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我的臉書粉絲專頁http://www.facebook.com/kensa002

第八章 郵件

 

「我看這個社會真的是變了,變的越來越病態了。」

 

「可不是嗎,一天到晚都有人在鬧自殺。」

 

「難怪人家稱現在的七年級生叫做草莓族,抗壓性那麼低,動不動就鬧自殺。」

 

「以前的人苦日子過怕了,把現在的小孩寵過頭了,這兩天不是又死了兩個。」

 

「對阿,其中一個就是在我們醫院自殺的,你們知道嗎?」

 

「死的很離奇的那個嗎?好像叫什麼銓的,這件事情可以當作我們醫院的恐怖怪聞了吧。」

 

「不要再說這件事了啦,越想心裡感覺越毛,我要先進去幫病人作一下記錄了,你們也趕快去回去做自己的事吧。」

 

語畢,幾個待在病房外面走道聊八卦的護士們瞬間一哄而散,各自回到自己的崗位工作去了。

 

今天一大早,雖然是個光和日麗,鳥語花香的好天氣,理應當是個可以讓人睡到太陽曬屁股的良辰吉日,但是旭垣卻睜大著眼睛靜靜地望著天花板,似乎是在煩惱著些什麼事情,讓他無法繼續沉沉地睡下去,其實最主要的原因還是因為那些護士們一大清早就在他的病房門外嘰嘰喳喳地說個不停,讓他不得不從美夢中甦醒了過來,他總算體會到什麼是三姑六婆,難怪人家常說兩個女人聚在一起就可以把場面搞的有聲有色,像個菜市場一樣。

 

自從上次出事進醫院過後到現在,文楷跟文芯都沒有再來探望過旭垣,連打電話也都聯絡不上他們兩個,加上聽到剛剛護士們在走廊閒聊的內容之後,讓旭垣不經為他們兩個的安危擔心了起來。

 

「昨天睡的還可以吧。」護士小姐進到病房後隨即帶上甜美笑容殷切的詢問著。

 

「嗯,托你的福,睡的還算不錯。」旭垣說話時顯得有些許的敷衍,他將頭擺向正在一旁的調整著點滴的護士小姐,細聲地問道,「關於你們在外面談的事情......能說給我聽嗎......?」

 

「你問那件事情阿,印象中鬧自殺的學生好像都是你們學校的學生耶。」怎麼又回到這個話題了,護士雖然心裡暗自抱怨著,但是臉上依然掛著那殺死人不償命的職業甜美笑容。

 

「你是說我們學校的學生?!」聽到這句話讓旭垣的心情更加煩躁了起來,讓他心裡對文楷和文芯的擔心又更加深了一層,怎麼會這麼剛好呢。

 

「可以再請問一下,不知道你還記得自殺學生的名字嗎?」旭垣瞪大眼睛的看著護士小姐,他心裡急切地想要知道自殺的學生是不是熟人,當然他的熟人指的就是文芯跟文楷。

 

護士小姐皺著眉頭猛盯著天花板,想在腦海中的記憶裡搜尋出兩個素昧平生的名字,顯然對記性不好的她是一項艱鉅的大工程,但是大工程終究還是有完工的一天,她忽然像是發現什麼寶物似的叫了一聲:「阿,我想起來了,我記得其中一個叫做盧世銓,另一個叫做黃晨恩,恩,沒錯。」

 

「前面那個因為是在我們醫院裡面自殺的,所以我印象會比較深一點,不對,應該說是因為他的死法很令人覺得匪夷所思,實在是太過詭異了。」護士小姐繼續說道,本來剛剛還不想提起這個話題的她,現在卻主動地將世銓詭異的死法詳詳細細一字不漏的說給旭垣聽,當然其中有沒有加油添醋,旭垣也不得而知。

 

旭垣越聽臉色越難看,他並不是因為同樣身為房客的世銓和晨恩的死讓他心生難過,他比較在意的是世銓的死法,這顯然是不可能發生的事確發生了,他將這件事聯想到入院前自己遇到的那些怪事,越想越覺得毛骨悚然,冷汗也開始冒了出來,越來越顯得不安起來。

 

旭垣並不是一個對所謂靈異方面鐵齒的人,所以經過這麼多詭異的事情,他心裡默默確信那棟房子一定哪裡有蹊蹺,不然為什麼新搬進去的房客會一個一個相繼自殺而自己也差點葬送性命,不過仔細想想是真的自殺嗎?越來越多的疑問像雨後春筍般地在旭垣腦海中冒出頭來,對了,還有世銓之前所說的郵件,也要一併查個清楚,一個問題還沒想通解決就又冒出一堆新的問題,旭垣感覺到自己的腦子就快要炸開了,頭忽然好痛,有種痛到快裂開的感覺。

 

「你......你......你還好吧......你臉色突然變的很難看,我現在就去幫你叫醫生過來,你等一下。」護士小姐被旭垣的遽然變化給嚇到了,剛剛明明還是好好的,怎麼突然變成現在這樣,護士小姐轉身便要離開卻一手被旭垣給拉住,害她差點跌了個跤。

 

「不用......不用麻煩了......我只要休息一下就好了。」旭垣急忙地跟護士小姐說道,制止她去找醫生的念頭。

 

「可是......」護士小姐想本想繼續勸說,卻被旭垣揮揮手示意說真的不用再麻煩了。

 

「對了,護士小姐,關於我的檢查應該已經通通結束了吧?不知道我可以出院了嗎?」

 

「不行,現在還不可以出院,因為後來醫生發現在你的腦袋裡有一顆腫瘤,腫瘤的狀況還不明朗,所以再來需要做更進一步的檢查才可以。」護士小姐看著旭垣的氣色似乎好轉了許多,自己也就不再像剛剛一樣有點慌張了起來,當然也不會在嚷嚷著要幫他去找醫生過來。

 

「可是現在有一些急事正等著我趕去處理,我不能夠一直待在這裡耗時間。」如果那棟房子真的有什麼問題存在,那麼住在裡面的文楷跟文芯也一樣會有生命危險,就像是世銓和晨恩那樣,他不希望下次聽到自殺學生的名字是他們倆個其中一個。

 

「不過如果有經過主治醫生許可的話,你還是可以稍微出去透透氣一下,然後要注意一些事項以及在時間內記得回來做例行檢查就可以了。」聽到護士小姐的話頓時讓旭垣大大的鬆了一口氣,總算有機會可以出去了解一下這些冒出來的問題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想到這裡,旭垣連忙握起護士小姐的雙手說道:「既然這樣,那就麻煩護士姊姊替我去跟主治醫生說一聲我需要出去透透氣,可以嗎?」這一握,讓護士小姐感到臉紅心跳害羞不已,又開始變的慌張了起來。

 

「好......好......我......我......我幫你去跟醫生說看看,如......如果可以的話,把手續辦一辦,你......你就可以出去到處晃晃了。」等到自己話說完,卻發現自己的手還是被旭垣緊緊地握在手心裡,害羞地急忙將手從旭垣手中抽了出來,頭也不回的跑出了病房。

 

旭垣全身放鬆地讓自己往後一躺,雙手無力地往病床兩旁一攤,剛剛緊繃的神經讓自己感覺有點疲倦,思考了片刻,決定先躺著休息一下,等護士小姐帶好消息回來好了。

 

時間過了多久,旭垣就睡了多久,護士小姐用手輕輕搖醒了不小心睡著了的旭垣,原本睡意還很濃厚的旭垣在看到護士小姐的臉之後,忽然像驚醒似的,馬上打起了精神問道:「護士姊姊,詢問的結果怎麼樣,醫生他怎麼說呢,我今天可以出去了嗎?」

 

旭垣激昂亢奮的態度再次嚇到了護士小姐,整理一下自己的情緒之後說道:「咳......咳......醫生說明天上午十點和下午四點都各有一項檢查需要進行,所以你今天還不能離開,先跟你說一下,不過明天兩項檢查都檢查結束之後,你傍晚就可以暫時出去晃晃了,所以到時候我再領帶你去辦理手續。」

 

「唉呦......還要等到明天傍晚才能離開阿。」旭垣垂下雙手有點沮喪地說著,眼神帶了點無奈的感覺,但是眼睛並沒有看著護士小姐而是望向一旁的某個角落,不知道在想著些什麼。

 

「嗯,很抱歉,不過為了你的健康著想,也顧及到我們院方的安排,就麻煩您先忍耐遷就一段時間了。」雖然這些都不關自己的事情,自己只是代為轉達主治醫生的言語,但她還是發自內心地對旭垣感到有些許的歉意,因為自己幫不上忙。

 

「不用對我說抱歉啦,而且這種事本來就是急不來的,是我自己太心急了,明天還有很多事情要麻煩妳,先在這裡跟你說聲謝謝囉。」旭垣面帶微笑溫柔地說著,這淺淺一笑著實讓護士小姐感到心安了不少。

 

「早點休息吧!」護士小姐說完便帶著愉快的心情轉身準備步出病房。

 

「稍等一下。」護士小姐停下腳步回過頭來看著旭垣,「請問這家醫院有可以上網的地方嗎?有些資料我想說可以事先查一下。」

 

「嗯,上網的地方是有的......是在......」護士小姐仔細地對旭垣訴說著醫院可以上網的地方在哪裡,然後應該要怎麼走,畢竟在大醫院裡很容易走丟。

 

旭垣向護士小姐一番道謝之後便讓護士小姐離開了。

創作者介紹

圈羊人的窩-圈養文字的羊圈

kensa00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似水柔
  • 恩~恩~
    要開始當偵探了!
    推理的部分我也很愛看
    所以柯南是我很愛的卡通
    哈哈!=ˇ=

    接下來~
    就要開始知道
    文芯文楷的真面目了吧!
    唷呵呵呵~
    超超超期待的=]
  • 慢慢就會將之前所埋的伏筆慢慢揭露嚕!敬請期待,下一回合同一時間見@@"

    kensa002 於 2009/05/23 23:38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