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我的臉書粉絲專頁http://www.facebook.com/kensa002

    那天晚上……傅郁雪依照那面鏡子傳說的內容做準備,早在午夜十二點整點之前就已經事先在那面鏡子前面擺放了一盆乾淨的清水,她感覺那天晚上的氣溫似乎特別低,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心裡作用造成的錯覺,畢竟從小到大常常聽到誰說誰的朋友因為玩了碟仙而遇到鬼之類的事情,不過至今為止也都只是聽說,自己週遭倒是沒有人遇過這種事情,更何況這種事情被過度渲染的機會很大,不管是不是真的能看見未來,傅郁雪都決定一試。

    答——答——

    整點時刻終於到了……

    低頭默念之前,傅郁雪瞥了一眼鏡子,鏡子裡面出現的人是自己,只是那當下看著鏡中的自己,心裡卻有點發毛。

    「心理因素吧!」傅郁雪故做鎮定強打起精神。

    低頭開始默念著心中想要看見的未來,直到第七次結束,此時還不能抬頭看向鏡子,否則就會導致失敗。

    緩緩地伸出發抖的右手拿起了放在水盆旁邊那一把銳利的小刀,傅郁雪將小刀抵在左手的食指上,猶豫了很久,遲遲不敢下手,但一想到蕭祈垣,終於一咬牙劃下了一刀。

    小刀「框啷」一聲掉在腳邊的位置,鮮血慢慢地從傷口滲了出來,流出來的鮮血看起來是那樣的殷紅,帶了點美麗卻又夾雜了些許恐怖,鮮血一滴又一滴的落到了水盆裡,逐漸在清水中渲染開來,隨著滴進的鮮血越來越多,原本透明清澈的清水終於變成一池淡淡的血紅色,接下來就是這個傳說最重要的一刻,只要一抬頭,傳說到底是真還是假馬上就能見真章。

    做好心理準備之後,傅郁雪猛然一抬頭望向位在正前方的那面全身鏡。

    「怎……怎麼會這樣……」傅郁雪不敢相信眼前所見,鏡子裡面和鏡子外面就好像是兩個不同的世界一樣,鏡子外面這邊站著自己,而鏡子裡面卻一無所有,說明白一點應該是鏡子裡面的背景依舊,只是沒有自己的影子出現,當然更不要說那傅郁雪心中期待看見的未來。

    傅郁雪在鏡子前面動了動身體,可是鏡子裡面那頭依然沒有半點變化,她慢慢地舉起顫抖的右手,張開五指的手掌緩緩地迎向鏡面,就在指尖觸碰到鏡面的那一瞬間,突然鏡子裡面也出現了一隻手,指尖對上指尖貼合在一起,傅郁雪嚇的急忙把手給伸了回去。

    正常來說,這不是應該才是正常的情況嗎?只不過傅郁雪指尖觸碰到的不是冰冷的鏡面,而是人類手指的觸感,更恐怖的是伴隨著她將手伸了回來,鏡子裡面的手掌卻還是貼在鏡子的另一面。

    鏡子裡面的邊緣只有一隻手存在,而那隻手還在慢慢的動作中,傅郁雪驚恐之餘一個不小心踢到了地上的水盆,整個人跌坐了下來並且打翻了水盆,一盆血水就這麼潑到了自己的衣服上,整件白色上衣瞬間被染成血紅色。

    鏡子的裡面還在繼續動作,那隻手從邊緣慢慢出現在鏡子裡面,上臂……然後胳膊……最後一個清楚的人影出現在鏡子裡面,雙手按著另一邊的鏡面從上方俯視著跌坐在地上的傅郁雪。

    「小茜……」鏡子中的人影儼然就是自己的妹妹傅郁茜,因為她頭髮上的髮線剛好和自己左右相反,不過鏡子中的女人並沒有回話,應該說鏡子裡的人不可能會回話才對。

    髮線左右相反!不對!那不是小茜!一般人在照鏡子時,鏡子中出現的模樣本來就是上下正常而左右相反的情況,所以出現在鏡子裡的女人是傅郁雪自己。

    傅郁雪看著鏡子裡跟自己完全不同動作的自己,而鏡子中的自己也正在看著鏡子外面的自己,有人說鏡子的裡面跟外面是兩個不同的世界,妳望著她而她也正在望著妳,只是怕被鏡子外面的人發現她們的存在,所以鏡子裡的人影只好完美地配合著鏡子外面的人所做的動作。

    「不要……」傅郁雪奮力地挪動著不爭氣的身體,不過自己的屁股就好像被黏在地板上一樣,動彈不得。

    鏡子中那女人的模樣開始起了變化,頭上的毛髮開始一撮一撮的掉落,兩眼開始不斷地往內凹陷,直至剩下兩個空洞的眼窩,而那頭髮掉落的感覺就是被撕裂下來一般,原本長著頭髮的地方開始不斷地滲出鮮血,鮮血流過額頭滑過鼻子,一滴又一滴的血滴落在裡面的鏡子上,傅郁雪發現那鮮血穿透過鏡子在自己這邊的鏡面上泹泹地流了下來,沒多久時間,鏡子已經佈滿一片殷紅的鮮血,而鏡子中的自己就好像被關在血牢裡一樣。

    「這是什麼?這不是我要看的未來……這不是……這不是……」傅郁雪終於驚嚇過度而昏了過去。

 

    「後來呢?」從傅郁雪嘴巴說出來的故事已經讓邵齊聽到整個背脊濕了一片,更遑論說當時的情況是多麼的嚇人。

    「後來我在那面鏡子前面醒了過來,那時候天還沒亮,我立刻把現場收拾乾淨,然後趕緊回到自己的房間,把沾滿血水的衣服換掉。」傅郁雪的聲音依然在顫抖,看樣子那晚發生的事件對她來說影響真的很大。

    「妳醒來後有再看一下那面全身鏡嗎?」

    「我醒來後再看向鏡子時,鏡子已經恢復正常了,出現在鏡子裡的我是正常的我,完全配合著我的動作。」傅郁雪此時低著頭用手掩住臉孔又開始啜泣了起來。

    「這一定是那面鏡子的詛咒,小茜會死一定都是我害的,一定是把小茜誤認成我,所以才會對小茜下手,如果我不好奇去嘗試那面鏡子的傳說,小茜現在一定還活的好好的,真正該死的人是我才對。」傅郁雪越哭越傷心,邵齊一時之間不知道該怎麼安撫她的情緒。

    「也許郁茜的意外只是個巧合,而且妳所遇到的情況說不定只是你過度期待或者緊張所產生的幻覺。」

    聽到後面那句話,傅郁雪猛然地抬起頭來抓住邵齊的手臂猛烈搖晃,「你不相信我說的話嗎?你認為我是在騙你嗎?」

    邵齊掙開傅郁雪的手反過來抓住她的手臂溫柔地說道:「妳聽好,對於妳剛剛說的話,我百分之百相信,只不過妳現在需要好好地休息一下。」

    「你真的相信我!」

    「我相信。」

    「謝謝你,我一直不敢跟別人說這件事情,就怕他們會把我當成瘋子看待,到頭來也只會說些敷衍我的話來安慰我。」傅郁雪擦了一下眼淚,表情也隨之破涕為笑。

    「妳好好休息一會兒吧,我先去妳家跟傅老爹打一下招呼,我也很久沒見過他老人家了。」邵齊摸了一下傅郁雪的頭,隨即從病床床邊站了起來,逕自往房門走去。

    在走出病房時,在房門口恰巧與三個人閃身而過,邵齊原本想要喊住他們,要他們暫時不要進去打擾傅郁雪休息,不過忽然想到病房裡面不只有傅郁雪一個病患,還有其他病人在,如果這三個人是要找其他病人的話,那自己叫住他們不就堪尬了,因此打消了這個念頭。

 

    回到了車子上,邵齊靜靜地靠在駕駛座的椅背上,腦中盤旋的盡是傅郁雪說的話以及從其中啟發的靈感,看樣子新的小說又有頭緒了,只不過傅郁雪說的話到底是真還是假,傅郁茜的死真的只是巧合,還是說真的被詛咒了,這些問題的線索都還太少,當要之急還是先去拜訪傅雷才對。

    邵齊再望了一眼這間醫院之後便驅車離開了……

創作者介紹

圈羊人的窩-圈養文字的羊圈

kensa00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似水柔
  • 安安~我來囉!=ˇ=
    鏡子..
    我以後會不敢照鏡子啦!
    嗚~~~
  • 不會很恐怖啦!><

    kensa002 於 2009/10/10 18:24 回覆

  • 似水柔
  • 好久沒來了! > <
    你有沒有想念我啊?
    ((踹飛..誰會記得啊!
    是喔!不會恐怖喔?
    恐怖值是多少?=ˇ=
  • 恐怖值喔!我想剛好是你能忍受的程度@@"

    kensa002 於 2009/10/15 16:25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 X 關閉 】

【痞客邦】大學生網路社群使用習慣調查

親愛的讀者,痞客邦希望能了解大學生的網路社群使用習慣,
填問卷即可抽獨家好禮喔!
(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