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你……你不是已經死了……」馬仲凱的樣子跟當時一樣,臉上插滿了玻璃碎片,隨著他慢慢貼近自己的臉頰,一股難聞的屍臭迎面而來,張雯情乾嘔了一下立刻伸手將他推開,緊接著衝出浴室門外,房間的大門依舊卡死打不開,那名女子什麼時候又出現在桌子上了,馬仲凱呢?浴室裡又恢復到空無一人的狀態。

 

「不要……」張雯情感覺到自己快要崩潰了,她不想看到馬仲凱,更不想看到那個女人,她腦海中突然閃過了不久前的那個夢境,夢裡自己處在一片漆黑的地方,當時是害怕,現在卻是希望,她想要回到那裡,因為在那裡什麼都看不見,看不見馬仲凱,也看不見那個女人。

 

回過頭,她看見了,馬仲凱正在站在窗戶旁邊,而坐在桌子上的女人忽然從桌子上站了起來,兩個人開始往張雯情靠近。

 

「不要過來……」張雯情大吼了一聲隨即跳上了床,一把抓起棉被將自己整個人蓋住。

 

棉被遮住了視線,讓她安心了一點,可是有一股力量開始在扯弄著她的棉被,而且力量越來越大,她緊緊抓住不放,忽然間……那股外力消失了……

 

張雯情感覺到腳底一陣冰冷,有東西撫上了她的腳踝,然後小腿,越來越往上移動……

 

她鑽進來了……這個恐怖的念頭佔據了張雯情的整個腦袋,忽然一張慘白的臉出現在她的眼前。

 

張雯情閉起了眼睛,她不想看到她,可是為什麼都已經閉上眼睛了,她的臉卻還是那麼的清晰,推開了壓在自己身上的女人,張雯情又躲回了浴室裡。

 

看到浴室裡的鏡子,張雯情不知想到什麼笑了起來。

 

「這樣我就看不見你們了,哈哈!」張雯情舉起手用力地敲向了鏡子,一瞬間鏡子裂了開來,她開心地取下了兩塊形狀較為尖銳的玻璃碎片,兩隻手分別各握住一塊玻璃,握住玻璃的手掌被劃的鮮血直流,可是她一點都不在意,將玻璃碎片緩緩地舉到了眼睛前方,她的手在顫抖,她的心情在徬徨。

 

「很多時候,一但做了就無法回頭了,王翰……我和馬仲凱先去等你了……」

 

張雯情笑了一下,將手上的玻璃碎片用力地插進了眼窩中……

 

 

隔天一早,邵齊慵懶地坐在床邊,這幾天都一直重複著兩件詭異的事情,第一件就是那個每晚都會出現的怪夢,一樣的場景,一樣的模糊,而第二件事就是天花板傳來的聲音,為什麼傅郁茜的房間總是會發出聲響,而且也是在夜晚才會發生,仔細回想一下,從到傅家作客開始就一直遇到一些怪事,甚至還出了人命,難道說真的是傅郁茜的亡魂在作祟,可是那不是一場意外嗎!還是說那根本不是一場意外!想到這裡,邵齊發現自己的手心已經滲出了一層薄薄的汗水。

 

「煩耶,怎麼又開始在想這些事情了……」邵齊掄起拳頭敲了一下自己的腦袋,這一敲連帶著把睡意給敲散了。

 

整理一下服裝儀容,灌洗過後便步出了房門,不過才一踏出房門立刻就聞到一股難聞的氣味,是血的味道!

 

「發生什麼事了?」邵齊望著隔壁房的房門,那是張雯情的房間,而那扇房門卻打開了一道不算小的門縫,血腥味正是從房間裡面飄出來的。

 

邵齊走到房門前嘗試敲了幾下,不過都沒有任何反應,忽然間腦海裡閃過一個不好的念頭,顧不得這是女生的房間,邵齊猛地推開門,房間裡面有點凌亂,床上的棉被也通通躺在地板上。

 

「張……雯……情……」站在浴室門口,邵齊瞪大雙眼地望著張雯情的屍體,她的屍體縮在浴室裡的角落,沾滿血跡的雙手攤在地板兩側,兩隻眼睛各插著一片銳利的玻璃碎片,鮮血從眼窩裡流了下來,看起來就像是哭泣的淚水,而詭異的是她的表情,她在笑,笑的很燦爛,但是卻讓看的人心裡發毛。

 

「為什麼?之前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先是馬仲凱,現在又是張雯情,下一個又會輪到誰……」邵齊感覺自己在發抖,令她害怕的不是張雯情那令人恐懼的慘狀,而是背後那股陰險毒辣的神祕力量。

 

報警!邵齊走了出去……

創作者介紹

圈羊人的窩-圈養文字的羊圈

kensa00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