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誰都不能說的秘密

 

    在馬仲凱死亡的那個夜晚,除了邵齊依舊作著那個惱人的怪夢之外,其餘的人都度過了美好的一夜,沒有人聽到他死前的慘叫,更沒有人能夠體會他當時的恐懼,黑夜默默地溜走,而白晝則悄悄地出現,此時的大地又再次壟罩在溫暖的陽光底下。

 

    傅家的餐桌旁毫無疑問地又坐滿了人,不過這次卻少了馬仲凱的蹤影,一開始並沒有人發現,直到過了十幾分鐘才由張雯情說出怎麼沒看見馬仲凱的疑惑。

 

    「你們繼續用餐,我上去看就好……」說著陳嫂立刻放下了碗筷,起身離開了飯廳,獨自上到了二樓。

 

    「馬先生……馬仲凱先生……」儘管陳嫂喊的再大聲,拍的再用力,房門的另一邊依舊沒有任何反應。

 

    伸手嘗試轉了一下房門的門把,發現馬仲凱房間的房門居然沒有鎖,陳嫂想了一下之後,決定開門進去,不過為了禮貌起見,她還是先喊了一聲。

 

    「馬先生,我要開門進去囉!」說完便立刻旋開了門把,推開了房門,映入眼簾的是一張空蕩蕩的床,聞到的是一股令人作嘔的血腥味,陳嫂隨即乾嘔了一下,還好她才剛忙完,並未進食,所以肚子裡還沒有東西可以讓她吐。

 

    循著血腥味的來源,陳嫂皺起了眉頭站在浴室的門前面,不知道為什麼,她心裡忽然覺得很害怕,還沒握上門把的手已經顫抖個不停。

 

    終於打開了浴室的門……

 

    「阿——」陳嫂放聲尖叫……

   

 

    聽見陳嫂的叫聲,一樓飯廳的所有人立刻前仆後繼地衝到了二樓,了解陳嫂突然尖叫的原因

 

    不一會兒的時間,所有人都已經來到馬仲凱房間內的浴室前。

 

    「這是……」邵齊瞪大雙眼看著眼前馬仲凱的人,應該是屍體才對。

 

    「馬……馬仲凱……」看見馬仲凱的慘狀,讓張雯情差點昏了過去,而傅郁雪則是當場吐了一地,兩個女生立刻被其他人攙扶到一旁休息,而因為人手不足,陳嫂只好靠自己的力量慢慢地爬出房間。

 

    馬仲凱的死法實在是有點令人匪夷所思,甚至可以說是詭異,他的雙手直立立地撐握在洗手台的兩側,洗手台裡積了一池血池,而洗手台上方的鏡子已經整面都碎裂,而這些玻璃的碎片居然以詭異的方式一片又一片的插在馬仲凱的臉上,其中更有幾片整個從他的眼窩鑽了進去直至大腦,順著碎片流出了一些黏稠彷彿是腦漿的噁心液體。

 

    「我去打電話報警,你們千萬不要亂動他的身體,以免破壞現場。」邵齊叮嚀了一下大家,隨即去找電話報警。

 

    「怎麼可能會撞成這樣,這到底是……」不知道是眼花還是怎麼樣,王翰好像看到馬仲凱的手指抽動了一下,而這一下也讓他注意到了他手指上的傷口,不禁整個人開始發顫,而自己也不自覺地握起了自己的左手,因為他的手指也有那麼一道傷口。

 

    「是那面鏡子的詛咒嗎?如果真的是的話,那麼我……」望了一眼自己手指上的傷口,整顆心當下涼了半截,而他會這麼害怕的原因很簡單,因為他也試了那面鏡子的傳說,手指頭上的傷口就是證明。

 

    王翰之前也根據傳說的內容完完整整地做了一遍,不過卻沒有看到他想要知道的未來,除了那面鏡子之外,什麼都沒有,就是因為什麼都沒有所以他才會害怕,因為當時的鏡子裡連自己的影子都沒瞧見,這是什麼意思?如果那是自己的未來的話,那麼意思是說未來的世界裡沒有自己的意思嗎?還是……

 

    「可惡……可惡……」王翰雙手十指整個沒入自己的頭髮裡,圓睜的雙眼毫無焦距地直視著地板,忽然間,他好像看見地板上有東西在爬,那個畫面很熟悉,那個東西忽然抓住了自己的腳踝,一陣又一陣冰冷的刺痛感從腳底不斷地往上竄,望了一下在場的其他人,好像除了自己之外都沒有人察覺這個異狀,他忍住恐懼,這個時候不能吼出來,可是他每往後面退一步,那個東西就跟著往前爬進一步。

 

    「我……我去看……警察來了沒……」丟下這麼一句話,王翰二話不說跑出了馬仲凱的房間。

 

    「也難怪他會這麼害怕,自己的好朋友就這麼平白無故的死了。」傅雷搖搖頭嘆了一口氣,接著也走出了馬仲凱的房間。

 

    整間房間又再度回到早餐前的模樣,偌大的房間裡只有馬仲凱一個人,確切來說是只有一具屍體,沒有人敢去搬動他,不是因為怕破壞現場,而是那個死狀讓人完全不敢靠近,馬仲凱的屍體望著一面已經沒有鏡面的鏡子,鮮血依舊緩緩地流著,滑過破爛不堪的臉龐,聚集在下巴處然後滴到了下方的血池中,一滴接著一滴,就好像沒有關緊的水龍頭一樣,血池中的血液有些已經乾涸,讓整池血看起來顯得有些黏稠和黑暗,唯一不變的是那濃烈的血腥味依舊充斥在整個房間揮之不去,那些插在馬仲凱臉上的玻璃碎片裡出現了一個人影,那是一個女人。

創作者介紹

圈羊人的窩-圈養文字的羊圈

kensa00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