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鏡子內外的兩個世界

 

    又被詭異的夢搞到一夜沒睡好的邵齊一大早便步出了房門,直接來到了一樓,不過他並不是第一個起床的人,更早起來的人是陳嫂,已經在廚房裡忙碌了好一些時間,為的就是讓所有人能夠吃上一頓豐盛的早餐,一日之計在於晨,再加上從前一天晚餐到早餐中間更是隔了十多個小時,因此更顯出早餐的重要性。

 

   「好香阿!」邵齊將頭探進了廚房,閉起眼睛聞著那迎面而來的陣陣香味。

 

    沒有想到會有人那麼早下樓來的陳嫂,聽到聲音楞了一下之後立刻回過頭望向聲音的主人。

 

    「怎麼那麼早起床,不再多睡一會兒嗎?」陳嫂皺起眉頭看著黑眼圈頗重的邵齊關心道。

 

    「還好啦,我是個作家,所以要睡的話隨時都可以睡,生活作息不是那麼的固定,早就已經習慣了。」當然這只是個藉口,真正的原因是那詭異的怪夢,不過他並沒有說出來。

 

    「這樣子阿,不過我看你的黑眼圈都跑出來了,最好還是回房間去多躺一會兒比較好。」

 

    「我會照顧好自己的,陳嫂就不用替我操這個心了,倒是……」邵齊的臉上展開了陰冷的笑顏。

 

    「倒是什麼?」

 

    「陳嫂妳看那邊……」邵齊神色慌張地吼了出來,伸手指向她的後方。

 

    轉過頭順著邵齊手指的方向望了過去,不過那裡什麼都沒有,不管看了幾眼還是一樣。

 

    「那裡有什麼阿?」陳嫂回過頭詢問邵齊,不過他的人早就消失不見了,連同不見的還有一盤剛煎好的漢堡肉。

 

    「要吃就直接說不就好了,還耍這種小花招,真是長不大的小孩子。」陳嫂搖搖頭笑了笑,望著一個人坐在客廳吃著漢堡肉的邵

齊,她想起了她那還在唸大學的小孩。

 

    坐在沙發上,邵齊邊看著晨間新聞邊享用著從陳嫂那偷來的食物,用手拿著一片又一片的漢堡肉吃的津津有味,吃到最後一片時不忘吸吮了一下手指頭,拿著空盤子準備還給陳嫂時碰巧瞥見了那面鏡子。

 

    一邊吸吮著自己的手指,一邊打量著眼前的鏡子……

 

    「怎麼感覺好像被人動過了一樣。」邵齊喃喃自語著,再仔細的觀察過一遍,他發現到鏡面下方有一抹淡淡的紅色,那顏色看起來就像是被稀釋過的血液一樣,他印象中之前沒有看到這個汙漬,有種不好的預感油然而生。

 

    難道!又有人去嘗試了那個詭異的說法,相傳可以預見自己未來的傳說,想到這裡,邵齊感覺從這面鏡子裡不斷地透出一種陰冷的氛圍,讓他不自覺地打了個哆嗦。  

 

    「你一個人在鏡子前面發呆個什麼勁?」邵齊的肩膀被人輕拍了一下,他下意識地回過頭看著聲音的主人,是馬仲凱。

 

    「沒什麼,整理一下頭髮而已,一早起來,頭髮都亂翹一通。」邵齊擠出了一個人畜無害的笑容,不過這答案實在是扯的有點牽強,因為每個人房間裡都有鏡子,實在是沒必要特地跑到這裡來整理。

 

    「頭髮還是真麻煩呢!不如學學我吧!剃個大光頭不也挺舒服的。」說著便將搭在邵齊肩膀的那隻手給伸了回去,摸著自己的光頭自豪道。

 

    傷口!就在馬仲凱將手縮回去時,邵齊看見了他的食指上有一道傷口,跟傅郁雪之前在醫院給他看的傷口很相似,就好像是為了同一目的而劃下的傷口那般。

 

    「傷口!血漬!是他!」邵齊嘴裡小聲地嘀咕著,馬仲凱聽不清楚他嘴巴在唸些什麼,隨即要離去,邵齊突然伸出手一把將他給拉住。

 

    「你要做什麼?」

 

    「跟我來一下。」說完不等馬仲凱回應便將他拉到客廳的角落去。

 

    馬仲凱甩開邵齊的手,口氣有點不悅地說道:「你到底要做什麼?」

 

    邵齊看了一下身旁沒人靠近,隨即開口說道:「你是不是試了那面鏡子的傳說。」邵齊望向了他的手指頭。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發現邵齊正在看著自己的手指,很自然地將雙手插進褲子的口袋裡。

 

    「別藏了,我看到你手指頭上的傷口了。」他的視線依舊停在馬仲凱的口袋。

 

    發現藏不住之後,馬仲凱索性將手給伸出了口袋,述地舉到了邵齊的面前:「你說的是這個傷口,這不過是我在割東西的時候不小心劃到的,憑什麼就認定我是試驗那個鏡子傳說而故意劃傷的。」

 

    雖然邵齊心裡還是很肯定那個在鏡面留下血跡的人就是馬仲凱,不過他也沒證據可以證明,除非將那血跡拿去檢驗,不過就算證明出留下血跡的是馬仲凱又如何,他這麼做也沒犯什麼法。

 

    「抱歉,我有點過度反應了,不過我還是提醒你一下,可以的話,不要去嘗試那個沒有根據的傳說。」等到邵齊話一說完,馬仲凱立刻轉身走掉。

 

    「試了又怎麼樣,根本就沒有什麼事情發生,說的好像很恐怖一樣。」馬仲凱離去時嘴巴不斷地念著,當然這句話只有他自己聽的見。

創作者介紹

圈羊人的窩-圈養文字的羊圈

kensa00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