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我的臉書粉絲專頁http://www.facebook.com/kensa002

「三更半夜的鬼叫什麼,怎麼啦,殺了人怕他們的鬼魂半夜來找你報仇阿!」一名員警被王翰的大吼惹惱,一進來就很不客氣地喝道,言語中盡是嘲諷揶揄的口氣。

 

    「沒什麼。」王翰故意把頭擺到旁邊去不看那名員警。

 

    「最好是沒什麼,再大聲吵鬧的話,保證你吃不完兜著走。」員警霹哩啪啦地說完之後,冷哼了一聲就又離開了。

 

    「倒楣!」看了看四周,感覺沒有什麼奇怪的地方之後,王翰又縮回了角落。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可是王翰卻發覺自己的精神越來越好,半點睡意都沒有,第一次感覺原來夜晚是這樣的漫長,之前完全沒有過這樣的經驗,因為以前就算睡不著還可以做些自己的事,可是現在待在這裡什麼事都不能做,除了發呆之外還是發呆。

 

    王翰又縮了縮身子,周圍的氣溫冷到讓他的雞皮疙瘩都冒了出來,頭埋在大腿跟身體之間,身子越縮越小。

 

    「啪——」那手掌拍地的聲音又再度響起,而且不只一聲,一聲比一聲接近,一次比一次清楚。

 

    一直以為是自己產生幻聽的王翰終究還是忍不住抬起了頭,抬起頭的一瞬間,有個黑影擋在他的眼前,跟自己的鼻尖只有三公分的距離,他看的出來那是一張人臉,但是因為距離太近所以看不出是誰的臉,那張臉的兩個黑眼仁左右來回地動個不停,從她的鼻子裡感覺不到呼吸,這是一張死氣沉沉的臉。

 

    王翰已經被嚇到全身無法動彈,只有眼珠子可以動,他聞到一股濃濃的血腥味,他的眼珠子忽然定住了,他看見那張臉忽然出現了許多傷口,傷口裡不斷流出大量的鮮血,那個東西忽然動了起來,慢慢地將臉往回縮,隨著距離的拉開,他終於看清楚了那張臉的主人是誰……

 

 

    傅郁茜!那個他們見死不救的女人……

 

    王翰想往後退去,可是偏偏背後是面牆壁,這下子也只能往旁邊逃。

 

    忽然有一個念頭閃過,等一下!牆壁!既然是牆壁的話,為什麼背部會有刺刺的感覺,當他的手指碰觸到地板的一瞬間,他真的愣住了,指尖傳到大腦的訊息不是冰冷的地板,而是一種濕濕黏黏的觸感,王翰看向手指觸摸的地方,那是泥土,貨真價實的泥土,往後方看去,自己的背所倚靠的哪裡是什麼牆壁,那是一棵被整個攔腰撞斷的大樹,大樹的一側抵著一輛撞到變形的轎車,這裡儼然就是傅郁茜的出事現場。

 

    「為什麼我會在這裡!」看著眼前的傅郁茜,王翰立刻扶著樹幹站了起來,飛也似地往旁邊跑去,結果才跑沒幾步就撞上了不明物體因而整個人跌坐在地上,抬頭一望。

 

    「原來是你阿,馬仲凱,你在……」王翰張著嘴巴頓時啞口無言。

 

    馬仲凱不是已經死了嗎?想到這裡,王翰立刻站了起來,往另一個方向跑去,不過同樣也是跑了幾步之後就又撞上了不明物體,不過這次他沒有跌倒,只是倒退了兩三步的距離,然而出現在他眼前的人影依舊讓他感到恐懼,那個人影是張雯情,早該死絕的人。

 

    王翰看著前面的三個人開始往自己的方向靠過來,自己也反射性地開始往後退,踩著鬆軟黏膩的泥土一步又一步向後,終於身後再次撞上了不知什麼東西,他緩緩地轉過頭去,赫然發現站在自己身後的人是蕭祁垣,他立刻像逃命似的跳開。

 

    「是你,蕭祁垣,原來一切都是你搞的鬼。」王翰恍然大悟似地緊緊盯著眼前的男人,似乎已經忘了方才自己在害怕些什麼。

 

    他看見蕭祁垣的手上拿著一個銀恍恍的物體,仔細一看,那是一把銳利的小刀。

 

    「想不到你這傢伙為了那個女人居然可以如此心痕手辣。」王翰自顧自地說著,不過眼前的蕭祁垣卻絲毫沒有要開口反駁的意思。

 

    忽然瞥見腳邊的泥地上有一塊轎車車窗碎裂的玻璃,王翰立刻小心翼翼地彎下腰將那塊碎玻璃撿了起來。

 

    「不要過來。」王翰將碎玻璃比在胸前警告著蕭祁垣,而蕭祁垣只是用著極為緩慢的速度慢慢接近王翰。

 

    王翰握住玻璃的那隻手掌因為用力過度而流出了鮮血,血液順著手掌經過手腕最後滴到地上,在滴落的瞬間就被泥土給完全吸收掉,只有月光的照射下,根本看不到地上的血漬。

 

    忽然間,蕭祁垣丟掉了手中的小刀,這突如其來的舉動讓王翰當場愣了一下,心裡想到他不是來殺自己的嗎?為什麼會把武器給扔在地上,不過情況的突然改變根本不容許他有半秒鐘的疏忽,等到他恢復過來時,蕭祁垣已經衝到了他的身邊,一把抓住了他雙手的手腕。

 

    「可惡……原來那一下只是要移開我的注意力……」王翰奮力想要掙脫蕭祁垣的雙手,不過儘管他再怎麼用力就是無法擺脫,反而有被越抓越緊的跡象。

 

    「給我閃開。」王翰舉起右腳,用力地踢向蕭祁垣,這猛烈的一腳果然奏效,蕭祁垣挨了一腳之後便鬆開了雙手往後方飛去,而王翰自己也因為反作用力的關係而往後摔了出去,不過握在手上的玻璃碎片卻沒有因此而鬆手,反而在手掌上劃出了更深的傷口。

 

    不過那一腳對蕭祁垣並沒有造成太大的傷害,很快地,他又重新站了起來。

 

    反觀王翰卻是不斷地喘著大氣,整個人身上沾滿了自己的汗和手上的血。

 

    王翰突然改變念頭將玻璃抵在自己的脖子,陰惻惻地笑著。

 

    「今天就算要死,我也不會死在你的手上……」

 

    「不要……」蕭祁垣吼著,而在此同時,王翰用力地劃開了自己的喉嚨,這一劃不但劃開了動脈也劃開了氣管,鮮血突然大量噴了出來。

 

    為什麼?為什麼他喊「不要」,我死了他不是應該要很開心嗎?不過一切都已經來不及了,他沒機會知道了,倒在地上,感覺到自己無法呼吸,慢慢地……慢慢地……閉上了眼睛……

 

創作者介紹

圈羊人的窩-圈養文字的羊圈

kensa00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 J ☆
  • 蕭祁垣本來是想救他對吧?
    (猜的 XD
    噢 他有妄想症喔?!!
    ((王翰
  • 我忘了耶!很久以前寫的故事了@@"

    kensa002 於 2010/06/15 20:50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