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我的臉書粉絲專頁http://www.facebook.com/kensa002

  「喔——」邵齊的語氣明顯上揚,豎起耳朵聚精會神地聽著。

 

    「應該是什麼都沒有的房間裡,忽然憑空冒出了一塊玻璃碎片。」

 

    「玻璃碎片!」邵齊吼了出來,蕭祁垣和傅郁雪都被這突如其來的大吼嚇了一跳,為此傅郁雪還伸手打了邵齊一下,不過邵齊並不在意,他在意的蕭祁垣口中的玻璃碎片。

 

    「我也知道這情況很詭異,可是你的反應未免也太大了吧。」

 

    不過邵齊顯然沒聽進蕭祁垣說的話,激動的又開口問道:「那你有看見那塊玻璃碎片長什麼形狀嗎?」邵齊伸手抓住他的雙臂猛烈搖晃。

 

    「你先冷靜下來,你這麼激動我怎麼跟你說。」蕭祁垣掙脫了邵齊的雙手,反過來按住他的肩膀要他平復一下心情。

 

    「我已經冷靜下來了,你快點說。」看在蕭祁垣的眼裡,他根本一點都沒有冷靜下來的跡象。

 

    「我是沒有看到那塊玻璃實際長什麼樣子啦,不過那名員警有稍微比了一下行狀給我看,大概是這個樣子……」蕭祁垣伸出雙手在胸前比劃了一下。

 

    邵齊的情緒終於平復了下來,他無力地癱軟在軟綿綿的沙發中,蕭祁垣所比的那塊玻璃碎片的形狀儼然就跟昨夜他遍尋不著的那塊玻璃碎片的形狀一模一樣,為什麼原本應該出現在客廳的東西會出現在拘留所裡,這種問題根本不需要去思索,答案很簡單,擺明有鬼。

 

    「我話還沒說完,後來王翰就撿起了那塊玻璃碎片,舉在胸前比劃著,那名員警見情況越來越不對勁,就把手上的鑰匙暫時丟在一旁的地上,衝過去要制服王翰,豈會料到被他給踢了一腳飛了出去,後來王翰就用那塊玻璃碎片割斷自己的喉嚨自殺了,結束。」蕭祁垣說完看了一眼邵齊,不過邵齊好像從剛剛就沒什麼在聽他說話似的,一個人癱在沙發裡不知道在想著些什麼。

 

    「怎麼會這麼恐怖……」傅郁雪自然也聽的出這件自殺案件詭異的地方。

 

    蕭祁垣看邵齊沒什麼反應之後,也不打算繼續理他,因為他今天來傅家其實還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要處理。

 

    「郁雪,我有問題想跟妳討論一下。」蕭祁垣在傅郁雪耳邊小聲地說。

 

    「說阿,幹嘛那麼小聲。」傅郁雪大聲嚷嚷起來,蕭祁垣見狀立刻伸手捂住了她的嘴巴,而這一幕也看在邵齊的眼裡。

 

    「妳那麼大聲幹什麼,妳希望我們的私事也攤在邵齊面前講阿。」蕭祁垣咬著傅郁雪的耳朵嘀咕道。

 

    「喔!」傅郁雪就像是個被父母責備的小孩子,嘟起了小嘴微微地點了一下頭。

 

    蕭祁垣一把拉起了傅郁雪,將他帶到了飯廳的位置去,邵齊望著兩人離開客廳的背影,挑了一下眉毛,不禁想到有什麼事情需要搞的這樣神神秘密的,印象中,不曾見過蕭祁垣有這種的舉動過,不過也許不只有女大十八變,還有男大十八變吧!

 

    蕭祁垣和傅郁雪到飯廳之後,整張沙發忽然空了下來,邵齊索性整個人平躺在沙發上,進行著他最討厭的事情,那就是自己無法遏止的思考。

 

    仔細回想起來,這整個事件從頭到尾都很詭異,記得自己從一開始就懷疑著張雯情那三個人的身分,因為不管是橫著看還是豎著看都不像是傅郁雪的朋友,反而比較像是為了某種目的而來到傅家的感覺,不過如果是這樣的話,為什麼傅郁雪還要說他們三個是她的朋友呢,為什麼不拆穿他們呢,到底他們三個人跟傅郁雪有著什麼樣的關係。

 

    而蕭祁垣的情況也很詭異,一開始跟張雯情他們三個還處的算不錯,不過後來感覺好像是知道了什麼祕密之後就不來傅家吃飯了,雖然他推托是有事情要處理,不過怎麼看都像是在刻意迴避著張雯情他們三個。

 

    關於傅郁雪和蕭祁垣古怪的地方,本人都不肯透露半句,而張雯情他們三個人現在都已經死了,也不可能找他們問話了。

 

    而他們三個人的死也充滿了懸疑,雖然說王翰的確是自殺的沒錯,可是照蕭祁垣所說的情況來分析,他當時又是看到了什麼東西,什麼東西會讓他如此恐懼,終究來說他們三個的死似乎都跟怪力亂神扯上關係。

 

    他們幾個人到底隱瞞了什麼不為人知的天大秘密,如果張雯情三人的死都是所謂的亡靈所為,那那個亡靈和蕭祁垣以及傅郁雪又有什麼關係,不會是……傅郁茜吧!這個答案有可能嗎?傅郁茜的死因不是也是場外嗎?

 

    「頭又痛起來了。」邵齊伸出手輕輕地敲了敲自己的腦袋瓜,試圖讓頭痛的症狀能夠減緩一點。

 

    「所以我就說我討厭這樣,煩惱些有的沒的。」邵齊嘴裡不斷嘀咕著。

 

    傅郁雪和蕭祈垣似乎已經講完事情,重新回到了客廳的地方。

 

「怎麼了,瞧你一副頭很痛的樣子。」蕭祈垣站在邵齊旁邊拍了一下他的肩膀。

 

「對阿,你要不要回房休息,還是我叫陳嫂拿顆止痛藥給你吃。」傅郁雪關心地說,臉上略帶擔憂的神情。

 

邵齊從沙發坐了起來,拍拍旁邊的位置示意他們兩人坐下,嘴巴隨即說道:「你們談完啦,到底什麼事情需要特別迴避,顯得這麼見外。」

 

「其實也沒什麼,就是……」傅郁雪開口便直接說

 

「就真的沒什麼重要的事,所以沒什麼好說的啦!哈哈!」蕭祈垣故意打斷傅郁雪說話,伸手抓了抓頭佯裝一副笑的很燦爛的模樣。

 

邵齊盯了蕭祈垣幾秒,隨即皺起了眉頭,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樣,準備開口想繼續問些什麼。

 

而蕭祈垣也看出邵齊還想繼續追問,於是立刻搶先說道:「郁雪,難得今天我請假,我們就出去走走吧!」

 

「好阿,我先去換件漂亮一點的衣服。」傅郁雪開心地回答道。

 

傅郁雪轉身就要上樓,不過卻被蕭祈垣一把拉住。

 

「不用換了,現在穿這樣就很好看了。」蕭祈垣說的很急,不知道到底在急些什麼。

 

「可是……」

 

「不用可是了,走吧!」話一說完,蕭祈垣便拉著傅郁雪走向大門。

 

被拖著走的傅郁雪對邵齊揮揮手道別,而邵齊也禮貌地揮手回禮。

 

看著兩人消失在大門的地方,邵齊慢慢地將手放了下來,臉上原本笑咪咪的表情也跟著塌了下來,摸著下巴思索著。

 

「這兩個傢伙肯定有事情瞞著我,可是到底會是什麼事。」想到這裡,邵齊的頭又痛了。

創作者介紹

圈羊人的窩-圈養文字的羊圈

kensa00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呆咩
  • 請問一下~圈羊人ˇ
    你的新書幾號會上市?
    我超期待的:D
  • 6/23於7-11有新書上架,一次兩本哦!請多多捧場^^

    kensa002 於 2010/05/31 23:26 回覆

  • 呆咩
  • 哦...
    上架我一定會衝去買的
    :)
  • 多謝捧場

    kensa002 於 2010/06/02 16:1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