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比起愛情它更加美麗……

相較友情它更加長久……

那是一輩子怎麼樣也割捨不了的親情……

「為什麼我看到妳就像看到我自己……」

「笨蛋,因為我們兩個人是……」

「姊妹阿……」

一對雙胞胎互視了幾秒,兩個人都「噗嗤」地笑了出來……

 

※※※※※※※※※※※※※※※※※※※※※※※※※※※※※※※※※※

第一章 鏡咒

 

      距離上一次在溫泉旅館所遇到的連續殺人案已經過了一個多月的時間,而當時倖存下來的人們也都選擇慢慢地將那件事情給淡忘掉,包括邵齊也是如此,只不過有些時候在看到某些東西時,還是會不禁回想起過往想要深藏的記憶。

      邵齊恣意蹲坐在電腦前的椅子上,雙眼專注地望著出版社編輯寄來的電子郵件,郵件裡頭的措詞與一個多月前顯然有著天壤之別,上次的事件過後,邵齊將它寫成了一本小說,小說的內容很快地就被出版社所接受,一揮之前遇到靈感瓶頸,那段愁雲慘霧的時光,那本書出版後的銷售數字出乎意料之外的好,連邵齊本人也覺得有點不可思議。

      雖然有些人會認為說將一些真實發生的悲劇橋段寫進書裡會對死去的人不太尊敬,但是對邵齊而言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因為他是一位靠著寫驚悚小說維生的自由作家,會這麼做也只是為了餬口飯吃罷了,如果可以的話他也不想。

      看著電腦的螢幕,資料夾裡面儲存著一份又一份已經出過書的文件存稿,比對著書名跟名單上的銷售數字,很明顯的可以發現銷售量比較好的幾本書大都是都跟自己的切身經歷有關,經由自己本身經歷過一些詭異的事情而啟發靈感所寫出來的小說,當然最近出版的嗜血預言也是其中一本。

 

      「難道我都一定要靠經歷過些什麼怪事才寫的出好內容嗎?真佩服那些想像力豐富的作家,腦袋裡有永遠都用不完的靈感。」邵齊對著手中的銷售數字報表苦笑了一下。

      將報表隨手丟在桌面上的某個角落,同時不經意地瞥見了一張漂亮的卡片,信手拿起了卡片並打了開來,這是一張結婚喜帖,喜帖的裡面寫著宴請的時間和地點以及一張斗大的照片,出現在照片裡面的那一對男女笑容非常的燦爛幸福,卡片的角落寫著兩個名字,不久後將步入禮堂的一對情侶——傅郁雪和蕭祁垣。

      「時間過的真快,想不到已經到了要嫁人的時候了,都已經忘記最近一次見面是什麼時候了。」邵齊心中一面祝福著照片中的這對佳偶,也一面感嘆著歲月的飛逝。

      合上了甜蜜死人不償命的卡片,邵齊走到了床邊,拿起了被丟在棉被上的手機,手指按下了一組小時候再也熟悉不過的電話號碼,將手機貼在耳邊等待著對方接通。

       嘟——嘟——嘟——制式化的電話聲響著……

      「你好,請問你找哪位?」電話的另一頭傳來了一位中年男子的聲音。

      「傅老爹嗎?」邵齊客氣地說道。

      當對方聽到「傅老爹」三個字時,就好像被雷劈到似的驚呼了出來……

      「小齊!你是小齊!對吧!這個世界上會叫我傅老爹的人也只有你這小子了。」

      「我是……」

      「最近過的如何阿?你這小子就好像突然失蹤了一樣,真是……」傅雷就好像遇到故友一樣霹哩啪啦的說個不停,聽到邵齊感到有些頭昏腦脹。

      「對了,小齊呀,我好不容易從你母親那裡問到了你的住址,不知道你最近有沒有收到一封結婚喜帖?」傅雷突然想到。

      「有阿,我打給傅老爹就是想要問這件事情,婚禮是在教堂舉行吧,我想要去觀禮可以嗎?」

      「當然可以阿,何必說的那麼見外,雖然很久沒聯絡了,不過傅老爹我可是一直把你當成我自己的兒子看待呢!」傅雷說起話來中氣十足,看樣子步入中年後的身子依舊硬朗。

      「等郁雪嫁掉之後就換郁茜了吧!」

      電話那頭忽然間靜默了下來,難道自己剛才有說錯什麼話嗎?傅雷的突然轉變弄得邵齊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可能是在感傷吧!傅郁雪嫁出去之後就只剩下傅郁茜可以陪伴著傅雷,至於傅郁雪和傅郁茜兩人的母親早在生下她們這對雙胞胎時就已經去世了,一直以來都是傅雷一個人拉拔著這對雙胞胎長大,這對雙胞胎是他妻子留給他的寶貝。

      邵齊忽然回憶起小時候在搬家之前和傅郁雪以及傅郁茜一起度過的歡樂時光,心中不禁感嘆道還是當小孩子比較好,生活過的無憂無慮的。

      沉默許久的電話那頭終於再次發出了聲音,也把沉溺在過去回憶的邵齊給拉了回來。

      「其實郁雪人現在還待在醫院裡。」原本中氣十足的嗓音已全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有點哀傷的低沉嗓音。

        「郁雪人在醫院裡!是生病嗎?」

      「不是生病,你有空的話可以過來探望她一下嗎?我想她應該也很想見見你,畢竟你們也那麼多年沒見過面了。」

      「在哪間醫院呢?我明天一早就過去。」

 

      傅雷將醫院的住址告訴邵齊之後便因為工作上的急事而匆匆忙忙地掛上了電話,邵齊最後還是沒能從傅雷口中得知為什麼傅郁雪會在醫院裡,不過詳細狀況等明天到了醫院在了解也不遲,因此邵齊並不打算再撥電話去叨擾傅雷。

      「真的很久沒見面了,希望郁雪沒怎麼樣才好。」雖然傅雷說傅郁雪並不是生病,不過從他的語氣聽起來似乎比生病還要糟糕。

      蓋上了電腦螢幕,看了一眼桌上的結婚請帖,之後便鑽進了溫暖的被窩裡,傅家所在的C市距離邵齊住的地方大約三個多小時的車程,因此他決定早點睡覺,明天一早就開車前往C市。

創作者介紹

圈羊人的窩-圈養文字的羊圈

kensa00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