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過神來,傅郁茜發覺身邊的人動了,如果這個夢境是重現過去的真相的話,那麼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情,她的心裡一清二楚。

 

    果然如傅郁茜所猜測的那樣,旁邊的人將自己的的髮線梳到左邊,然後再把不能動彈的自己的髮線梳到右邊,這麼一來就可以簡單地對調彼此的身分,原本酒醉不醒的傅郁雪就變成了傅郁茜。

 

    傅郁茜眼睜睜地看著對方將自己目前寄宿的身體從副駕駛座移到了駕駛座,她知道接下來就是對方會對自己說「姐!不見」,然後將車子切到空檔,讓車子隨著地勢慢慢地滑下去,然後結束,這是她當時看著姊姊連人帶車一起衝下斜坡的最後一幕。

 

    果然,對方站在車子外面然後將臉貼近自己,然後笑了一下。

 

    「郁茜,你不是說過你想變成我嗎!姊姊答應妳!」說完車子放到空檔,開始慢慢地往下滑,速度開始慢慢便快。

 

    等!為什麼是說這句話,我記得我當時是跟姊姊說「姐!不見」才對,傅郁茜心裡驚恐地吶喊著,這不是個夢嗎!傅郁茜感覺這個夢怎麼越來越真實,她開始害怕了起來,她正在體驗著當時姊姊經歷過的事,只是不同的是姊姊當時是醉倒的,而自己現在是完全清醒的。

 

    「阿——」傅郁茜發現自己可以發出聲音了,而身體也逐漸地可以受自己控制了,可是一切都來不及了,車子下滑的速度越來越快。

 

    「好痛……好痛……」

 

    車子最後撞在一棵大樹上,衝擊力之大將樹幹整個攔腰撞斷,整個車子已經撞的不成形狀,傅郁茜發現自己的身上全都是傷,而且插滿了玻璃的碎片,這不是夢嗎?為什麼會這麼痛?

 

    傅郁茜痛苦地掙扎著,用盡僅剩的力氣爬出車子外,身上的傷口不斷地留著血,血液流到地上立刻被土壤給吸收。

 

    「救救我……」傅郁茜虛弱地喊著,可是這附近根本沒有半個人影。

 

    忽然傅郁茜感覺到兩道強光迎面而來,是車燈!她的心裡此刻燃起了一絲絲希望,不管這是夢境也好現實也好,她只想要獲救。

 

    「救救我……」那兩輛機車停了下來,迎面走來了三個人,不過看不清楚面孔,直到他們走近。

 

    「居然是你們三個,王翰……張雯情……馬仲凱……」傅郁茜不敢相信地看著出現在眼前的這三個人,愣了一下之後,她終於知道了,知道為什麼他們三個人會相繼死掉了,因為他們碰見了身受重傷的姊姊,可是卻沒有出手搭救,反而反過來勒索自己一千萬,所以他們三個的死一定是死去的姊姊的傑作。

 

    「那也就是說……我也是姊姊的目標之一……不……」傅郁茜氣若游絲地呢喃著。

 

    「救救我……」傅郁茜已經慌了,她已經嚇到失去判斷的能力了,她奮力地向早已死去的王翰三人呼救。

 

    王翰三人站在傅郁茜的面前,三個人同時慢慢地彎下腰,將臉湊近到傅郁茜的面前,然後陰惻惻地笑了起來。

 

    「救救我……」傅郁前抬頭望著他們三個人。

 

    「我們不是來救妳的,我們是來接妳的……」

 

    接我?

 

    還沒理解這兩個字涵義的同時,傅郁茜發現眼前的景物開始呈現漩渦狀的扭曲。

 

    難道是這個如同現實的夢境要結束了嗎?傅郁茜用盡最後的力氣揚起了嘴角笑了一下,然後眼前一暗,失去了意識。

 

    好冷!為什麼會這麼冷!

 

    傅郁茜緊閉著雙眼有點痛苦地將身體蜷縮起來,她腦子裡很清楚地知道剛剛發生的一切都不是真實的,只是個很真實的夢。

 

    可是為什麼會這麼冷,難道說夢境還沒結束嗎?傅郁茜動了動身體,這才發現了一件事情。

 

    「原來是沒蓋棉被,難怪會這麼冷。」不過才過了兩秒鐘就發現到不對頭的地方,因為就算是沒蓋棉被也不可能會冷成這樣,而且為甚麼彈簧床變的這麼硬,難道是摔到地上嗎?傅郁茜感覺自己幾乎是冷到就算身上結了一層冰霜她也百分之百相信。

 

    寒冷的苦苦折磨終於讓她忍受不住而睜開了雙眼。

 

    「為什麼會這麼黑?」傅郁茜此刻的感覺就是有睜開眼跟沒睜開眼根本沒什麼兩樣。

 

    傅郁茜想要坐起來,不過才動了一下,一道強烈的疼痛感就從額頭的方向傳來,她的頭似乎是撞到了什麼非常堅硬的東西,疼痛的感覺讓她幾乎都要叫了出來。

 

    伸手向四周摸去,傅郁茜發現不管摸向哪個方向都是碰壁,就好像是整個人被鎖再一個小小的空間裡一樣。

 

    「這裡到底是哪裡?為什麼會這麼冷?」

 

    經過一番掙扎之後,傅郁茜依舊無法逃出這小小的祕密空間,低溫的環境讓她的行動力越來越遲緩,她終於停下了所有動作。

 

    不知道為什麼,她忽然想起了兩句話……

 

    「姐,其實我好想變成妳喔!」

 

    「郁茜,你不是說過你想變成我嗎!姊姊答應妳!」

 

    姊姊傅郁雪的屍體,存放在冷凍櫃裡,所以這裡是……

 

    停放屍體的冷凍櫃!

 

    「放我出去……放我出去……」傅郁茜聲嘶力竭地吼著,隨著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她的的聲音也越來越小,最後終於消失無蹤,周遭又恢復到了之前的寧靜。

創作者介紹

圈羊人的窩-圈養文字的羊圈

kensa00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