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我的臉書粉絲專頁http://www.facebook.com/kensa002

第七章 籃球

 

在世銓離奇死亡的隔一天,待在客廳裡的兩個人正無聊地聊著天南地北,如果他們兩個知道世銓已經過世的消息之後,不知道還能不能像現在這般地輕鬆暱意。

 

「喂!你說世銓到底跑哪兒去了,昨天我們回來之後就沒看見他的人影了。」

 

「也許又到哪裡騙無知的女生上賓館去消遙了吧,說不定現在正在哪間賓館為昨夜的翻雲覆雨補著眠呢!你也知道這傢伙好色到骨子裡去了。」兩個人你一句我一句的在世銓背後說著他的閒話。

 

「你說的一點都沒錯,我完全舉雙手贊成,對那個傢伙而言,飯可以不吃,女人可是不能不碰的喔。」騰奎隱隱約約感覺到褲子裡有手機震動的感覺,向晨恩示意一下便走出屋外接電話,因為在這偏僻地方加上屋子屏蔽之後訊號是非常微弱的,不到屋外空曠處的話,可能說個兩句就斷訊了。

 

趁著騰奎出去接手機的空檔時間,晨恩拿起桌上的電視遙控器,手指敲了敲電視電源,胡亂地切換頻道消磨一下時間,直到切換到某一台新聞台時,看到新聞正在播的一則社會新聞讓他顫抖的手再也握不緊遙控器,一個聲響,遙控器落到地板上靜靜地躺著。

 

騰奎從說完電話從外邊走了進來,一進到客廳便說道:「世銓那小子還真是有一套,一定是在外面把季文芯給迷昏之後弄上床了,你知道嗎?這傢伙居然得了便宜還賣乖,剛剛居然打來跟我說文芯不是人之類的屁話,真是活見鬼了,不過他說的也對啦,在他眼睛裡女人從來都只是玩物罷了。」

 

看到晨恩對他說的話沒半點反應就算了,還甚至好像看到什麼恐怖東西似的望著他,眼睛裡挾帶著極度恐懼的眼神,嘴唇不斷地顫抖,正當騰奎想要對他破口大罵之際,晨恩將顫抖的食指指向了電視機螢幕,嘴裡想說什麼卻又說不出口。

 

騰奎按奈住性子,順著晨恩手指的方向看了過去,電視裡正在報導著關於流浪狗的棄養問題,但是騰奎卻瞬間臉色驟變,全身顫抖著將視線慢慢地從電視螢幕上拉回到自己手上的手機螢幕,。

 

「你......你說剛剛世詮打手機給你......跟你說......季文芯是......。」晨恩用著極度惶恐的語氣說著,兩眼直直地看著跟自己一樣驚恐的騰奎。

 

「嗯。」兩個人同時又將視線重新移回到電視螢幕上,電視畫面已經變成了政治新聞,在野黨與執政黨為了某議題互相攻擊的口角畫面,只是螢幕下方的跑馬燈依然不斷重複地報導著幾則新聞,其中一則豁然就是關於世銓的新聞,新聞內容指出昨天凌晨發生一起離奇自殺案件,一位叫做盧世銓的大學學生用自己已經粉碎性骨折的雙手將自己活活勒死,根據勒痕比對,確實是死者自己所為沒錯,整個案情雖然初步判斷為自殺,但是不尋常的實在地方太多了,令警方感到很詭異。

 

「你確定你剛剛手機沒看錯?聽錯?」晨恩不經開始懷疑騰奎對他說謊,也許騰奎早就知道這則新聞,故意要說來嚇唬他的,畢竟這新聞已經播過很多次了,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晨恩不得不佩服騰奎演技的高超。。

 

察覺到自己被質疑的騰奎立刻將自己的手機蓋打開,按到來電紀錄的畫面順手將手機推到了晨恩面前以示清白,不看倒還沒事,看了之後晨恩像是發狂似的吼了起來,整張臉男看到都快揪在一起了。

 

「不可能,不可能,她明明已經死了,我們親眼看著她死的不是嗎?」

 

「我們親手殺死的?你現在到底在說什麼?世銓他是自殺的不是嗎,剛剛新聞不是已經說的很清楚了。」

 

「世銓的死一定是她幹的,一定是。」晨恩根本不理會在一旁對於他說的話一頭霧水的騰奎,「我就知道當初回到這裡一定不會有好事,我要馬上離開。」說完便馬上衝回他的房間開始收拾行李,他的雙手不停地顫抖著,拿三件掉兩件,抖到根本無法好好的收拾任何東西,經過一番折騰之後,好不容易收拾完了東西便飛快地衝下樓梯。

 

在晨恩即將跑出大門時卻被等候多時的騰奎伸手一把拉住,「你到底是怎麼了,也許是有心人撿到世銓不小心弄丟的手機,故意惡作劇嚇我們罷了,而且我們的計畫都還沒開始執行,你不怕......洩漏出去......」很明顯最後一句話說的聲音很小聲。

 

晨恩見狀用力一甩,掙脫了騰奎拉住他的手,對著騰奎咆嘯:「我要馬上退出計劃,還有不想死的就繼續住在這吧!」說完便衝出了門口,跑到屋到車子停放的地方,開著車子離開了。

 

晨恩一邊開著車子心裡一邊不斷地咒罵著,為什麼會這麼倒楣,剛剛騰奎手機的通話紀錄裡面,最新紀錄的來電者根本就不是已經什麼死掉的是盧世銓,而是一年前就已經失蹤的女子,但是晨恩心裡很清楚,她並不是失蹤,失蹤只是警方最後下的結論,他事實上是早已經被殺害了,晨恩不自覺地看著自己的手。

 

還是先回家裡吧,至少自己家人都是虔誠的佛教徒,還設有佛堂,住在家裡面一定安全多了,我想佛祖一定會保護我的,晨恩心裡開始不斷地替自己尋求可以獲救的理由,這樣的想法或許只是在欺騙著自己。

 

「阿恩阿,你怎麼突然跑回來了,難道明天沒有課嗎?」開門的婦人說道。

 

晨恩沒有想理會母親說話的意思,一進到家裡立刻衝到自己的房間裡面並且上了好幾道鎖,獨自一個人躺在床上喘著大氣,這一路殺回家裡根本是用衝的,路上還連續闖了好幾個紅燈,甚至好幾次都差點出了車禍賠掉性命,但是這些危險他都沒放在眼裡,他腦袋只惦記著關於世銓的死法,一般人根本不可能有辦法掐死自已,通常當感到呼吸困難時會反射性的鬆開雙手,更遑論用一雙已經粉碎性骨折的手,這種狀況的雙手,連動都動不了了,哪還可以掐死自己,這種死法會是人幹的才有鬼,對,就是有鬼,這是晨恩最後的結論。

創作者介紹

圈羊人的窩-圈養文字的羊圈

kensa00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戀ˇ
  • 啊啊啊~太久沒上來了...(汗)
    完全不曉得該留言在哪裡...
    每次開電腦的動作就是..
    1.即時 2.開遊戲...要不然就看小說...
    然後上禮拜的期中考成績下來了
    十科有三科不及格 =口=
    其他及格的也很難看...
    第一次考得這麼爛...(哭)
    好擔心我媽看到成績單的臉
    害我有點心虛 "(默...)
    大大~身體愛顧呀~
    呃..天天12點後睡得好像沒資格說..." XD
  • 十科有三科不及格,不及格不是我注意到的點,我注意到的十科,怎麼會那麼多科,印象中只有國中科目比較多,但也沒到十科說,現在的教育改得真恐怖~~~~

    kensa002 於 2009/05/04 20:24 回覆

  • 似水柔
  • 日校的都比較多科~夜校才七、八科..也好多ㄒ0ㄒ 套一句我朋友說的~千錯萬錯~都是教育部長的錯..XD
  • 話說教育部長現在是誰,我都不知道,沒辦法,我已經脫離學生時代已經很久,還是以前的聯考好呀!簡簡單單,一招定生死~~~~~~

    kensa002 於 2009/05/10 09:27 回覆

  • 戀ˇ
  • 我也不知道教育部長是誰...
    而且我連副總統是誰都不知道 (默)
    不過台灣的教育真的有點失敗 "
    大大又要出新書了嗎~? (期待)
  • 那我比較厲害,我知道副總統是蕭萬長(這有什麼好比較的= =)

    新書應該會在六月上架吧!我猜.............

    kensa002 於 2009/05/11 15:4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