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是時間越來越晚的關係還是怎樣,張雯情發覺周圍的氣溫越來越低,驟降的速度快到她的身體居然能夠察覺,晚風一陣又一陣的吹來,她開始哆嗦個不停,雙手快速上下來回地摩擦著自己的雙臂,腳一抬便立刻往屋子的方向跑去,進到屋子回頭要關上門時,她好像看到了門外有什麼東西跟在她身後,再次把門打開,伸長脖子往外頭嘆去,除了黑之外還是只有黑,可能是自己眼花了吧!她心想,重新關上了門往客廳走去。

 

「妳沒事吧!」首先開口關切自己的人是邵齊。

 

「沒事就好,我看妳和王翰一起出去,結果他卻早妳很多回到屋子裡來,看妳遲遲未進來,本來打算要去找妳的,結果妳就進來了。」邵齊望著張雯情的臉,感覺有一些古怪,原來古怪的地方是……

 

「妳的臉頰……」指了指張雯情被王翰打紅的臉頰,邵齊納悶問道,上面印有清楚的五指印尚未消退。

 

不自覺地摸上了自己的臉頰:「我沒事,對了,王翰呢!怎麼沒看見他的人影。」

 

「他一進來就急急忙忙地上樓去了,現在應該待在他的房間裡吧!你們兩個到底……」邵齊還想追問下去,不過卻被打斷的問話。

 

「謝謝……」張雯情說完頭也不回地往樓梯的方向走去,留下邵齊張大嘴巴然後慢慢地閉了起來。

 

到底他們兩個之間發生了什麼事,邵齊心理想道,望著手裡拿著的罐裝綠茶,有一股莫名的煩躁湧上心頭。

 

「去,管哪麼多做什麼!」一口氣喝光手中的綠茶,擺起投籃的姿勢,瞄準了幾公尺外的垃圾桶一甩手,飲料罐成一拋物線飛向了垃圾桶,可惜技術太差,飲料罐撞到了後方的牆壁之後彈到了地板上,而罐子裡殘留的液體也滴的整個地板都是,邵齊感覺到一道凶惡的眼神從背後射來,回頭一看。

 

「陳嫂呀,怎麼了嗎?」邵齊揚起了一道人畜無害的招牌笑容。

 

「我全部過程都看見了,你說呢!」陳嫂的口氣裡帶了點威迫。

 

「我……我馬上弄乾淨……」說著邵齊立刻爸屁股給移離沙發,衝到廚房裡去找抹布。

 

 

張雯情上了二樓之後並沒有立刻走進自己的房間,而是將腳步停在王翰的房間門口,遲疑了一會兒之後,她緩緩地舉起手伸向門板,她想親自跟王翰說聲抱歉,一來是為了要表達她誤會他是殺死馬仲凱的兇手之外,令一個層面是要對於他喜歡自己的這件事情感到抱歉,因為對她而言不管是對於馬仲凱也好還是王翰也好,她打從心裡都把他們兩個當成好朋友,至於男女感情的發展她一點也不想要。

 

「還是算了……」最後她還是沒有敲響了王翰的房門,放下了已經舉到酸的手,張雯情走回了自己房間,走回了屬於她的空間,也走進了她生命中的最後一個停靠站。

 

靜靜地坐在床邊,張雯情的腦袋裡盡是一些不好的畫面,馬仲凱的死來的太突然,她其實是一個心思很細膩的女孩,發覺到馬仲凱的手指頭上有傷口的人不只有王翰一個人,她也發現了。

 

假設馬仲凱的死不是人為,那麼就是那個死掉的女人所為,他們三個人當時都在場,所以每一個都逃不掉,那如果是因為那面鏡子的詛咒呢!結果還是一樣,沒一個人逃的掉,因為她做了,而馬仲凱和王翰也做了,雖然王翰嘴巴上不承認他有做,但是她保證他一定也做了。

 

基於這幾個論點,他們三個人等於是生命共同體,也正因為如此,其中有人死掉的話,那麼這死亡是會傳染的。

 

「我還不想死……」低頭用手掩著臉龐,淚水不斷地落了下來,過沒多久的時間整個手掌就已經變的濕漉漉的,那是後悔的淚水,也是恐懼的淚水。

 

不知道哭了多久,張雯情倒在床舖上沉沉地睡著了。

創作者介紹

圈羊人的窩-圈養文字的羊圈

kensa00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