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其實我好想變成妳喔!」說話的口氣有點落寞。

 

嚇!這句話著實地讓傅郁雪大大地吃了一驚。

 

「變……變成我……」傅郁雪說話的聲音有點發顫。

 

「雖然妳剛剛才說妳就是我,而我就是妳,可是……」

 

「可是什麼?」

 

傅郁茜又低下了頭,過了十幾秒才小聲地說:「可是我覺得我還是我,而妳還是妳,儘管我們有多麼的相像,終究是兩個不相同的個體,就像祈垣一樣。」

 

「祈垣?為什麼會扯到她?」傅郁雪開始納悶了起來,她覺得傅郁茜說話開始有點拐彎抹角,也許就像她說的一樣,再怎麼相似的兩人終究還是兩人,因為她現在完全猜不出傅郁茜到底要說些什麼,為此自己心情感覺有點浮躁了起來。

 

「祈垣是姊姊的男朋友吧!而且姊姊和他也快要結婚了,所以再過不久之後,祈垣就會變成我的姐夫了吧!」

 

「是這樣子沒錯,可是這本來不就是這樣子嗎?這跟剛剛的話題有什麼關聯呢?」傅郁雪越聽越糊塗,而且情緒莫名地越來越不安。

 

「所以說祈垣是一個個體,姊姊是一個個體,而我又是另一個個體,祈垣跟姊姊結婚之後就是夫妻,那我呢!什麼都不是吧!所以姊姊就是姊姊,我就是我,根本不可能像姊姊說的那樣,姊姊就是我,而我就是姊姊。」傅郁茜說著話的同時,泛紅的眼框也落下了一顆顆豆大的淚珠。

 

「郁茜……」不知道為什麼,傅郁雪看著難過的傅郁茜,自己竟然也跟著難過了起來。

 

「姊姊,從小到大,我不管跟妳要求什麼東西,妳都會答應我,這次也是吧!」傅郁茜伸出手一把握住了傅郁雪的雙手,將她的手拉到自己跟前,而落下的眼淚也正巧落在傅郁雪的手上。

 

傅郁雪有種不詳的預感,急忙地將手抽回來,支支吾吾地說:「郁茜,妳先別哭,慢慢地把話說給姊姊聽,如果可以的話,姊姊會答應妳的。」

 

眼前的傅郁茜儼然就像是個吵著糖吃的小孩,聽到傅郁雪這麼說,立刻拾起了眼淚展開了笑顏。

 

「姊姊……」

 

「嗯?」

 

「把祈垣讓給我好不好。」傅郁茜再次握住了傅郁雪的手。

 

咖啡店內的歡樂氣氛依舊,唯獨傅郁雪和傅郁茜坐的這一桌泛起了凝重的氣氛。

 

聽完傅郁茜的要求,傅郁雪不是將自己的手抽離,而是將傅郁茜的手給推離,伸回的雙手靜靜地放在自己的大腿上,臉色也隨即塌了下來,變得異常難看,她的身體開始微微地顫抖,眼框也跟著泛紅起來,她發覺自己對傅郁茜感到很失望。

 

「姊姊……可以嗎……」傅郁茜小聲地問道。

 

「不行!」傅郁雪幾乎是用吼的叫了出來,當場引起了其他消費客人的側目,而服務生也立刻跑過來關切發生了什麼事情。

 

「抱歉,打擾到其他客人了,這是咖啡的錢,不用找了。」傅郁雪飛快地從皮包裡抽出一張千元大鈔塞給了服務生,不等服務生反應,立刻站了起來逕自跑出了咖啡店。

 

郁茜!為什麼從小到大,姊姊什麼東西都讓給妳,可是妳卻一點都不懂得知足,為什麼!為什麼!傅郁雪第一次發現自己居然會如此痛恨自己的妹妹。

 

「姊姊……」傅郁雪的身影消失在店門口,留下傅郁茜一個人留在咖啡店裡,她一臉的茫然,她以為姊姊會答應她的說,她打從心裡真的那麼認為。

 

   

        傅郁雪站了起來,走到了浴室裡面,望著鏡子中的自己,鏡子中的那張臉現在是這世界上獨一無二的臉,曾經有人跟她共用這張臉,不過現在已經沒了。

   

      「明天就是結婚的日子了,真期待。」傅郁雪滿懷欣喜的躺在床上,一想到明天即將到來,即使望著那白花花的天花板,她也可以笑的很燦爛,悄悄地閉上了眼睛,只要等到下一次睜開眼睛的時候,就是她幸福的日子來臨了。

 

 

「最後一天了……」明天就是傅郁雪和蕭祈垣的結婚典禮,也是邵齊留在傅家的目的,他希望參加觀禮,希望能看著自己的兩位老朋友一起走上紅毯的另一端,邵齊的朋友並不多,所以他才會如此珍惜。

 

「可是為什麼我現在卻一點都高興不起來呢?」躺在床上,邵齊開口問著自己,雙眼緊盯著白花花的天花板,不過無論他望了多久,白花花的天花板依舊是白花花的天花板,不會因為他猛盯著就浮現了他想知道的答案,頂多就是發出奇怪的聲音,不過這幾天下來,那奇怪的聲音聽多了也已經見怪不怪了。

 

其實邵齊心裡很清楚為什麼他高興不起來,因為他明天參加完觀禮之後就要離開這個地方了,可是住在這裡的這幾天發生了太多詭異的事,張雯情和馬仲凱的死通通被警方歸咎到王翰身上,認為是情殺案件,而王翰則被認定為是畏罪自殺,所以三條人命的案件就這麼草率的結案了。

 

不過最讓邵齊感到心悶的事情就是傅郁雪和蕭祈垣到底對他隱瞞了些什麼。

 

「唉……」長嘆了一口氣,邵齊把棉被整個矇住了頭,閉上眼睛打算不再去想這些問題了,如果上天安排讓他知道的話,答案總有一天會浮出檯面的。

 

這天夜裡,那個重覆出現在教堂的夢境很詭異地沒有再出現,取而代之是那天夜裡看見自己的未來,邵齊望著鏡子中的自己倒在一灘血泊中,這個畫面不斷地重覆過一遍又一遍,好像在警告著邵齊有什麼事情要發生了,可是邵齊不懂,那個教堂的夢境和這個預見的未來到底有什麼關聯,他只知道這個夜晚比起之前睡的更不安穩了。

創作者介紹

圈羊人的窩-圈養文字的羊圈

kensa00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