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幾個到底想怎麼樣?」蕭祈垣很不客氣地直接說道,這附近只有他們三個人在,所以他也不怕被別人聽見。

 

    「什麼我們想怎麼樣?」馬仲凱對於剛剛的問題一頭霧水,聽的讓他有點摸不著頭緒,而且他不清楚為蕭祈垣到底在氣些什麼,說話的口氣如此的衝。

 

    「再裝下去就不像了。」蕭祈垣冷「哼」了一聲,隨即將頭擺到一邊去。

 

    「你到底在說些什麼,為什麼我也聽不懂。」張雯情此刻也湊了上來,臉上的表情跟馬仲凱一樣,充滿著疑問的神情。

 

    「你們已經拿了我五十萬,到底還想要怎麼樣。」蕭祈垣挑明了說,不過他們兩個聽到之後露出一臉驚訝的表情,這表情看起來一點都不像是裝出來的,難道他們兩個真的什麼都不知道嗎?一切都只是王翰那傢伙設計的陰謀,蕭祈垣的心裡不禁這麼猜想。

 

    「什麼五十萬?」兩個人果然異口同聲喊了出來,不過一時之間叫的太大聲,心虛地張望了一下四周,心裡暗自鬆了一口氣,應該是沒有被任何人聽見。

 

    「你們兩個真的不知道是怎麼一回事!」

 

    「你能說清楚一點嗎?」馬仲凱此時已經恢復了平靜。

 

    蕭祈垣開始將事情的經過說給他們兩個聽,此刻他完全沒考慮到如果他們兩個真的不知情的話,那麼自己跟王翰交談的內容讓他們知道之後會引發什麼無法預期的風波,不過話一說出口也來不及收回了,倒是馬仲凱和張雯情沒有他預料中的那般激烈反應,因為他們兩個到頭來是知情的,不知情的部分只有他們不知道王翰私下用這件事情來勒索蕭祈垣。

 

    「原來是這樣阿,王翰那小子真是枉顧朋友之間的道義,居然敢私吞了五十萬。」馬仲凱侃侃而談,此刻的兩人弄清楚來龍去脈之後,終於恢復了原來真正的本性。

 

    「既然你們都知道了,你們要怎麼去跟王翰分那五十萬我不管,我要求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他承諾你們要離開這裡的那個約定。」蕭祈垣咬牙切地說道。

 

    「你聽聽看他剛剛說了些什麼,居然要我們離開!他憑什麼!」張雯情右手努力地撐在馬仲凱的肩膀上,左手抱著自己的肚子,整個人笑到不行。

 

    「對阿,你憑什麼要我們離開這裡,更何況還有一個重點,那就是跟你談好條件的人是王翰那傢伙,干我們兩個什麼事,而且他老小子還在上面呼呼大睡呢,他都不想理你了,你還指望我們兩個會聽你的話嗎?別作夢了你。」馬仲凱用力地拍了蕭祈垣的肩膀兩下,臉上盡是嘲諷的表情。

 

    「對了,再提醒你一點,接下來的時間,還希望你能把戲給演足,拆穿我們對你而言應該只有壞處而沒有什麼好處吧!」馬仲凱再次用力地拍向了蕭祈垣的肩膀。

 

    「你們的目的到底是什麼?」蕭祈垣不客氣地撥開了搭在自己肩膀上的那隻骯髒的手。

 

    「關於這點你以後就會知道了,現在不用這麼著急想知道,對你而言,太早知道沒好處的。」馬仲凱又想拍向他的肩膀,不過手才伸到一半就被蕭祈垣給架開了。

 

    「走了啦,別跟他再繼續耗下去了,趕緊去跟王翰要回我們該拿的那一份才對。」張雯情撇了撇嘴說道。

 

    馬仲凱右手握拳,左手攤掌拍了一下之後說道:「對吼,我差點都忘了這件事,那小子心眼夠壞,可不能讓他一個人給獨吞了。」

 

    臨走前馬仲凱又回頭對著蕭祈垣作揖謝道:「謝謝你跟我們說這件事,要不然你好心貢獻的五十萬我們兩個就分不到了。」說完隨即被張雯情拉著往樓梯的方向走去。

 

    「你們幾個一定會有報應的,等著……」蕭祈垣望著那兩個人的身影消失在樓梯口,身體因為憤怒而不停地顫抖著,緊握的雙拳也在自己的皮膚上留下深深的指甲痕。

   

 

    「王翰……王翰……」張雯情用力地拍打著王翰的房門,而馬仲凱則站在一旁靜靜地等著。

 

    聽著外面的敲門聲絲毫沒有想要停止的跡象,王翰終於拖著充滿倦意的身體走到了房門前,然後開了門,原本想張口說著些什麼時,張雯情的右手已經攤開平舉在他的面前。

 

    「這動作是什麼意思?」還不明究理的王翰愣了一下,繼而回過神開口問道。

 

    「當然是拿回屬於我的那一份阿。」張雯情笑了一下,不過她的笑容顯然很假。

 

    「還有我的!」馬仲凱也靠了上來。

 

    王翰是個聰明人,聽到這裡就已經知道是怎麼一回事了,心裡偷偷罵著自己笨,早知道當初就不要跟蕭祈垣說他們兩個也是一夥的,這樣一來,事情也不會被拆穿,自己就可以獨吞這五十萬。

 

    不過仔細想一想,比起他們來到這裡的目的,這五十萬根本只能算是一碟小菜,分就分吧!若是為了這筆小錢,害自己人鬧翻了可不好。

 

    看著王翰好像在思考著什麼愣在門口,張雯情有點不高興地說道:「怎麼不說話,你想裝傻嗎?」

 

    「怎麼可能,我本來就打算要找時間拿給你們的,只是一時忘了。」王翰探出頭望了一下走廊兩邊,「先進來再說吧!」隨即招呼兩人進到他的房間裡,緊接著將房門帶上並且上了鎖。

 

    進到房間內,不等張雯情和馬仲凱開口,他立刻拿出了一個袋子,打開將裡面的東西拿了出來,赫然就是蕭祈垣所給的那五十萬現金,飛快地將其分成三等分,遞給了張雯情和馬仲凱各一份。

 

    「因為我一時的疏忽,害你們誤會了我,因此我拿十六萬,你們兩個都分十七萬。」王翰說的很有誠意。

 

    「看在你那麼有誠意的份上,我們就不計較了,你說是吧!」張雯情把視線望向一旁的馬仲凱,而馬仲凱也認同地點了點頭。

 

    「好啦!別被這點蠅頭小利給沖昏了頭,還記得我們的目的吧!」

 

    「那是當然……」

 

    「晚餐時間也快到了,我們趕快下去吧!」

 

    「金錢的魅力真是強大,一提到錢,差點忘了我都快餓昏了,快走吧。」話一說完,馬仲凱搶在第一個步出了王翰的房間。

 

    等到他們三個下樓之後,傅雷也已經從公司回到家來,用餐時間所有人都到齊,獨缺蕭祈垣一個人,根據他離開傅家前的說詞是因為有急事需要馬上處裡,不過張雯情等三人都知道那只不過是他不想留下來和自己這群人共桌的藉口而已。

創作者介紹

圈羊人的窩-圈養文字的羊圈

kensa00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