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我的臉書粉絲專頁http://www.facebook.com/kensa002

剛從醫院倉惶地逃出來的騰奎,氣喘呼呼的他將背倚靠在店家騎樓的柱子上調整著紊亂不堪的呼吸節奏,不斷地想使自己的心情平復下來,除了是遇見鬼之外,騰奎腦子裡找不到任何其他理由來說明他剛剛在醫院裡所發生的事情,他抬起頭又瞥了一眼逃出來的方向,不禁又打了一陣哆嗦,雙手抱住倍感陰森的身軀。

 

這所醫院的外圍並不算的上偏僻,所以基本上路上到處可見來來往往不斷穿梭其中的行人和車輛,這樣一個頗為熱鬧的環境讓騰奎著實感到內心踏實了不少,畢竟心想這裡陽氣這麼重,不像醫院裡陰森森的,應該不會再遇到什麼奇奇怪怪的事物了吧,休息了片刻,騰奎撐起自己的身體離開了梁柱的倚靠。

 

騰奎在這條路上四處緩步地徘徊著,眼睛不時地張望著四周店家,觀望著哪裡有間可以坐下來休息的咖啡店,匆忙逃出來的他完全忘記了他還把刀子遺留在現場的這件事情,不過與其說是忘記,倒不如說是不在意會來的貼切許多,他剛剛只是單純地把一把刀遺留在一間空病房,就算在上面驗出了他的指紋,只是單單遺落了一把刀子也不能拿他怎麼樣,隨便搪塞個藉口也能矇混過去,幫病人切水果總要用到刀子吧,而且在他眼中,剛剛闖入空病房的一切通通是幻覺,沒人受傷,一把刀子也就不需要這麼小題大作了。

 

騰奎深深地感覺到自從他逃出醫院之後,好像不管走到哪裡,一路上經過他身邊的人都會不自主地盯著他身上看,臉上帶著各式各樣的表情,有害怕,有擔心,有疑惑等負面表情,而且都有一種同樣的行為模式,那就是刻意地與他保持著一定的距離,這點讓他感到心裡非常不悅,撿查了一下自己身上也沒什麼古怪的地方,不禁懷疑這些人的眼神到底有何居心。

 

他試圖靠近一位迎面而來正要從他身邊經過的女子,不料才剛往前過去個兩步,對方卻好像看到什麼似的整張臉扭曲恐懼地尖叫了起來,一轉身就往回頭的方向逃離開了騰奎眼前視線可見的範圍,鑽入了擁擠的人群之中。

 

「這個臭女人是發神經了是不是,不然怎麼看到我就好像看到鬼一樣。」騰奎嘴裡不停地咒罵著早已逃離現場的女子。

 

但是剛剛那位女子突兀高亢的尖叫聲卻讓更多人頓時停下了正要邁出去腳步,轉過頭將目光毫不掩飾地通通投射到騰奎的身上,果不其然,每個人臉上都是掛著跟之前一樣各種不同的負面表情。

 

圍觀的群眾之中冒出了一個人,一名中年男子戰戰兢兢地拖著顫抖的步伐走到了騰奎面前,開口立刻說道:「這位年輕人,你身體還好吧,要不要我扶你去醫院,剛好附近就有一家大醫院。」男子的聲音有點低沉沙啞,語氣中混著擔心和恐懼的氣息,「要不然......」

 

「關你什麼事情,給我滾開。」騰奎瞪大眼睛地怒斥了眼前的男子一聲,硬生生打斷了他想要繼續說下去的話,騰奎累積已久的怒氣終於在這一刻完全爆發出來,不過想想這也是人之常情,騰奎好不容易逃出了醫院,之後卻又被眾人不斷用詭異的眼光對自己上下打量著,更有人站出來說要他去醫院,而且他相當清楚男子說的醫院是指哪家醫院,這簡直是觸碰到了騰奎心裡那顆即將引爆的地雷。

 

「可是......」

 

他出手用力推開了男子,男子一個站不穩跌坐在地上,騰奎終於抑制不住自己的脾氣對著在場所有人怒吼道:「你們一個個是吃錯藥還是見鬼了是不是,通通給我閃一邊去。」說完便衝散了圍觀的人群,一個勁地往前不斷地奔跑,跑離這個一堆怪人的地方。

 

騰奎跑到了一處公園,坐在公園放置的椅子上休息,這裡的人明顯的少了很多。

 

「怎麼我會這麼累?」平常對自己的體力也算是相當有自信的,可是現在跑這短短的幾步路卻讓他感覺到上氣不接下氣的窘境,有種虛脫的錯覺。

 

「這些人到底是怎麼了?」他完全無法理解到底為什麼其他人要這樣地看著他,在他跑到公園的這一路上,插身而過的人也都是如此驚恐地看著自己,女生甚至還尖叫了起來。

 

明明已經坐下來休息了,為什麼還是覺得越來越累,騰奎開始感覺到自己漸漸地使不上力氣,視線也變的越來越模糊,這一切的轉變比自己想像的還要快,快到自己來不及反應。

 

「我到底是怎麼了。」模糊的視線中,依稀好像看到一對母女的身影走了過來。

 

「媽媽妳看,那個哥哥的身上流了好多血喔!」小女孩表情率真地指著攤在椅子上的騰奎對一旁的母親說著,聽到這句話的母親在看到騰奎之後大叫了起來。

 

「血......血......什麼血......?」

 

小女孩的這句話竄進了騰奎耳朵裡,讓他開始疑惑了起來,突然間騰奎感覺到原本按在腰際的手好像摸到什麼,有種濕濕黏黏的觸感,他緩緩地的將手舉到了自己的眼前。

 

血......是血......騰奎不敢相信地看著自己的手,隨即將視線移到腰際,他看見了他帶去醫院那把銀恍恍的刀子正筆直地插在自己的腰間,鮮血還在不斷地冒出來。

 

「也難怪那些人會露出那些驚恐害怕的表情。」

 

「原來在醫院以為刺空的那一刀。」

 

「居然現在會是插在自己的身上。」

 

失血過多的騰奎終於在一切恍然大悟的瞬間昏眩了過去,。

 

「誰幫忙叫一下救護車?」

 

「快點送他去醫院。」

創作者介紹

圈羊人的窩-圈養文字的羊圈

kensa00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似水柔
  • 看來
    他是吃了不少止痛劑..
    還是打太多麻醉劑?
    挖~嗚~
    刀子在身體裡都沒感覺
    那不就是傳說中的..
    "不痛症"!!?
  • 應該是大腦沒意識到這件事吧!就像有時候有人受傷了卻不知道,等有人跟他說他受傷了,他看到傷口才突然的哀號起來0.0

    kensa002 於 2009/06/12 18:07 回覆

  • 似水柔
  • 喔~~~
    原來啊!
  • 是啊~~~~~^^

    kensa002 於 2009/06/13 08:32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 X 關閉 】

【痞客邦】大學生網路社群使用習慣調查

親愛的讀者,痞客邦希望能了解大學生的網路社群使用習慣,
填問卷即可抽獨家好禮喔!
(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