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齊走到病床旁邊坐了下來,伸手摸著傅郁雪的頭髮安慰道:「別難過了,我想郁茜也不希望看到她的姐姐為她如此的傷心難過吧!而且我想郁茜在天之靈一定會一輩子在妳身邊守護著妳的,就像她送給妳的這條銀鍊子一樣。」

    「妳知道這是小茜送的。」傅郁雪驀然地抬頭望著邵齊。

    「嗯!」

    「你果然是我一輩子的好朋友,不用說出來你也能懂。」說著話的同時,傅郁雪伸手抱住了邵齊,而邵齊也順其自然地拍著傅郁雪的背,繼續在她耳邊說些安撫她情緒的話。

    傅郁雪慢慢地鬆開了手,很明顯情緒已經和緩了許多,不過眼神縹緲地左右張望,好像要說些什麼,不過卻又遲遲不肯開口的感覺。

    邵齊逕自拿起了桌子上水果籃裡的蘋果咬了起來,當然也遞了一顆給傅郁雪,接過邵齊手中那顆未削過皮的紅蘋果,傅郁雪皺起了眉頭。

    「吃吧!你不覺得紅紅的看起來比較好吃嗎?」邵齊說完又咬了一口,不過傅郁雪依舊沒有動作,只是靜靜地拿在手上。

    「有什麼話想說就直接說吧!」邵齊補充說道,然後望著沉默的傅郁雪。

    「你相信命運這種東西嗎?」傅郁雪將手中的蘋果擺回到水果籃裡。

    「對於命運我採取半信半疑,但是我相信有另外一個世界的存在。」

    「事實上,在前陣子發生了一件很詭異的事情,不知道你還記不記得小時後我們家客廳裡擺放的那面全身鏡。」邵齊感覺的到傅郁雪在發抖,她所提到的那面鏡子是一面古董鏡,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就出現在傅家了。

    邵齊點了點頭。

    「還記得我們小時候討論過關於那面全身鏡的秘密嗎?」

    「嗯,當然記得,那是一個很弔詭的傳說,聽說只要在午夜十二點時,在鏡子前面事先擺放好一盆乾淨的清水,然後對著鏡子低頭默念七次自己想要看見的未來,然後在左手的食指劃上一刀,讓鮮血慢慢地滴到水盆裡,等到整盆清水被血液均勻染紅時,此時抬頭看著那面鏡子,鏡子裡就會出現自己想要知道的未來。」

    邵齊咬了一口蘋果,笑笑地繼續說道:「不過那也只是個傳說罷了,恰巧那面全身鏡年代比較久遠了一些,而且關於可以看到未來的說法,網路上不是充斥著各式各樣的傳說,結果到頭來不也都是無稽之談,不過關於這類的事情還是少碰為妙,我剛剛有說過我對於命運是半信半疑,但是我卻相信另外一個世界的存在。」邵齊再次提醒道。

    不過當邵齊看到傅郁雪將手舉到他眼前時,他立刻收起了笑容,傅郁雪的左手食指指腹部分有一道大約一公分寬且看起來不淺的傷口。

   「妳去試了?那個鏡子的傳說!」邵齊嚴肅地問道。

   傅郁雪將手放了下來,點點頭承認……

   「妳當時看到了什麼?而妳為什麼要去試?還有妳到底想知道些什麼?」邵齊迅速地一連問了三個問題,讓傅郁雪一時之間有點反應不過來,怔怔地望著邵齊。

   看到傅郁雪好像沒聽清楚自己問的問題,邵齊又再重新問了一遍,只見傅郁雪的眼神變的空洞,空洞的雙瞳裡充滿著恐懼,身體發顫的越來越厲害,思緒好像陷入了什麼恐怖的回憶之中。

   「郁雪!郁雪!」邵齊抓住傅郁雪的雙臂猛烈地搖晃著她的身體,企圖把她從深陷的思緒中拉回來。

   「我……我沒事了……」感覺到傅郁雪的身體止住了顫抖,而眼神也恢復到了正常清澈的雙眸,邵齊安心地放開了緊緊抓住她雙臂的手,重新坐回位置上。

    回過神的傅郁雪將視線望向看起來鬆了一口氣的邵齊,雙唇微微地動了起來:「其實我很害怕即將舉行的這場婚禮,我想你應該有注意到新郎是誰,就是小時後跟著我們一起玩耍的蕭祈垣,我發誓我真的很愛她,愛到無可救藥的地步,正因為我愛她,所以我心裡很害怕。」

    「害怕什麼?」邵齊可以感覺得到傅郁雪是真的很愛蕭祈垣,從她提到「蕭祈垣」這三個字時,臉上洋溢著幸福的表情就可以看出來。

    「我害怕未來,害怕未來的日子裡祈垣會離我而去,我不敢想像失去他的我會變成什麼樣子,每一天每一天都在擔心著,我受不了這樣的自己,所以我想確定未來的情況是什麼,未來祈垣是不是真的有可能會離開我,所以我……就想起了那面鏡子,那面世世代代流傳在我們傅家的古董全身鏡。」

    「結果妳從鏡子裡看到了什麼,那面鏡子跟郁茜的死之間又有什麼關聯。」聽傅郁雪說到這裡,邵齊心中有種不詳的預感,是因為傅郁雪口中那面鏡子的關係嗎?那面鏡子在自己小時後到傅家玩時也照了好幾次,除了感覺年代有點久遠和手工很細緻之外,當時並沒有感覺到那面全身鏡有任何詭異的地方。

    「當時情況是這樣子的……」傅郁雪開始說起了那天發生的狀況……

創作者介紹

圈羊人的窩-圈養文字的羊圈

kensa00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