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毯的一端,穿著挺拔的新郎正等著他未來的岳父將她未來的妻子一步一步地引領到他跟前。

 

    牧師早就已經準備好站在前面,而所有的親朋好友也已經準備好了要替這對新人作見證,甚至有人已經被這一幕給感動到落下了眼淚,來不急擦拭的淚水弄花了臉上那厚厚的濃妝。

 

    經過漫長的等待,新郎和新娘終於都站到了牧師面前,傅郁雪害羞地瞥了蕭祈垣一眼,而蕭祈垣好像沒有看見,只是雙眼直直地望著牧師。

 

    「為什麼……」邵齊望著眼前即將結為夫妻的新人,心中卻是滿滿地不安,為什麼這大家眾所矚目的一刻,自己卻異常地心煩意亂。

 

    牧師終於開始唸起了儀式中大家耳熟能詳的內容……囉唆地唸完了一長串之後便進入到最重要的一刻……

 

    「蕭祈垣先生,你願意一生一世,永不離棄地照顧你身邊的這位傅郁雪小姐嗎?」

 

     傅郁雪頓時低下了頭,整個臉因為害羞而紅到不行。

 

     邵齊看了身邊的成皓一眼,他正喝著他自己帶來的綠茶,看見了綠茶上面寫著無糖兩個字時,邵齊愣住了,他傻眼了,他終於知道為什麼自己會一直感到不安了,整件事情從一開始就錯了,而且錯的離譜。

 

    「沒什麼啦,只是我這杯綠茶一點都不會甜,我想也許是老闆娘忘記加糖了吧!」邵齊記得當時他和傅郁雪去拜訪蕭祈垣時說過了這句話。

 

    當時他買了三杯飲料,其中兩杯是綠茶,而兩杯綠茶之中一杯是無糖,而另一杯是正常,他當時喝到的是無糖那一杯,虧他當時還在抱怨,卻沒發現到一個很重要的事實,那就是為什麼自己會特地買了一杯無糖的綠茶,原因很簡單,因為邵齊記得傅郁雪根本不喝加過糖的綠茶,而且是極度厭惡,可是自己喝到了無糖的那一杯,那也就是說喝到那杯正常的人是……

 

    抬起頭來掃視了教堂一圈,這間重建過後的教堂是他第一次來沒錯,可是會讓他感到熟悉的原因根本不是成皓說的那樣,而是自己真正見過了好幾次,在那個重覆了好幾天的夢境中,即時當時看不清楚周圍的人,背後的環境卻能看的一清二楚,原來夢境中自己所參與的婚禮就是現在這場。

 

    夢境中,新郎最後殺了新娘,新娘倒在血泊之中,如果說那場夢是預知夢的話,那也就是說等一下會發生令人無法相信的結局,會發生那樣的結局也就代表著蕭祈垣早就已經知道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了。

 

    「糟了……」邵齊推開了身邊的成皓,獨自往前面衝去,夢境中他看不清楚新郎的樣貌,可是他看見了他嘴型的變化,邵齊不懂唇語,可是夢境中新郎的嘴型動了四次而不是三次,恐怕是說著「我不願意」這四個字。

 

    看見邵齊衝了過去……不明白原因的親朋友好們紛紛站了起來目瞪口呆的看著邵齊衝上前去……甚至有人開口大罵了起來……以為邵齊是要搶婚……阻止婚禮的進行……

 

    蕭祈垣無奈地笑了一笑,然後對著牧師回答道:「我不願意。」

 

    邵齊還在往前面衝去……

 

    牧師愣住了……

 

    蕭祈垣從懷裡抽出了一把小刀……

 

    傅郁雪驀然地抬起頭望著蕭祈垣,她看見一把小刀朝她刺來,然後出現一道黑影擋在她的前面……

 

    蕭祈垣知道自己刺中了那道黑影,他鬆開了刀炳,那道黑影在自己面前跪了下去……

 

    「邵齊……」蕭祈垣大吼了出來,然後也跟著跪了下去,兩淚縱痕地望著他的老友,原本快快樂樂的婚禮現場卻演變成兇殺現場,頓時所有人尖叫了起來,有人開始撥打著警察局的電話號碼,有人愣在原地,可是就是沒有人敢走上前去,而那位牧師早就因為恐血症而昏了過去。 

 

「原來你早就知道了。」邵齊按著自己的腹部,可是因為傷口太深,血液不斷地從手掌間流了下來。

 

    聽到邵齊的話,蕭祈垣點了點頭。

 

    「我真是笨,我居然到剛剛才發現這個令人錯愕的真相,妳沒料到原來祈垣早就知道了吧,郁茜。」邵齊這句話很顯然是對身後的女人所說,不過跪在身後的女人並沒有任何回應。

 

    「你怎麼知道的。」蕭祈垣平淡地說。

 

    「我想你應該也知道一件事情,那就是郁雪喝飲料時絕對不加糖,而郁茜則剛好相反,可是那天去找你時,我所買的加糖綠茶陰錯陽差地被不可能碰糖的郁雪給喝掉了,所以說當時的郁雪其實就是郁茜,她們兩個姊妹即使長大了面貌還是長的一模一樣,如果有一方故意把髮線撥到另一惻去,根本誰也發現不了。」邵齊耐著腹部傳來的痛楚咬著牙慢條斯理地解釋著,血流不止的惡況讓他雙唇發白,視線也開始漸漸地模糊起來。

 

    「那你呢,怎麼發現郁雪其實是郁茜假扮的。」邵齊努力地保持意識的清醒,他雖然已經知道了當初死的人是傅郁雪,而且很有可能還是自己的親妹妹下的毒手,但是除了這些之外,他還有很多想要釐清的事實。

創作者介紹

圈羊人的窩-圈養文字的羊圈

kensa00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