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一轉……

 

「你知道馬仲凱已經死亡的事情了嗎?」邵齊話一說完,原本歡樂的氣氛立刻變的凝重了起來,傅郁雪已經知道這件事情,因此沒什麼太大的反應,而蕭祈垣則是一臉錯愕的表情。

 

「他死了!什麼時候的事情?」邵齊看著蕭祈垣說話時的表情,他表情給人的感覺很怪異,好像知道些什麼別人不知道的事情似的。

 

「屍體是在今天一早被陳嫂發現的,而死亡的時間應該是在昨天深夜吧!畢竟晚餐的時候還好好的,突然就……」

 

「那種人渣死了最好……」蕭祈垣的表情忽然變的猙獰起來,完全沒有半點想要隱藏的意思。

 

「你這句話是什麼意思?」邵齊問道,任何都聽的出來蕭祈垣的話有特殊的涵義存在,不只邵齊一個人,連傅郁雪也驚訝地望的蕭祈垣,也想知道他到底知道了些什麼。

         

            「你這話什麼意思?」蕭祈垣不解地反問道。

 

「你剛剛說了「那種人渣死了最好。」……」

 

「有嗎?」蕭祈垣楞了一下,這才發現剛剛自己因為情緒太過激動而說溜了嘴,說了那句他不應該在兩人面前說的話。

 

「有,我聽的很清楚,每一個字……」邵齊刻意放慢說話的速度,有種咄咄逼人的意味存在。

 

「你一定是聽錯了,哈哈……對了你還記得小時後那件事嗎……我記得那時候……」蕭祈垣開始打起馬虎眼,甚至硬把話題給轉到別的地方去。

 

算了!邵齊心裡這麼想著……

 

蕭祈垣死都不承認肯定有他自己的苦衷存在,不過也代表著他所隱瞞的事情不會只是件雞毛蒜皮的小事情,身為他的好友,這時候也只能選擇默默地相信他。

 

邵齊意味深長地嘆了一口氣,希望自己不繼續追問下去的這個決定是對的。

 

話題被蕭祈垣那麼一轉,氣氛也跟著回到原本歡樂的光景,好像中間那段插曲沒發生過似的,但事實上這都只是表面,三張笑臉底下都藏著不同的想法,而大家心裡也都清楚這件事,只是……不明說罷了……

 

就這麼東扯一句西扯一句也扯到太陽即將要下山,火紅的太陽照的雲朵輝映出無限美麗的紅霞,為這即將步入黑夜的天空寫下光輝的一頁。

 

「你不跟我們一起回去吃飯嗎?」傅郁雪睜著圓滾滾的大眼睛看著他的未婚夫。

 

「不了,我待會兒還有事情要忙,所以就不過去打擾了。」

 

「打擾?我何時嫌棄過這件事!」皺起眉頭,傅郁雪臉色變的有點不高興,「算了,隨便你高興吧!邵齊,我們走。」說完便拉著邵齊的手頭也不回的往屋外走去,被拖著走的邵齊則回頭看了一眼蕭祈垣,露出一臉「你完蛋了」的表情。

 

 

「氣死我了,氣死我了,氣死……我了……」坐在車子裡,傅郁雪雙手抱胸,股起臉頰不停地碎碎唸,瞪大的雙眼感覺就快要將車子的擋風玻璃給瞪穿一般。

 

「你說說看,為什麼他不肯來陪我……」傅郁雪轉過頭瞪著邵齊等著他的答案。

 

雖然知道傅郁雪不是在瞪著自已,只是太氣憤的關係所導致,但那兇惡的眼神還是令人感到不寒而慄,讓邵齊不得不迴避她的目光。

 

「才幾天而已啦,或許他是真的有事情要忙,更何況等你們結婚之後,你就可以每天都黏著他啦,還怕他跑掉不成,話說回來,我可是很期待參加你們的婚禮喔!」很好,她聽完這些話之後應該就馬上氣消了,邵齊心裡想道,不過他沒想過通常越有把握的事情越容易搞砸。

 

「那你可能要失望了!」傅郁雪冷冷地說。

 

「啥?」邵齊發現不知何時自己的額頭上有一滴冷汗滴了下來,滑過鼻翼落到了嘴邊,伸出舌頭舔了一下,有一股鹹鹹的味道從舌尖傳來。

 

「因為……老……娘……我……不……嫁……了……」每一個字都特地加重了語氣,充滿著肅殺之氣。

 

嚇!有這麼嚴重嗎?從後照鏡望著氣呼呼的傅郁雪,邵齊不知道這時候應該說些什麼來安撫她。

 

吞了一口口水,「事情沒那麼嚴重啦,只不過……」

 

傅郁雪惡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他只好識相地自動閉起了嘴巴。

 

「那什麼事情才叫嚴重,等我死了嗎?」

 

「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是說……」

 

「邵齊,你膽敢再替那個混帳說一句好話,我們就切斷朋友之間的關係。」

 

「我……」

 

「閉嘴!閉嘴!閉嘴!」傅郁雪再次吼道。

 

打直了腰桿,眼睛注視著前方,邵齊此刻不敢再偷望身旁的傅郁雪一眼……

 

天阿!女人一發起火來簡直是不可理諭,難道以後自己的老婆也會是這個樣子嗎!這到底是個案還是所有女人的基因裡都有這樣的潛在因子,想到這裡不禁嘆了一口氣,還是單身好的念頭冒了出來。

 

從那一刻起,車子裡變的異常的安靜,只有引擎的聲音持續響著,開了大概半個多小時的路程,終於回到了傅家門前,很快地邵齊便將車子停好位置,也熄掉了引擎的火。

 

「到家了。」邵齊小聲地提醒了一下傅郁雪,他不敢太大聲是因為不知道會不會因此又惹惱了這個正在氣頭上的女人。

 

過了十幾秒,傅郁雪才緩緩地抬起頭來,原來她一路上都在打瞌睡……

 

「疑!到啦……」

 

「嗯……」

 

「好希望明天就是結婚典禮喔,你願意嫁給蕭祈垣先生,一輩子陪伴在他身邊嗎?我願意,哈,好害羞喔。」傅郁雪無端端扮演起了神父的角色自導自演了起來,在說著我願意時,臉頰紅的跟猴子屁股沒什麼兩樣。

 

看著傅郁雪下了車越走越遠,邵齊忽然有股想要衝過去掐死她的衝動。

 

「現在又是在上演哪一齣戲,會不會太善變了一點……」邵齊低下頭嘆了一口氣。

 

「邵齊,你還楞在車上做什麼,快點過來呀!」幸福洋溢,是傅郁雪現在臉上所出現的表情,萬般無奈,是邵齊此刻所浮現的心情。

 

「喔……好……」帶上車門,邵齊跟了上去。

創作者介紹

圈羊人的窩-圈養文字的羊圈

kensa00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