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我的臉書粉絲專頁http://www.facebook.com/kensa002

「原來是在作夢。」世銓突然從夢中驚醒過來,整個人因過度驚嚇彈坐了起來,全身不斷地冒著冷汗,連整個床鋪都浸濕了一片,世銓活動了一下身體。

 

「阿---」一陣劇烈的疼痛感讓他眼淚猛然地的飆了出來,可見不是非比尋常的痛,他將視線望向疼痛的發源處也就是自己的雙手,錯愕自己的雙手居然已經被打上了厚厚的石膏,這下子他可不敢再像剛剛那樣大動作。

 

世銓用眼睛開始向四周快速地掃過了一遍,得知這裡是醫院,原來自己出車禍後被人送進了醫院,無奈地長嘆了一聲。

 

「還好,還能減回一條命。」世銓現在整個人看起來非常的蒼老,活像個八十歲老頭似的,畢竟這一連串的詭異怪事不知道讓他腦細胞死了多少,尤其剛剛的那一場夢,更是折掉了他不少壽命。

 

繼續打量著自己身處的環境,這是一間可以容納兩個病人的病房,隔壁的床上並沒有掛著病患的牌子,很顯然是張空床,對此世銓感到非常沮喪,因為他現在真的很害怕一個人獨處,風聲鶴唳,草木皆鬼,現在任何小小一個風吹草動都可能把他嚇到靈魂出竅。

 

病房的房門被輕輕推了開來,有一個人影踩著輕盈的腳步走了進來。

 

「你醒啦。」護士小姐說著,手上拿著例行的紀錄表,親切地對世銓笑了一下,小護士很可愛,但是現在的世銓完全沒心思展現他色瞇瞇的一面。

 

「嗯。」世銓無力地隨口回應了一下,接著說道:「護士小姐,我的手怎麼了。」眼睛示意性瞟了一眼自己的雙手。

 

護士小姐臉色有點詫異地看著世銓,「你難道不知道嗎?我還以為你應該已經清楚你雙手的狀況了說。」護士小姐雖然很疑惑為何他會不清楚自己雙手受傷的程度,但是基於職業的職責,堆起了職業笑容,護士小姐還是不厭其煩的將世銓的雙手目前病況完完整整的對他重新描述了一遍。

 

「這樣你應該非常了解自己現在的狀況了吧!」護士小姐嘴上說著,並一邊記錄著世銓這位病人的現在狀況,這是例行的紀錄,不過從目前的情況來看,似乎沒什麼大問題存在,康復的問題就只剩下時間了。

 

「護士小姐,你是說我的雙手是粉碎性骨折,那不就代表說要好一段時間都無法做任何事了,我還有社團活動要進行,而且我又是社長,這樣子怎麼行。」世銓不敢相信他只是摔個車而已,以前又不是沒摔過,怎麼這次會這麼的嚴重,他真希望護士忽然大叫一聲然後吐吐舌頭對他說這一切都是唬弄他的,明天就可以出院之類的話,不過眼睛看著打著石膏的雙手,想也知道短時間要能活動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了,頓時低下頭沮喪了起來。

 

「有沒有聽說過一句話,早知如此,何必當初,誰叫你技術不好還要學人家飆什麼車,導致現在出事了,你想後悔也來不及了,還是先想想該怎麼認真養病吧。」這位護士小姐實在讓人感到很厭惡,不好好對待病人也就算了,居然還教訓起人來了,世銓心裡面偷偷地數落著這位護士小姐,要不是自己雙手不能動,早就動手給她揍下去了,當然也只能說說嘴而已,現實上雙手是打上石膏的。

 

做完例行的檢查,將檢查結果填入手中的表格之後,護士小姐便將拿著表格的雙手背在屁股後面,嘴裡一邊哼著流行歌曲一邊往病房房門的方向走了過去,走到門口時忽然停下了腳步,回過頭來對著世銓說道:「你的床鋪右邊有一個紅色按鈕跟一個綠色按鈕,有重大突發危急狀況時就趕緊按下紅色按鈕,值班的醫生和護士會趕緊過來了解並處理你的狀況,至於綠色按鈕就是一般時候用來聯絡我們用的,有看到旁邊的喇叭跟麥克風了吧,有事就按綠色按鈕吧,值班護士會解答你的問題的,別按錯喔,不然胡亂按下紅色按鈕是會造成我們的困擾的,別當放羊的小孩喔。」

 

「這些我知道啦,上面的說明都寫的清清楚楚了,連放羊的小孩都搬出來說,真當我是三歲小孩子阿。」世銓癟癟嘴不耐煩地說著,這個護士小姐實在是有夠囉唆,難道都不知道病人需要好好的靜養嗎?

 

「還有一件事,就是到了用餐時間,會有人自動幫你把餐點送過來。」說完便繼續哼著歌曲走出了病房,邊走邊翻閱著世銓的個人資料,嘴裡嘀咕著,「真是不吉利的病患編號耶,748,念起來真像去死吧......呵呵......」

 

「聒噪的護士終於離開了,耳根子清淨了許多,拉拉渣渣說了一堆,真是受不了。」世銓這時候出現了自言自語的傾向,也難怪自從雙手被打上了石膏之後,最靈活的部位也就只剩那張嘴了,不過護士小姐離開後,那種孤獨恐懼的不安又竄上了腦袋。

 

一般躺在床上的病人大部分的時間不是在發呆就是在睡覺,世銓自然也不逃不開這宿命的法則,更何況他也被那位巡房的護士小姐教訓到到有點累了,後來到了用餐時間,世銓並沒有當場醒來,持續安靜地睡著,送晚餐的人員將餐盒放在一旁的桌子上便推著推車離開了病房。

 

到了深夜凌晨十二點多,世銓才愕然甦醒了過來,一醒來的第一個念頭就是肚子好餓,想必應該是餓醒的,轉頭望著桌子上的餐盒,心裡想著:「好險,晚餐沒有被收走,不然自己就要孤獨地忍受飢餓了。」

 

但是現在一個很現實的問題卻出現了,世銓看著自己被打上了石膏的雙手,根本沒辦法自己進食,想了一下,現在也只能麻煩值班的護士餵他吃飯了,不過現在最要命的問題還是要想怎麼去按那顆綠色按鈕。

 

世銓用盡了所有的姿勢和力氣,終於如願地用他的頭按下了綠色按鈕,通訊立刻接通,喇叭裡出現了一個熟悉的女聲,原來今天值夜班的護士就是那位對世銓說教的小護士,世銓心想,怎麼會這麼倒楣,誰接都可以,只要不是她。

 

「喂!盧同學嗎?請問你有什麼問題呢?」通話一頭護士小姐熱切地問道。

 

「我想請你幫我一個忙,不知道可不可以,不會很麻煩的。」世銓很卑微地哀求著,聽出值班的護士是誰之後,他不確定她肯不肯幫這個忙,可是現在肚子真的很餓,感覺才剛睡醒卻又要餓昏了,不管再怎麼丟臉此刻也要低聲下氣。

 

「要我幫你什麼忙?快點說吧!我剛巡完房回來,現在很累耶。」護士小姐有點不耐煩地催促著世銓快說。

 

「妳可以過來我病房餵我吃個晚餐嗎?妳應該知道的,我的雙手都被打上了石膏,根本沒辦法自己吃飯。」世銓話越說越小聲,眼睛不時地瞄向桌上的飯盒。

 

「我說鼎鼎大名的盧同學,你現在是故意在尋我開心嗎?」護士小姐有點生氣地回答。

 

「開玩笑?我什麼時候跟你開玩笑了。」世銓完全不懂那位護士小姐所說的玩笑到底是什麼意思,不就只是單純的麻煩她過來餵他吃頓晚飯而已嗎,好像說的很嚴重似的。

 

「你還敢說沒有跟我開玩笑,你的女朋友今天一整天都不發一語的在病房裡陪著你,我十分鐘前巡房時都還有看到她靜靜地坐在你旁邊,你現在卻叫我過去餵你吃晚飯,別跟我瞎扯什麼她五分鐘前剛離開之類的屁話喔。」護士小姐在對講機另一頭非常惱怒地不斷數落著世銓,可見她的火氣是真的上來了。

 

「女朋友?整天都在病房裡陪著我?」世銓腦子裡面閃過的第一個念頭。

 

護士小姐接下來訓話的精采內容已經半句都聽不進世銓的耳裡了,他張大眼睛看著坐在旁邊病床上那位沒有頭的女子,他慢慢把頭看向鏡子,鏡子中完整的映照出自己......和一顆血淋淋的頭顱......

 

鏡中浮在自己右邊那顆帶著陰冷微笑的頭顱正側臉望著鏡中的自己,他看著鏡子中的那顆頭顱慢慢地往自己的正前方移動,可是自己卻一點都不敢把自己的目光從鏡子中移開,慢慢地鏡子中已經看不到那顆頭顱的臉,能看到只剩下佈滿烏黑髮絲的背面,也就是說那顆頭顱已經轉到了自己的面前了......那張臉......很熟悉......熟悉到令人毛骨悚然......

 

「肚子餓了怎麼不跟我說一聲呢?我可以餵你阿,幹嘛去打擾值班的護士小姐。」女子對世銓說著,坐在旁邊病床上的無頭女屍同時也動了起來,緩緩地走到了桌子旁,隨即打開了桌上的餐盒,靈活地夾起了一口菜,一隻蒼白腐爛的手逕自伸到了世銓嘴巴前,將食物直接塞進了世銓嚇到說不出話的嘴裡。

 

「好吃嗎?」

 

「我求求你饒了我吧。」已經嚇到尿都流出來的世銓苦苦地哀求著,「我會燒很多很多的紙錢給你妳,拜託妳放過我吧!」

 

女子忽然狂笑了幾聲,隨即恢復了冷淡的語氣。

 

「紙錢我自然會跟你要的,不過我要的是你家人燒給你的那一份。」女子咬牙切齒地說著,「你還記得你是怎麼弄死我的吧!」

 

深夜凌晨四點四十四分,緊急訊號忽然亮起,值班的醫生和護士急忙地趕到世銓所待的病房,但是一切都已經來不及,病房內只有散落著一地的石膏碎屑以及一具躺在病床上冰冷的屍體,他的五官瘋狂扭曲,臉上佈滿了一粒粒突起的肉疣,粒粒破裂滲流著殷紅的血絲佈滿著整個臉孔,一隻帶有金黃色眼眸的黑貓坐在世銓的屍體上面不停地叫著,時而舔舐著他臉上的鮮血。

 

經過法醫檢查之後,世銓死亡的主要原因是窒息,活活的被勒死,被自己那雙已經粉碎性骨折的雙手活活的勒死。

創作者介紹

圈羊人的窩-圈養文字的羊圈

kensa00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似水柔
  • 嗯嗯!
    壞小孩是頭香XDD

    不錯不錯~
    不過..
    那個女生不是..
    護士小姐看的到她喔?
    怪怪~
    > <"

    對了!
    "撿"回一條命
    你打成
    "減"回一條命囉!=ˇ=
  • 那個東西總是可以選擇性的讓人看見,選擇性的讓她想要嚇的人"突然"看見她,真調皮~~~事吧!!!!!

    如果仔細看,會發現更多的錯字~沒辦法~有時候真的會眼殘(新注音的缺點,但我也只會這個

    kensa002 於 2009/05/02 19:23 回覆

  • 小米妹
  • 唔唔~~
    我被驚到了!
    她一直在房裡陪他呀=口=

    那位護士雖然講話很討厭
    不過我覺得她好有趣喔XD

    繼續繼續~~ ^ 口 ^
  • ㄏㄏ~因為雙方看到的畫面不同呀!護士小姐是無辜的(舉牌聲援0.0a~

    kensa002 於 2009/05/02 19:24 回覆

  • jJane
  • 好可怕~为什么那女鬼不一开始就让他车祸死呢?在医院这样,好可怕~~
  • 因~~~為~~~愛~~~當然不是@@"

    復仇之路是艱辛的,總是要想很多花樣折磨對手~~~

    kensa002 於 2009/05/04 20:2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