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一邊翻閱著手上名為『異宅』的電影劇本,一邊跟其他三個人詳細地講述著劇本的內容,可能是在天生表演慾作祟的催化下,每當她講到不同情境的切換時,她都會不自覺地毫不保留的把一些動作或表情演了出來,一講到驚悚的橋段,表情和動作就好像真的見到鬼或是把自己弄得像鬼一樣,完全破壞了她在別人眼中女神的完美形象,表演慾完全沒受到半點拘束;而當講到激情的橋段時,也毫不掩飾地賣弄她的身材,盡做出些搔首弄姿的動作和挑逗勾人的眼神,而這些畫面讓其他三人看到一整個心養難耐,狂吞著口水,猛盯著她看,要不是她早就已經是李建鈞的女朋友的話,他們幾個早就已經發動無數次如火如荼的追求攻勢了,也不會像現在這樣只能乾瞪眼的看著心目中的女神在自己面前不斷地賣弄風騷,可是看的到卻吃不到的結果,如果她當初能夠預料到接下來會發生的事情,估計她會選擇正襟危坐且嚴肅地對他們講述劇本的大綱跟架構吧。

 

「聽我講述完劇本的內容之後,你們心裡有什麼感想呢?」因為剛剛手足舞蹈大動作的述說著劇本內容的關係,讓她身上悄悄地流下了一些汗,瞬間整個房間瀰漫著一股股女人所散出嫵媚的陣陣幽香,而被汗水溽濕的上衣緊貼上潔白無瑕的肌膚,更是將她的完美身材和內衣若隱若現的曝露在三個正值青年的眼中。

 

「怎麼大家都不說話呢?」見大家聽完她的解說後都沒反應,她不甘心地又再問了一次,不過似乎......

 

騰奎將頭靠到世銓耳邊小聲地嘀嘀咕咕不知道在說些什麼悄悄話,緊接著換世銓將嘴巴湊到晨恩耳邊也同樣是嘀嘀咕咕的小聲說著,在一旁翹起嘴有點生氣的她只能乾巴巴地望著他們一直互相把彼此的耳朵咬過來咬過去。

 

「我們暫時先到旁邊討論一下。」

 

「是阿,聽妳整個說完,發覺角色好像滿難詮釋的,我們需要先商量一下,等回兒再給你答覆。」

 

兩人說完,便立刻起身順便一把將晨恩也一同拉到一邊去。

 

她只好先自己一個人低頭研究著劇本的內容,在一旁等待他們三個人的秘密會議結束,畢竟她是個很會察言觀色的女孩,別人既然刻意拉到一旁說話,這就表示對方不願意讓自己參予他們之間的討論,既然都表現這麼明了,自然自己也不會自討沒趣的硬要去聽人家在討論些什麼。

 

騰奎三人持續在一旁不斷地竊竊私語著,有時話說到一半會忽然把視線移到她身上,而看著她的眼神似乎帶著點不懷好意和些許的猥褻神情,當然她不會察覺到這一點,因為她一直都是低著頭在研究著手中拿的那本電影劇本,完全不知道她即將面臨一場天大的災難,一場讓她永遠沒機會醒來的惡夢。

 

騰奎他們三個人似乎已經結束了討論,走回到了她面前的椅子坐了下來,察覺到他們已經結束討論的她將手中的電影劇本闔上之後,緩緩地將頭抬了起來,稍微瞄了他們三個人一眼。

 

「怎麼,你們三個討論了那麼久,有討論出結果了嗎?」她的表情不再像剛剛那樣地興奮,如果再像剛剛那樣的話,只會讓自己覺得好像從頭到尾都是自己一個人在一頭熱,這樣的感覺非常的不好受。

 

騰奎慢慢地將視線移轉到了她身上,說道:「妳剛剛說的劇本內容,是不是有一段是強暴的橋段。」騰奎說這話時的眼神讓她感到很討厭,有一種別有居心的感覺。

 

「對阿,的確其中是有這麼一段劇情阿,你幹嘛用那種眼神盯著我看,你這樣盯著我看讓我感覺到很不舒服。」她很直接地說出自己的感受,並且狠狠地瞪了騰奎一眼。

 

「雖然劇情......」她繼續說道,不過......

 

「我猜劇中的女主角應該就是妳吧!」世銓打斷了她的話。

 

「是......是阿......」她眼睛看著世銓回答,回答的聲音變的有點心虛,她感覺怎麼連世銓的眼神也變的怪怪的,不知為何,她心裡有一種不安的感覺越來越強烈,強烈到她想趕快離開這個地方,不對,應該是說她想趕快離開他們三個。

 

「果然是這樣,那真是太好了。」一旁的晨恩拍著手高興地呼喊著。

 

「雖然劇本中有安排了一段強暴的橋段,不過關於這個部分我已經跟建鈞討論過了,會利用一些攝影的拍攝手法帶過去而已,所以不會有什麼肢體上太大的碰撞,畢竟這不是這部電影的重點,重點是在驚悚的部份,所以你們別想趁機偷吃我的豆腐。」她搶著話說,說話的同時不忘將雙手護在胸前整個人塞縮在小沙發上。

 

「這樣怎麼可以。」

 

「對阿,應該要為藝術犧牲一下自己吧。」

 

「站在專業的角度來看,我也覺得不能就這樣馬虎帶過。」

 

說話的同時,三個人很有默契的站了起來,慢慢地逼近了她。

 

「你......你......你們想做什麼?」她雖然嘴巴這樣問,但是她大概也猜的到他們三個想要做什麼了。

 

忽然騰奎將臉挪到她眼前不懷好意地說道:「經過剛剛縝密的討論過後,我們三個決定要接演電影中的角色了,當然銘海他也願意,我們在他離開之前承諾過妳的,這樣子妳應該可以安心了吧。」騰奎將臉貼的更進,她整個頭都已經無法在往後靠了,伸起手想要制止騰奎在靠她更近。

 

「所以......嘿嘿......」

 

她終於無法再忍耐下去,推開騰奎之後馬上撐起身子便想往門外衝去,結果卻被騰奎一把拉住。

 

「你放開我......」

 

「所以我們現在就先來排演一下吧,妳說好嗎?」說話的同時,騰奎將她整個人抱起來順手往床上一拋,她整個人跌坐在柔軟的床鋪上,騰奎隨即撲了上去將她整個人壓倒在床上,開始對她上下其手。

 

「你們快點住手,等建鈞回來你們就完了。」她一面拼命的掙扎,一面看向在一旁看戲的世銓跟晨恩兩個人,原來他們剛剛在竊竊私語的內容是在預謀這件事情,她眼角泛著淚光,可惜,現在才恍然大悟已經都來不及了。

 

但是在她拼命掙扎的情況下,騰奎根本沒辦法如願以償,舉起手,兩記耳光重重地落在她充滿淚痕的臉頰上,她屈服了,任由騰奎以及接下來的晨恩在她身上盡情的糟蹋著,她只能選擇兩眼無神地默默望著那冰冷的天花板。

 

接下來換到世銓的時候,不知道她忽然想到什麼事,原本一動也不動任由糟蹋的身體忽然開始劇烈的抵抗和掙扎,世銓被她突如其來的舉動嚇了一跳,反射性的將雙手用力地掐住她的脖子,晨恩跟騰奎看到了這一幕,立刻衝過來制止世銓,可是世銓就好像著了魔似的一點想要鬆手的跡象都沒有,終於她一動也不動了,靜靜地平躺在自己的床上,而她的屍體身邊則站了三個赤裸著身軀的惡魔。

創作者介紹

圈羊人的窩-圈養文字的羊圈

kensa00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