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我的臉書粉絲專頁http://www.facebook.com/kensa002

「我說年輕人,總是一直在這邊繞也不是辦法,你就趕快決定個目的地吧。」雖然說繞越久對自己而言可以賺更多的收入,不過基於某個理由,他卻不希望銘海在他的車上待太久時間。

 

銘海舉手搔搔頭想了一下便回答道:「那就去車站吧,我想搭還是火車先回老家好了。」銘海並非當地人,跟旭垣一樣都是從外地來這裡唸書的學生。

 

這裡車站規劃的位置並非在市區附近而是在比較偏遠的郊區,也許是班次不多的緣故,才會造成車站附近無法如預期般的發展起來。

 

車子終於開離開了那喧囂的市中心,自然也擺脫了那長長的車陣長龍,比起剛剛在鬧街上漫天飛舞的烏煙瘴氣,現在的空氣聞起來有種格外的清新感覺,隨著慢慢驅車遠離市區,都市燈火也慢慢地逐漸減少,高掛在天上的星光更顯的閃亮閃耀,皎潔的月光灑落在眼前的每一吋土地,猶如灑滿一地的晶瑩水鑽,閃爍的光芒隨著車身的前進而若隱若現般地此起彼落。

 

如果今天是出來兜風,那麼銘海此刻會很願意讓自己縱身在這片美好的夜景中,可惜時間點挑錯了,很顯然他現在並沒有那種心思,一路上兩個人再也沒有任何的交談,司機大哥安靜地開著車,而銘海也靜靜地不知道在思考著什麼。

 

正當銘海還低著頭陷入沉思之際,突然司機大哥開口說道:「對了,你之前問過我的問題,我好像都還沒有正面回答你。」

 

「嗯?!」銘海微微地抬起頭,不解地看向駕駛座,他不知道為何司機大哥又提起了這個早已經不了了之的舊話題。

 

「你之前問我相不相信鬼神的存在,我是相信的,而且非常的相信。」司機大哥繼續說道,語氣顯得異常詭異。

 

「我不是說過幾乎大部分的人一輩子都沒遇過所謂的鬼,但是卻一輩子都在怕鬼嘛,因為他們敬畏鬼神,」銘海彷彿感覺到司機大哥在笑,而且是冷冷地笑,「但是有一種人,遇見過所謂的鬼而且非常的怕鬼,你知道為什麼嗎?」。

 

銘海嚥了嚥口水,回答道:「我不知道。」他將雙手握的死緊,他感覺司機大哥接下來要說的話一定會超乎他的想像,停在眼角的冷汗也滴落了下來。

 

「因為......這些人......都做過......不可告人的......虧心事......」

 

「妳說對嗎?」

 

「不久前上車的小姐。」

 

小姐!是指我嗎?不可能,那麼是?!

 

聽完司機大哥說的話,銘海不敢將視線移向旁邊,他身上的冷汗不斷地冒出來,恐懼感就像無止境般不斷的增加,越來越恐懼,根本沒有一個極限,原本握緊的拳頭這下子又握的更緊了,他慢慢地把視線移向前方的後視鏡,從後視鏡裡他看到一個女人頭低低地坐在自己的左邊,當他想把視線移開時,忽然女子猛然地抬起了頭,面目猙獰地從後照鏡裡看著自己,女子的頸部有一圈極不規律的傷口,就像是被一把不是很大的刀子硬是將頭給切了下來所遺留的痕跡。

 

「是......是......是妳......」銘海瞠目結舌地看著這位一年前早該死絕的女子,他從後照鏡中看到這名女子此刻正慢慢地將頭擺向自己。

 

「媽呀!」銘海驚叫了出來,隨即慌慌張張地打開車門衝了出去,他回頭看到女子慢慢地步出車外朝著自己逃跑的方向慢慢地走了過來,忽然那麼一下子,女子的頭突然從脖子掉了下來,往自己的方向滾了過來,這下子銘海的心臟真的快要奪腔而出了,他頭也不回地往前跑,一直不斷地往前跑,他不敢再往後看,一路上都沒遇見半輛車,更何況是人,當然在這樣的夜晚,鳥不生蛋的郊區會有人出現那才是真的新鮮,前提你還要能夠確定出現的是人。

 

跑了一段不算短的路之後,氣喘呼呼的銘海在路旁看到了一棵樹,他走向了路邊的大樹,雙手撐著樹幹頭低低緩緩地調節著自己的呼吸,時而望向跑來的方向,一眼看去除了無盡的黑暗之外再也沒其他東西出現。

 

「還好,沒有追過來。」

 

「原來司機大哥那時候開車門......不是因為門沒鎖好......而是要......讓她......上車......」

 

在樹旁稍適休息之後,銘海重新打起了精神,開始仔細打量著這四周的環境,因為夜晚視線欠佳的阻礙下,很難判斷出自已到底身處何處,如果在車站附近的話,那麼也許自己還可以用走路的方式步行過去搭車。

 

正當銘海還沒弄清楚這是哪裡時,有一股氣味飄散了過來。

 

「這是什麼味道?」銘海皺了皺鼻子,迎面而來有一股熟悉的氣味,銘海的嗅覺雖然不是很好,但還是可以聞到這股濃烈的氣味。

 

「這是......榴槤味!?」

 

銘海突然腦海中閃過一個讓他害怕的念頭,一轉頭急忙地看向身旁的這棵大樹,「怎麼會這樣......」銘海的臉色驟變,變的一臉死灰,他緩緩地將頭往上抬,眼睛頓時睜的暴大,樹上結著一顆棵的碩大的果實,那些果實正露出一雙雙的眼睛看著自己,那一雙雙的眼睛沒有眼白,而每一張嘴咧咧的笑著,那些果實是人頭,一顆顆都是那個女子的人頭,忽然銘海感覺有一雙手抓住了自己的腳踝,他看著樹上的訕笑著的人頭彷彿距離自己的視線越來越遠,而泥土的味道越來越強烈,泥土終於完全的遮蔽了他的視線。

創作者介紹

圈羊人的窩-圈養文字的羊圈

kensa00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瓶子
  • 哇哇~~

    太好看了!!!!

  • 多謝^^

    kensa002 於 2009/08/03 21:37 回覆

  • 似水柔
  • 那個司機。。
    大概是有陰陽眼吧!

    「不久前上車的小姐。」

    代表她有告訴過司機
    她的遭遇囉!
    是想幫助她報仇?

    榴槤味
    這個味道跟文芯
    有著什麼樣的關係呢?

    精采的要來了吧?
    嘿嘿嘿~
    那我期待囉! =ˇ=
  • 柔大想得太複雜了,呵呵!單純就是司機看到鬼了0.0a~只要鬼願意,有時候不見得要陰陽眼才看得見喔!

    kensa002 於 2009/08/04 15:17 回覆

  • 似水柔
  • 呵呵呵~是喔!
    是我想的太複雜啊?> <
    我就是愛胡思亂想的..

    不過~
    這樣才能顯得
    羊大的文章
    是很有想像空間的啊!
    是吧!是吧! =ˇ=
  • 是的,是的,稱讚的話當然要大大方方的接受,我臉皮超厚的說~

    kensa002 於 2009/08/07 13:53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