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我的臉書粉絲專頁http://www.facebook.com/kensa002

「房間的擺設真的好棒喔,真想永遠住下來。」背後突如其來的一道聲音,聲音的主人是張雯情,傅郁雪那幾個朋友之中唯一的女性,烏黑的秀髮,白皙的肌膚,五官也長的很清秀。

 

    「你們都下來啦!」傅郁雪望了一下張雯情的身後,另外兩位男性友人也已經一起來到了客廳。

 

    「坐吧!一起聊聊天,這間屋子很久沒這麼熱鬧了吧!」蕭祈垣揮了揮手,示意大家趕快找位子坐下。

    果然一面全身鏡放在客廳裡就是引人注目……張雯情才剛坐下就立刻又站了起來,走向了那面鏡子,輕輕地撫摸著鏡框邊緣。

 

    「好漂亮的鏡子喔,感覺起來有點年代了,從上面的雕飾看來應該是出自一位老師傅的巧手。」對著那面鏡子,張雯情嘴巴上不斷地讚嘆著。

 

   「從我有記憶以來,這面鏡子就出現在我家了,只是面普通的全身鏡罷了,沒什麼特別的地方。」傅郁雪說的有點心虛。

 

    又再多看幾眼之後,張雯情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坐好,不知道怎麼搞地,在傅郁雪的好友加入聊天之後,話題從兒時記趣變成了在討論那面鏡子,對此傅郁雪的表情有點不悅,因為她對那面鏡子實在是沒什麼好感,當然是在發生那件事情之後才變這樣。

 

    「不是常聽人家說很多古老的東西都會擁有一股神祕的力量嗎?尤其是像鏡子這種東西,不知道那面鏡子是不是也有什麼特別的傳說呢?」說話的同時,馬仲凱對著那面鏡子抬了抬下巴,傅郁雪的其中一位朋友,頂著一顆大光頭,搶眼程度不比那面鏡子遜色。

 

    「對阿,說說看嘛!真的有嗎?」張雯情此刻也提起了興趣來。

 

    「我有點不舒服,先回房間休息了。」在場所有人忽然錯愕了一下,而傅郁雪並不理會其他人的反應,逕自離開了客廳往樓梯走去,蕭祈垣隨即跟了上去,不過卻被傅郁雪給趕了回來。

 

    「怎麼又回來了?」

 

    「她說讓她一個人靜一靜就沒事了。」蕭祈垣無奈地聳了一下肩膀。

 

    「看她的反應這麼大,那面鏡子一定有什麼古怪的地方吧,你們誰知道呀,說給我們聽聽!」這次說話的是王翰,看起來身形有點單薄,想不到嗓門倒還挺大的。

 

    聽到王翰這樣的態度和表情,邵齊心裡慶幸著傅郁雪已經回房,不然讓她聽到這些話的話,肯定會氣死,不過這幾個人真的是傅郁雪的朋友嗎?為什麼總覺得他們和傅郁雪之間的互動有種很生疏的感覺,還是說剛認識不久而已,邵齊有點不解地皺起了眉頭。

 

    「真是凹不過你們幾個,我來說吧!關於這面全身鏡的神秘傳說。」蕭祈垣擺脫不了張雯情的柔情糾纏,最後只好舉雙手投降。

 

    「其實這面鏡子聽說具有可以預知未來的能力……」蕭祈垣開始滔滔不絕地說起關於那面鏡子的傳說。

 

    邵齊只是在一旁聽著,並不打算加入解說的行列,不過看蕭祈垣說的這麼認真的樣子,也許傅郁雪並沒有跟他說過關於她已經嘗試過那個傳說的事情,或許她不想讓蕭祈垣為自己擔心吧,所以這時候就要由自己這個所謂的好朋友出場當傾訴的對象了。

 

    「真的假的,這麼神奇。」聽蕭祈垣解說結束,張雯情有點無法置信地用手捂著自己的嘴巴,圓睜的雙眼直望著蕭祈垣。

 

    不過蕭祈垣卻皺起了眉頭說道:「這只是個傳說而已,應該是假的啦,瞧妳的反應那麼的驚訝,應該是我要被妳嚇到才對,現在都什麼時代了,你說對吧!邵齊。」蕭祈垣冷不防地把問題丟到了自己身上,伴隨而來的是張雯情的視線,看樣子她在等待著自己的答案。

 

    「是阿,祈垣說的一點都沒錯,所以你們幾個聽聽就算了,千萬不要去嘗試喔。」邵齊此刻說的跟心裡想的是兩回事,他不認為傅郁雪會欺騙他,不過他剛才說的話有個很大的邏輯問題,既然這個傳說是假的,為何還要特別提醒大家千萬不要去嘗試,這樣聽起來有一種此地無銀三百兩的感覺,正巧在場的人都不是笨蛋,顯然已經有人聽出了這句話的前後矛盾。

 

    「知道啦,要割手指放血耶,我才不會無聊到拿自己寶貴的鮮血去跟它賭。」張雯情有點不耐煩地撇了撇嘴,不過心裡是不是也這麼想,那就不得而知了。

 

    「放點血也沒什麼不好阿,促進血液的新陳代謝,每次捐血都不只那個量了,怕什麼!」馬仲凱秀了秀自己手臂上的肌肉。

 

    「是是是,你看起來壯的跟牛沒什麼兩樣,就算灑個兩公升的血應該也沒什麼大礙吧!」王翰趁機嘲諷道。

 

    「也對啦,像你這種瘦弱的病貓,肯定擦破個皮就馬上昏倒了吧!」馬仲凱立刻反唇相譏,隨即冷「哼」了一聲。

 

    「你……」王翰手指著馬仲凱顫了半天。

 

    「我怎樣……」

 

    張雯情伸手擋在兩個人中間,喊了聲「卡!」

 

    「別忘記我們不是來吵架的。」張雯情警告的意味相當濃厚,而馬仲凱和王翰聽到她這麼一說,很有默契的同時閉上了嘴巴。

 

    「對阿,大家是來這裡玩的,不是來這裡吵架的。」蕭祈垣也一起加入勸架的行列,從小到大他就是那種愛好和平的人,看到有人爭吵,他一定會出面調節,但有時候卻反而被吵架的雙方聯手打了一頓,至於還手?不要說跟人打架,連不小心殺死一隻螞蟻都可能會讓他難過上半天,說白一點,這種人對於這個世界就是人畜無害。

 

    不過邵齊跟蕭祈垣的態度明顯地不同,他越來越覺得這幾個人似乎有點古怪的感覺,不過一時之間卻也說不上哪裡奇怪,張雯情也發現了自己那怪異的表情,不禁也歪著頭疑惑地回望著邵齊。

 

    「怎麼了嗎?我的臉上。」張雯情說話的同時也摸上了自己的臉頰。

 

    「沒什麼,我覺得妳很漂亮,一時看傻了眼。」邵齊擠出了一個迷死人不償命的笑容,說的張雯情臉頰也稍微紅了起來。

 

    「原來你喜歡這一型的阿,那乾脆就趁這個機會湊合湊合吧!」蕭祈垣眼睛一閃,帶著詭異的笑容望著邵齊。

 

    「別尋我開心了,我也累了,先回房休息了。」邵齊心裡很明白,自己再不趕快烙跑,那個熱心過頭的蕭祈垣是不會善罷甘休的,也虧他從小就認識自己,居然聽不出自己那句話只是在打馬虎眼,真不曉得傅郁雪嫁給他是福還是禍,不過邵齊相信她這個選擇是對的,搖搖頭笑了一下之後,邵齊離開了客廳。

創作者介紹

圈羊人的窩-圈養文字的羊圈

kensa00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JVQD




    大人的玩具免費贈送
    請點小圖示進入唷^^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