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已經睡著,但卻是處於半夢半醒的狀態,不知道過了多久……

    叩——叩——叩——

    「邵先生……用餐時間到了……」陳嫂站在房門外不斷地敲著房門。

   「好……」邵齊整個人像蝦子一樣捲縮在床上,硬是從口中擠出這麼一個字,這一覺睡的還真是不安穩,睡夢中隱約地感覺到天花板一直傳來奇怪的聲音。

    拖著疲憊的身軀步出房門,一打開房門便立刻聞到一陣陣的香味,精神馬上抖擻了起來,快步走下樓直接轉進飯廳,眼前豐盛的菜餚頓時讓邵齊看到雙眼發楞,口水都不自覺地滴了下來。

    「睡醒啦。」傅雷坐在飯桌旁笑嘻嘻地說道。

    「傅老爹你回來啦,還有這菜色未免也太棒了吧!」

    「這就是我為什麼要聘請陳嫂當管家的原因,她的手藝可不輸給五星級飯店的大廚喔。」傅雷再次笑道。

    「這話一點都不虛假,真的是色香味俱全。」說話時,邵齊偷偷用手拿了一塊蝦球直往嘴裡塞。

    此時陳嫂剛好端著一鍋香味四逸的鳳梨苦瓜雞湯出來……

    「沒你們說的那麼誇張,承蒙傅先生不挑剔罷了。」陳嫂笑道。

    傅雷和邵齊也跟著呵呵地笑了起來。

    不過陳嫂放下湯鍋之後便在飯廳四處張望了一下,隨即皺起了眉頭。

    「怎麼了嗎?」傅雷問。

    「小姐還沒下來嗎?」陳嫂眼睛沒有看向傅雷,而是探頭往客廳的方向看去。

    「小雪不是還在醫院嗎?」傅雷突然楞了一下。

    聽到陳嫂的話,邵齊才發現飯桌上準備了四組餐具,不過傅郁雪有沒有回來他並不清楚,因為下午的時間他都待在房間裡,半夢半醒的躺在床上,但是他確實是有聽到樓上傳來奇怪的聲音,也許真的是傅郁雪回來了也說不定。

    「我明明有看見小姐回來,我還有跟他打招呼。」陳嫂越說語氣越納悶,「我還是去小姐的房間看看好了。」說完陳嫂便離開了飯廳往樓梯走去。

    同一時間,傅雷也掏出手機撥給了傅郁雪……響了幾聲之後……電話終於接通……

    「爸,什麼事情這麼急,要在吃飯時間打給我。」電話另一頭出現傅郁雪的聲音。

    「小雪,怎麼辦了出院也沒事先跟爸爸說呢!」傅雷說的很輕鬆,電話另一頭倒是聽的很震驚。

    「我……我沒辦出院阿,雖然我打算明天就辦理出院回家,可是我還沒跟任何人說,而且我人現在還躺在醫院裡面。」

    「可是……陳嫂說她有看到妳回來,說妳還有跟她打過招呼。」傅雷越說越覺得自己的聲音開始顫抖了起來。

    「陳嫂看錯了吧!」忽然想到了什麼,傅郁雪猛地倒抽了一口氣,「該不會是……小茜?」

    「這怎麼可能?小茜明明就已經……」傅雷沒有把後面幾個字說完,因為到現在為止他還是無法接受傅郁茜已經死亡的這個事實。

    「傅先生,樓上也沒有小姐的人影,真是奇怪,我明明就……」陳嫂回到飯廳立刻說了這麼一句。

    「好了,沒什麼其它的事情,妳自己也別想太多,我要掛電話了。」說完傅雷就將電話給掛了斷,然後轉頭望向陳嫂。

    「陳嫂,妳最近可能工作太累了,所以眼花看錯了,小雪今天整天都待在醫院裡頭,明天妳就好好地休息一天,回去看看妳的小孩吧!」傅雷語氣平淡地說著。

    「可是……」陳嫂還想說些什麼,不過卻被傅雷給制止了,揮揮手示意她趕快坐下來一起用餐,要不然飯菜都快涼了。

    這一餐的氣氛很詭異,三個人都靜靜地吃著自己的飯,彼此之間沒有任何交談,吃完飯後邵齊跟傅雷點了一下頭便回到自己的房間去了,剩下的陳嫂跟平常一樣開始整理飯後的東西,而傅雷則坐在客廳開著電視,沒發現到他選擇的頻道並沒有任何訊號,腦子裡不知道在想著什麼事情。

    邵齊坐在電腦前面,整個房間內只有電腦螢幕發著光,習慣不開燈打稿的他也自然地把這個習慣給帶了過來,望了一眼窗外,窗外的夜色安靜到有些詭異。

    用餐前的對話一句又一句地出現在邵齊的腦海中,他相信陳嫂沒有說謊,因為他自己也有這種感覺,樓上傳來的聲音和鏡子中出現的人影都指出這個屋子裡絕對不會只有三個人在,只是多出來的那個也不見得就是人,也有可能是鬼,原本就相信鬼神存在的邵齊,在遇到上次溫泉旅館所發生的事情之後,他更加確信鬼神的存在,更深入一點,應該是說只相信鬼的存在。

    「真的是郁茜嗎?就像之前的曾崇源一樣,放心不下自己的妹妹,而郁茜應該是放心不下自己待嫁的姊姊。」邵齊心中感嘆著一件事情,鬼是可怕的,但活生生的人又何嘗不是這樣,電視一打開就能看到一堆殺來殺去的社會新聞,但這些事件都是人為的,其中又有那一件是鬼做的呢?

    「人心可畏呀!」這種感嘆世道人心的想法實在不應該從邵齊這二十來歲的年輕小夥子口中說出來,也許自己的內心世界早已經變成跟老頭子一樣,這些年來不知不覺地衰老了許多。

    蓋上電腦的螢幕,邵齊迅速地鑽進被窩裡,繼續晚餐前那品質特差的睡眠,今天這麼早睡,他就不相信明天一早起來精神還是疲憊不堪。

 

    「怎麼又是這個地方!」邵齊望著跟上次夢境中一樣的教堂,出現在自己周圍的那些人們依舊是模糊著臉孔,這些人再次安靜下來望著教堂前面的那一對新人,看到這裡,邵齊都已經可以拍著胸脯保證接下來所要發展的劇情,果然如邵齊所猜測的那樣,眼前的新郎又是從懷裡突然抽出一把刀扎向了身旁的新娘,血腥的畫面又再次重演,只是邵齊感覺到這次自己離那對新人的距離彷彿有拉進了一些,不過即使這樣還是無法看清楚新郎和新娘的面孔,接下來又是尖叫聲四起……

    一樣的夢境,一樣的結果,邵齊感覺到頭好痛……真的很痛……

    手機的鬧鈴響了——

    邵齊的身體背對著窗戶,耀眼溫暖的陽光打在他的背上,睜開迷濛的雙眼瞧了一下手機螢幕上顯示的時間,已經早上七點了,怎麼記得自己明明沒有設定鬧鐘的說,撐起疲憊的身體在床舖上坐了起來,這會兒才感覺到陽光的刺眼,瞇著眼睛走到窗戶旁邊,一手將窗簾拉上。

    「唉——又是辛苦的一夜……」邵齊無奈地嘆了口氣,開始有點抱怨起那再次出現的怪夢。       

創作者介紹

圈羊人的窩-圈養文字的羊圈

kensa00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