一本的故事。」

 

【鏡弒厄運 全書完】

 

創作者介紹

圈羊人的窩-圈養文字的羊圈

kensa00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戀婷★
  • 其實...我很好奇耶

    妳是不是把故事裡ㄉ主角[邵齊]當作自己ㄚ!!

    因為職業or某些內容,有時候我真ㄉ懷疑......
    邵齊的身分跟妳的身分。
  • 答錯.......

    第一,我不帥,與邵齊不符(哭泣)
    第二,我的職業是工程師,不是小說家,充其量只能說是文字騙徒,騙大家買我的書0.0

    kensa002 於 2010/06/18 17:11 回覆

  • ☆戀婷★
  • 嘻嘻XD 到現在才發現原來頭香被我搶走啦?!

    我真的覺得妳故事好精采呀!!

    加油唄((
  • 我這裡頭香很好搶的,因為沒什麼人氣~><~

    kensa002 於 2010/06/18 17:13 回覆

  • ☆戀婷★
  • ㄏㄏ~別這樣說嘛!!還是有粉多人喜歡看妳的小說ㄚ~
  • 謝謝(拭淚)

    kensa002 於 2010/06/24 17:12 回覆

  • 茹茹
  • 呵呵
    這故事真的蠻像在寫你的...
    你真的確定你真的沒有再寫自傳嗎?
    呵呵呵
    你真的確定啊?
    我想
    大家應該都會覺得
    這是你的自傳喔
  • 只是剛好主角設定為小說家吧0.0.....

    kensa002 於 2010/06/24 17:17 回覆

  • 茹茹
  • 不!
    我到覺得各方面都像阿
    而且小說家只是你的副業吧?
    你不是有別的正職嗎?
    呵呵呵~
  • 小說是副業,正職是在家小電子公司當工程師

    kensa002 於 2010/06/26 00:28 回覆

  • 茹茹
  • 呵呵~
    賺多少啊?
    待遇不錯吧?
    我們這些讀者也要分紅!

    好啦!
    說正經的
    我和我姊最近因為你而吵架ㄟ
    因為你的那本蛛殺
    ...
    唉~
  • 我有晃到妳的部落格,我記得結果是沒輸沒贏@@

    蛛殺的開頭,在楔子的部分確實是有寫到狗,不過也只是寫到而已,並不是當段的重點0.0

    kensa002 於 2010/06/28 14:1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