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天一早,傅雷便發現了客廳那面鏡子已經裂掉的事。

 

    「傅老爹,其實客廳那面鏡子是被我……」邵齊不等傅雷提問,邵齊打算先自首再說。

 

    而傅雷好像也知道邵齊的用意,立刻擺擺手說道:「沒關係,只是鏡面裂了而已,再找間店重新弄過就沒問題了,所以這件事你就別自責或是放在心上了,倒是你沒受傷吧!」

 

    「沒……沒有。」邵齊平淡地說。

 

    「那就好,你們繼續吃吧,明天可是小雪結婚的大日子,我要先去公司把事情盡快處理交代好,這樣明天才能好好地帶著我的女兒步入禮堂。」傅雷深切地看了傅郁雪一眼,臉上的笑容充滿著慈父的光輝,簡單道別之後,傅雷提著公事包便走出了屋子開車離去。

 

    傅雷離開後,餐桌旁只剩下傅郁雪、陳嫂還有邵齊三個人,顯得有點冷清,等到通通用完餐之後,陳嫂開始收拾著餐桌,而傅郁雪和邵齊則走到客廳休息聊天。

 

    客廳裡的那面鏡子上面已經沒了鏡面,一早傅雷發現鏡子裂掉之後就馬上把碎片給通通拆了下來,這是避免有人因此而受傷。

 

    邵齊望著那只剩下鏡框的鏡子,不禁又回想起了昨夜的事情,那個預言自己即將死亡的未來。

 

    「邵齊!」傅郁雪見邵齊看到有點入迷,用手肘輕輕撞了他一下。

 

    「啥?」邵齊回過神來望著傅郁雪。

 

    「關於那面鏡子,你是不是……做了那個試驗。」傅郁雪支支吾吾地問道。

 

    其實傅郁雪算是問的有點故意,因為她在問之前就已經發現到了邵齊左手手指上的傷口,會這麼問只是想提起這個話題罷了。

 

    「是阿,我昨天試了。」邵齊回答的很乾脆,反正他原本就打算讓傅郁雪知道這件事,所以就算她不問,邵齊也會找機會自己說的。

 

    「結果呢?你看到了什麼?」傅郁雪突然激動了起來,雙手緊緊抓住邵齊的手臂不停地問。

 

    「我會說,妳先放手好嗎?你抓的我有點痛。」

 

    「抱歉!」傅郁雪立刻鬆開了雙手,可是從她的眼神裡還是可以看的出他的情緒仍然很激動,居高不下。

 

    邵齊深深地吸了一口氣之後緩緩說道:「我之前就說過要妳別擔心了,我昨天試了之後發現……」邵齊忽然停止繼續說下去,這一停頓讓傅郁雪更加激動了起來,又抓上了邵齊的手臂,不過這次邵齊卻沒有再要求她將雙手先放開。

 

   「發現什麼事情都沒有,鏡子跟平常看到的沒什麼不一樣。」

 

   「這怎麼可能,你確定你有看清楚嗎?」聽到邵齊的答案,傅郁雪感到有點不可思議,緊抓住邵齊手臂的手也放了下來,視線左右漫無目的的游移著。

 

    「真的,我看的很清楚,什麼事都沒發生,我以前有騙過妳嗎?」

 

    「沒有。」

 

    「這就對啦,所以妳要相信我說的話,因此妳也不要再一直將那件事掛在心上了,應該要掛在心上的事情是妳的婚事才對吧,明天可是妳的大喜之日,可別又像上次一樣忽然說不嫁囉!」邵齊故意打趣著傅郁雪,希望能就此轉移她的注意力。

 

    聽到結婚二字,傅郁雪的臉色變的爆紅,害羞地低下了頭:「我哪裡有說過我不嫁了。」

 

    嚇!女人真是厲害的生物,居然會選擇性失憶,邵齊有點感嘆自己實在是太低估女人的潛力了。

 

    從那ㄧ刻開始,傅郁雪開口閉口都是在說著蕭祁垣是個多棒的男人,多麼的溫柔體貼和善解人意,而邵齊只能在一旁苦笑,根本插不上半句話。

 

    他承認蕭祁垣的確是個不可多得的好男人,不過從傅郁雪口中說出來時,根本就已經被神化了,不認識他的人甚至會認為蕭祁垣難道是個不食人間煙火的神仙。

 

    望著依舊滔滔不絕的說個不停的傅郁雪,她的第一個想法就是女大果然十八變,不但變漂亮了,連個性都有點不一樣了。

 

    「跟你說喔,那個祁垣他阿……」

 

    「叮咚——」

 

    傅郁雪閉上了嘴巴,然後看向大門的方向,臉上充滿了疑問。

 

    邵齊能了解傅郁雪的疑惑,因為他也猜不到這個時候會有誰來拜訪,畢竟現在是上班時間。

 

    「會是誰阿?」

 

    「我去看看。」傅郁雪將手上的小抱枕扔到一旁去,起身逕自走向了大門。

 

 

    「祁垣!」傅郁雪喊了出來。

 

    祁垣!現在不是上班時間嗎?他怎麼會在這個時間出現,邵齊望向大門的方向,來訪的人果然是蕭祁垣沒錯,發生了什麼事情嗎?

 

    「你終於肯來了阿。」傅郁雪挽著蕭祁垣的手臂將他拉到了沙發的地方。

 

    「今天沒上班阿。」邵齊劈頭就問。

 

    「因為出了一點事情,警方有事情找我,所以請假去了一趟警局。」蕭祁垣的表情忽然變的嚴肅起來,果然如邵齊所猜想,真的有事情發生了。

 

    「發生了什麼事?」傅郁雪收起了剛剛歡樂的情緒,轉而認真地問道。

 

    「王翰昨晚死了。」蕭祁垣說的很平靜,感覺不出一點惋惜。

 

    「死了!」邵齊和傅郁雪異口同聲地喊了出來。

 

    「嗯,在拘留所自殺了。」

 

    「既然是自殺,為什麼警方要找你去問話,這樣不是很奇怪嗎!」邵齊直接切入中心的問,從幾天前蕭祁垣不再來傅家那ㄧ刻起,他就覺得蕭祁垣一定知道某些他不知道的秘密。

 

    「因為王翰在自殺前有提到我的名字,所以警方才會找我過去問話,然後我想說反正今天都已經請假了,不如就過來這裡看看我的未婚妻和老朋友。」

 

    「王翰死前提到你……」邵齊這下子心中出現更多疑惑了。

 

    「我也不清楚為什麼他死前會提到我,不過聽那位員警說王翰自殺前的舉動很古怪。」

 

    「古怪?可以說來聽聽嗎!」雖然感覺蕭祁垣好像有故意轉移話題的意味,不過這話題也的確讓邵齊有興趣想要知道。

 

    「那位員警說,王翰在自殺前曾經一度大吵大鬧,當他過去了解情況時,發現王翰的表情很怪,他看不出王翰的視線到底在望著什麼,感覺起來就像是看著一個其他人看不見的東西。」

 

    「其他人看不見的東西?」邵齊眉頭皺了一下,不禁想到了那方面的事,難道他們幾個人跟誰的死扯上了關係。

 

    「那位員警是這麼說的。」

 

    「然後呢?」邵齊發覺這堆謎團似乎有漸漸露出蛛絲馬跡的感覺。

 

    「然後他不斷地撞向不同方向的牆壁,那名員警發現情況不對,立刻開了門進去,接著王翰後退時撞到了那名員警,而當他轉過頭看見那名員警時,像逃命似的立刻跳開,而且很奇怪地是王翰居然對著那名員警喊了我的名字。」蕭祁垣繼續覆述著那名員警說的話。

 

    「所以警方才會找你去問話!」

 

    「沒錯,關於這方面的事我不想多提,因為我自己也是一頭霧水,我真的不知道他為什麼會提到我的名字。」蕭祁垣表情很明顯地排斥這個話題。

 

    「好,關於你的部份,我不會追繼續問,那後來呢!關於王翰的部份,你應該還沒說完吧!」

 

    「嗯,後來就是這整個自殺事件最詭異的地方。」

創作者介紹

圈羊人的窩-圈養文字的羊圈

kensa00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