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天深夜裡,高掛夜空的月娘特別地明亮皎潔,當然此刻的旭垣早就已經進入到甜美的夢鄉,像之前一樣旁邊的床面忽然又開始了詭異的騷動,這次的情況卻不太相同,而早已莫名深陷的床面在此刻也像若無其事般慢慢地恢復了原狀,這樣的異狀牽動了旭垣原本蓋在身上的棉被,失去棉被的旭垣似乎下意識感覺到了有點寒冷,不自覺地將身體慢慢蜷縮了起來。

 

經過片刻之後,一雙手靜悄悄地將窗戶推開,深夜的寒風毫不保留地灌進了房間裡面,頓時房間溫度忽然驟降,讓原本就感到微寒的旭垣被突然灌進的寒風冷到不得不從夢境中醒來,意識朦朧而眼睛也因為倦意濃烈而呈現微微張張的狀態,嘴裡喃喃自語抱怨道:「奇怪,窗戶沒開怎麼風會這麼大。」一陣強風迎面而來,這下子真的讓旭垣腦筋整個清醒過來,驚覺自己居然站在窗戶旁邊,什麼時候走過來的?

 

一棵高大的榴槤樹就矗立在窗外只呎的地方,上面掛滿了結實累累的碩果,旭垣望著這棵榴槤樹,有一種熟悉的感覺出現,順著樹木將視線往下眺望,驚覺樹旁好像有個人影在,因為茂盛的樹葉擋住了大部分的視線,只能從縫中觀看,但是仔細觀察其身形,還是依稀可以看出榴槤樹旁站的是一位身材姣好的女人,旭垣打量著這身形,腦中忽然想到會是文芯姊一個人在外面吹風嗎?不過看看時鐘,這個時間點也不太可能吧,不過出於擔心,旭垣打算先出聲確認一下:「是文芯姊嗎?」

 

站在樹旁的女子並沒有回應旭垣的問話,旭垣持續的喊了幾聲,女子依然故我地沒有答聲,女子的肩膀忽然開始顫抖地抽動了起來,頻率越來越急促,旭垣聽到了女子的哭聲,聲音清晰可聞,可是聲音的來源卻是來自於房間,但是旭垣此時並沒有發覺到這令人感到詭異的地方。

 

他依舊認為那名女子很有可能是文芯姊,畢竟這附近很偏僻,也沒有其他住家在,有人就話不就是住在這棟屋子裡的幾隻小貓,但是文芯姊為什麼一個人待在屋子外邊哭,旭垣一想到這裡便急急忙忙地衝出房門,她擔心文芯姊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不好的事情。

 

匆匆忙忙的腳步聲並沒有吵醒隔壁房的文楷,來到一樓的旭垣馬上出了屋子走向榴槤樹的方向,剛剛的確沒有看錯,旭垣發現樹下的確站了一個人。

 

「文芯姊,妳這麼晚了一個人在這裡做什麼?」女子依然沒有開口回應,樹影的遮蔽讓旭垣看不清楚不遠處的女子的模樣,只能看出個黑影。

 

「你......要......找......我嗎?」女子總算肯開口說話了,只是這語調聽起來似乎有點陰森,說話的同時女子開始移動腳步緩緩地往旭垣所在的方向走了過來,走出了樹下,身體也跟著逐漸慢慢脫離了樹影的遮蔽,在皎潔月光的照射輝映下,從腳開始往上漸漸地可以看到女子的整個模樣。

 

身影漸漸浮現,首先是腳......再來是腰......接著是胸......然後頸......頭?

 

「嘻......嘻......嘻......」女子此時發出了銀鈴般的笑聲,笑的很陰森卻又狂妄,聽到笑聲那一瞬間,看著女子走過來,他眼神裡容不下其他神情,除了恐懼還是恐懼,旭垣終於下意識地的昏倒了過去。

 

在他倒下的那一瞬間,旭垣很清楚自己昏倒的原因,因為他不是看不清楚女子的笑容,而是因為他壓根就看不到女子的笑容。

 

女子笑著,陰冷地笑著。

 

嘻......嘻嘻......

 

嘻嘻......嘻嘻嘻......

 

一具無頭女屍就這麼不斷地笑著。

創作者介紹

圈羊人的窩-圈養文字的羊圈

kensa00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