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閉

 

在發生那件意外之前,我不認為這個世界有鬼的存在;但在發生那件意外之後,我才深深體會到「人不能鐵齒」這句話。

 

到荒廢失修的空屋亂闖,到空無一人的墳場亂逛,這是我,也是我們幾個死黨的嗜好,但與其說是嗜好,不如說我們幾個人嫌生活太過平淡,沒事找事做罷了。

 

現在回想起當時的情況,我的身體又開始不由自主的發起抖來。

 

上個禮拜,小圭找到了一棟廢棄的空屋,這棟空屋離市區並不遠,但很奇怪的是這間空屋完全沒有半個流浪漢出入,明明這是一個可以遮風避雨的好地方。

 

當天晚上,我、揚志、阿威和小圭四個人兩台機車二話不說直接殺到小圭所說的那棟空屋探險。

 

說真的,那棟空屋在晚上給人的感覺還真的有點恐怖,尤其那天晚上的風又特別的大,大到好像有一群人不斷在你耳邊竊竊私語的感覺。

 

人手一隻手電筒,我們穿過及腰的雜草叢,來到了這棟只有兩樓高的空屋前,空屋的大門早就沒了,我們便直接走進去裡頭。

 

除了我們幾個手上的光源,裡頭是烏漆媽黑一片。

 

「那邊有扇門!」小圭的手電筒照到了房門的門把。

 

我們幾個人快步走近那扇門,在小圭伸手準備打開房門的當下,我腦海裡出現了個壞念頭,當場對揚志和阿威使了個眼色。

 

不愧是哥兒們,揚志和阿威當下便了解了我的用意。

 

在小圭打開門的瞬間,我用力將他撞進房間裡,揚志和阿威隨即將房門關上,然後上鎖將小圭反鎖在那間房間裡面。

 

「喂!你們搞什麼?開門啊!」從裡頭拍著門板,小圭的語氣鎮定,很顯然他一點也不害怕,畢竟這些時間以來,我們幾個不曉得到過多少鬧鬼的地方,最後還不是什麼事都沒有,對此早就已經麻痺了。

 

「誰叫你偷跟我馬子上床。」雖然我和我女友已經快分了,但還沒分之前就給我戴綠帽,我說什麼也嚥不下這口氣,不討個公道怎麼行。

 

「你……你都知道了。」小圭停止拍門的動作。

 

「是的,所以我要給你一點教訓,今天你就在這裡過夜,我們明天再過來幫你開門。」揚志和阿威似乎也同意我這麼做,當然他們只是覺得好玩罷了。

 

「別鬧了,好不好,大家都哥兒們,你跟我計較這點小事。」小圭有點不悅的說著。

 

「走啦!走啦!」正當我帶著揚志和阿威準備離開時,房間裡面出現了奇怪的動靜。

 

「你們是誰?」這是小圭的聲音,他還在那間房間裡。

 

「什麼我們是誰?」我又走回那扇門前。

 

「別過來喔!」很明顯這句話也不是對著我們說。

 

「小圭,你在裡面搞什麼?如果是想騙我們開門的話,那我勸你別白費心機了。」我這麼說著,但小圭似乎假裝沒有聽到,

 

「你們要幹什麼?走……走開……」

 

這時候,我看見門縫底下不斷有光影閃過,那是小圭的手電筒,那種感覺就好像小圭在裡頭不曉得和誰扭打在一起似的。

 

「小圭,別玩了好不好?」揚志喊道,可卻不敢將那扇門打開,我和阿威也不敢,因為我們都聽得出來小圭不像是在開玩笑,裡面一定發生了什麼恐怖的事情。

 

咚的一聲,小圭的手電筒好像掉了,接著一聲淒厲的哀號聲炸開來,那是小圭的慘叫聲。

 

正當我們幾個不知所措的時候,某個東西撞上了門板,然後掉落在地版上,那東西有部份從底下的門縫露了出來。

 

我顫巍巍的將手電筒照向底下的門縫,我們三個人同時將視線往下移,然後我們看到了……

 

小圭的手指頭,上頭還戴著他最喜歡的骷顱頭戒指。

 

「啊——」幾乎是同時,我們三個一起叫了出來,隨即拔腿就往外衝,直接衝到我們停放機車的地方。

 

拋下小圭,我們逃離了那棟廢棄的空屋。

 

隔天早上,我們帶著警察回到那棟廢棄的空屋,還沒走近那間房間,濃厚的血腥味已經嗆得我喘不過氣來,我想小圭鐵定是凶多吉少了。

 

等警察打開那扇門,赫然發現裡頭什麼人也沒有,除了噴得到處都是的鮮血和被支解的屍塊之外。

 

尤其那些屍塊還有被啃噬過的痕跡。

 

這是一間連對外窗都沒有的密閉房間,所以……小圭前一天晚上到底是遇到了什麼東西?

 

我想這個問題很快就會有解答了,因為我是造成小圭死亡的推手,在法律無法制裁我的情況下,我被小圭的家人綁到了這棟廢棄空屋,被反鎖在小圭陳屍的那間房間。

 

時間越來越晚了,對著烏漆媽黑什麼也看不見的房間,我好像聽到了很多細小的聲音。

 

「你們是誰?」我不由自主的脫口問道。

 

「我是小圭,我帶了一群人來陪你了……」小圭的聲音在我的耳邊驀地響起。

 

「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ensa002 的頭像
kensa002

圈羊人的窩-圈養文字的羊圈

kensa00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