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這樣三個人兩台車,發動了引擎之後,立刻往低處的方向騎去,騎了一段算遠的路,終於來到了那輛車滑落的位置。

 

    張雯情飛快地跳下了車,不過看到不遠處那輛車的情況之後,她愣住了,她害怕看到血淋淋的屍體,因為那輛車已經摔的不成型。

 

    「過去看看……」馬仲凱將機車立好,拉著張雯情便跑了過去,而王翰也跟在後頭。

 

    走進一看,車子裡已經沒有人,不過卻有一道求救的聲音傳進他們三個的耳朵裡。

 

    「救救我……」

 

    聲音是從地面傳來的,低頭一看,赫然發現一名女子趴在地上慢慢地往他們的方向爬來,可是速度卻異常的慢,這名女子滿臉都是血,身上也是,而她的腳好像已經撞斷了,所以只能勉強地在地上爬行。

 

    「求求……你們……救救我……」

 

    「快叫救護車呀,你們誰身上有帶手機……」張雯情慌張地問道,她被嚇到有點急躁了起來。

 

    「傅郁茜……」王翰驚訝地喊了出來。

 

    「傅郁茜!你說她是那個有錢人家的千金小姐。」馬仲凱張大嘴巴望著王翰。

 

    「沒錯,她是傅郁茜,我以前在學校見過她,她還有一個雙胞胎姐姐,叫做傅郁雪,而為了讓別人可以更清楚地分辨她們兩個姐妹,因此她們會故意把頭髮弄出不同邊的髮線,左邊是姐姐,而右邊是妹妹。」王翰指了一下正在痛苦喊叫的傅郁茜的頭髮。

 

    「真的耶,就如你所說的一樣,她的髮線在右邊。」

 

    「你們兩個到底在做什麼,快點打電話報警阿。」張雯情大吼了出來,都什麼時候了居然還在討論她是誰。

 

    「抱……抱歉……」王翰說完便立刻從口袋裡掏出一隻手機。

 

    馬仲凱忽然想到了一件事情,臉上揚起了一陣邪笑,突然伸出手制止了王翰要撥打手機的動作。

 

    王翰愣了一下,抬頭望著馬仲凱,而張雯情則是立刻喊了出來:「馬仲凱,你這動作是什麼意思?」

 

    馬仲凱笑了一下說道:「耳朵靠過來聽我說。」

 

    不知馬仲凱在懷著什麼鬼胎,王翰和張雯情順著他的意思把耳朵借給了他。

 

    馬仲凱越說越興奮,而其他兩人則是越聽嘴巴張的越大,眼睛也是一樣。

 

    「這……」王翰明顯在猶豫。

 

    「不好吧!這事關人命問題耶。」張雯情側過頭看了一眼傅郁茜,那恐怖的傷勢讓她立刻縮了回去。

 

    「拜託……救救我……」傅郁茜又喊了一聲,身上的傷口鮮血越流越多。

 

    「反正她這個樣子,就算到了醫院就就不活吧。」馬仲凱伸出了大拇指,比了一下身後趴在地上的傅郁茜,「既然這樣,不如就幫幫我們吧。」

 

    「可是……」張雯情又猶豫了一下。

 

    「走了啦!」馬仲凱拉起了張雯情的手便往機車停放的位置走去,而王翰回頭望了一眼生命垂危的傅郁茜,嘆了口氣之後也跟了上去。

 

    發動引擎聲音赫然響起,三個人就這樣什麼都不管的離開了現場。

 

    「救救我……」望著消失在彎道的車尾燈,傅郁茜依舊不斷地喊著,聲音越來越微弱,終於因為失血過多而昏了過去,如果及時送醫的話,她是救得活的,只不過他們選擇眼睜睜地離開,而這條路上深夜時刻根本不會再有車子經過這裡,而這也間接的宣佈了她的死期,直到隔天早上才被路過的車子發現到她的屍體,死因很簡單——失血過多。

 

 

    直到現在,王翰還是可以很清楚地記住她當時求救的聲音,尤其是聽到傅郁雪說話的時候,因為她們兩個是雙胞胎姐妹,所以音色也是一樣。

 

    「救救我……」

 

    這聲音還在耳邊縈繞不去……不對……這種聲音的臨場感……

 

    王翰猛然地抬起頭,一樣的小房間,一樣的空洞,自己嚇自己罷了。

 

    「夜深了嗎?氣溫有點低……」王翰嘴裡小生嘀咕道,用雙手摩擦著手臂,然後走到了門口的地方往外邊探了探,門外看守的員警不知道什麼時候不見了,心想這樣也好,反正他對那幾個員警也看不順眼,問話的時候根本就是直接認定他是殺害馬仲凱和張雯情的兇手,如果只有張雯情還說的通,偏偏聽了那個線報之後就硬把馬仲凱的死也扣到自己身上,不過不管是張雯情也好,馬仲凱也罷,通通不是他殺的,殺他們兩個人的是……

 

    「…………」王翰忽然感到一股惡寒從腳底慢慢地爬上了背脊,然後竄進了腦門,那是打從內心的恐懼,如果真的如他所猜想的那樣,那麼自己……

 

    「啪——」身後傳來一聲奇怪的聲響,那聲音聽起來就好像是手掌拍在地板上所發出的聲音。

 

    「啪——」又一聲,王翰的身體跟著聲音的出現劇烈地顫抖了一下。

 

    「救救我……」

 

    「誰在裝神弄鬼。」王翰猛然地回頭大吼,可是當他喊出這句話的時候,她自己卻愣住了,這裡只有自己,哪裡有什麼別人,不過當他看見身後什麼東西都沒有的時候頓時鬆了一口氣。

 

    伸手擦掉了額頭上的冷汗說道:「原來是自己嚇自己,也許那兩個人都是被那個傢伙殺掉的,哪裡有什麼鬼怪。」

 

    正當他在安慰自己之際,忽然「碰」的一聲,讓他差點嚇到心臟麻痺。

創作者介紹

圈羊人的窩-圈養文字的羊圈

kensa00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