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我的臉書粉絲專頁http://www.facebook.com/kensa002

旭垣從椅子上站了起來,稍微拍了拍褲子上的灰塵之後往他發現的櫃子走了過去,站在櫃子前,旭垣伸手取下了他所在意的東西,這不算是一本書,應該是記事本之類的冊子,將表面的灰塵拍散之後,可以看到本子表面寫了幾個大字。

 

「房客租屋進出紀錄本!」旭垣唸完這幾個大字之後,順著本子將視線移向右下角較小一點的幾個字。

 

「李阿土!看來這應該是這間屋主的名字了,現在正在國外,如果他沒跟文楷繼續聯絡的話,應該不知道這裡發生了這麼多事情了吧。」旭垣心裡不禁替房東擔心了起來,要是他回國後發現他的房子死了這麼多人的話,不知道會作何感想,年紀大了心臟不知道受不受的了這樣沉重的打擊。

 

稍微替房東擔心一下之後,旭垣便開始翻閱著這本進出紀錄本的內容,從內容看來,這棟屋子屋齡應該滿久了,登記進進出出的名字不知道有多少個了,旭垣快速地翻閱著,最後翻到了最近紀錄的幾頁時,旭垣發現筆跡變了,跟之前的人筆跡不相同,這筆跡有點熟悉。

 

「是文楷的筆跡,可是......」旭垣可以確認這的確是文楷的筆跡,可是奇怪的是從紀錄上來看,筆跡變更的時間大約是在兩年前,這樣不是很奇怪嗎?照文楷的說法,房東應該都沒換過人吧。

 

當旭垣將本子翻到最新紀錄的一頁時,裡頭的紀錄更讓他嚇到說不出話來。最近一次紀錄的時間距離現在至少超過一年以上的時間,上面寫著:「301號房-張騰奎、302號房-盧世銓、303號房-汪銘海、304號房-黃晨恩。」

 

「天阿!原來騰奎他們四個就是之前搬離三樓的房客,而現在卻又回來繼續住,到底是......」

 

旭垣繼續往下看,他要確認文楷跟文芯的房號,下面寫道:「202號房-李建鈞、203號房-鄭芯穎。」然後就沒了,但是旭垣卻看到了一個他很熟悉的名字......鄭芯穎......

 

「小穎姊姊?!」旭垣幾乎尖叫了出來,鄭芯穎是他最近常夢到的兒時玩伴,自從她搬家之後就沒在見過面了。

 

「李建鈞,不就是那封沒寄信來源的怪信,裡面內容簽寫的署名者嘛!」

「那......那......文楷跟文芯呢......上面沒他們倆個的名字......」

 

「那這個叫李建鈞的人還有小穎姊姊呢?到哪去了?」所有的問題通通瞬間糾纏在一起,全部在旭垣腦海中纏成了一團,頭又開始痛起來了,跟自己腦袋中那顆瘤有關係嘛,「頭現在好痛,真的好痛。」旭垣抱著頭蹲在地上哭喊著。

 

忽然間,旭垣覺得有一股陰森的感覺從背脊傳來,他感覺到身後好像有一個人站在那,他害怕地慢慢地把頭轉過去,他看到了一雙腳,他忍住了恐懼不斷侵精神的痛苦,慢慢地將自己的視線往上移,移到大概一個人腰部的高度時,眼前的一幕讓他整個全身僵到無法動彈,那是一個人的頭,他被眼前這雙腳的主人抱在腰前,兩眼無神、面如死灰,但是他認得這張臉孔的主人,這是季文芯的頭。

 

就在旭垣還不相信眼前所見的一切時,原本文芯那面如死灰的臉孔忽然變的異常猙獰,就像他最近夢中看到文芯的最後那一幕,此時只有一顆頭的文芯帶著非常猙獰的表情對著旭垣大吼:「你......為什麼......要一直壓......我的頭......」

 

這句話嚇的旭垣整個人往身後整整翻了兩大圈,他努力地將顫抖的身軀撐了起來,可是當他再度看向剛剛的方向時,那抱著自己頭的季文芯已經消失無影無蹤了,就在他還搞不清楚是這到底是現實還是幻覺時......

 

「碰!」一聲巨響從203號房傳到了旭垣耳朵裡。

 

「我的房間?」旭垣將手上的記本上隨意扔在一旁的桌子上,拔腿就往203號房衝去,旭垣將腳步停在房間的門口,害怕的情緒讓他不敢隨意進入自己的房間,「也許不是自己的房間,而是我們的房間。」旭垣心裡突然冒出這樣的一個想法。

 

旭垣站在門口開始環視著房內的一切,試圖找出剛剛發生聲響的來源,忽然有一個異狀映入旭垣的眼簾,他看見自己平常最喜歡坐的小沙發被翻倒在地上,做好萬無一失的強力心理建設之後,他提起腳步走到了小沙發旁,伸手將小沙發給翻正了起來,看到小沙發下面空無一物,旭垣感到心裡稍微鬆了一口氣,他原本還很擔心會不會小沙發下面蓋住了一顆頭顱,不要怪他會這樣想,經過今天一晚的心理折磨,現在不管發生什麼詭異的事,他都能很欣然地接受。

 

將小沙發擺正後,發現沒其他異狀的旭垣,恣意地放鬆心情,拉好小沙發後坐了下來,他感覺到有一股異樣的感覺浮上心頭,在他還沒搞清楚怎麼回事之前,身體已經反射性地從小沙發上站了起來,他把視線移到這張小沙發上,不停地看著,好像有點異樣,不過說不出來哪裡奇怪。

 

「縫線,是縫線。」旭垣看著這張小沙發的縫線,有些地方縫的很差。

 

「是不良品嗎?還是有人重新縫製過?」旭垣嘀咕到這裡,下意識地拿起了桌子上的美工刀,從縫製粗糙的地方切了開來。

 

「阿---」旭垣終於忍不住驚嚇尖叫了出來,隨即昏了過去。

 

小沙發裡面藏著一顆骷顱頭,和一本不知道什麼書。

 

在旭垣昏倒之前有一句話一直迴繞在他的腦裡。

 

「你......為什麼......要一直壓......我的頭......」

 

「你......為什麼......要一直壓......我的頭......」

 

「你......為什麼......要一直壓......我的頭......」

創作者介紹

圈羊人的窩-圈養文字的羊圈

kensa00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似水柔
  • 文芯不是對旭桓很好?
    應該要知道
    他不是故意坐她的頭啊!

    還是文芯
    是故意說這句話
    讓他察覺到
    沙發的不對勁呢?

    啊~~~ ((思考中
  • 當然知道他不是故意的~不然早就被加入希特勒名單裡了~殺

    kensa002 於 2009/08/13 19:2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