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我的臉書粉絲專頁http://www.facebook.com/kensa002

「姊,妳站在樓梯口做啥阿?」文楷看著自己的姊姊偷偷站在那裡的同時也頓時鬆了一口氣,因為他並沒有看到其它什麼奇怪的景象。

 

「姊?」旭垣瞪大眼睛看著一臉輕鬆的文楷,他拒絕去相信文楷嘴裡冒出來的那一句話,他所害怕恐懼的鬼魂居然會是文楷的姊姊,所以說文楷有個鬼姊姊,還是說文楷也是鬼,不對,自己到底在想些什麼,當旭垣還在一陣胡思亂想的時候,突然領口被一鼓力量給揪了起來,旭垣只好妥協的將注意力移到那股力量的來源。

「你居然敢當著我的面說我是髒東西,你這話到底是什麼意思,更何況我不久前才剛洗好澡而已,哪裡髒,你說阿。」旭垣現在終於清楚那股力量是從哪裡來的了,現在的他正被文楷的姊姊揪著領口,惡狠狠地瞪著。

 

「我......我......」旭垣不知所措地迴避著她的目光,自動把臉別到旁邊去,當然其中有部分原因是因為害羞,文楷的姊姊兇歸兇,可是在世俗的眼光下可以稱的上是個大美人。

 

隨著文楷的姊姊身體貼的越近,隱隱約約有一股特別的味道越來越明顯,是女人特有的體香?不對,這股氣味似乎讓旭垣感到有些許的不舒服,但是這股味道感覺卻又是那樣的熟悉,跟當時在他房間遇到文楷他姊姊時所聞到的氣味非常相似。

 

當旭垣還沒弄清楚這股異味的真面目時,終於,旭垣還是忍不住搶在理智攔截之前喊了出來:「這味道好臭喔,妳的身上怎麼會這麼臭阿。」

 

文楷的姊姊聽到這句話後馬上鬆開了手,飛快地退到一旁去,「你......你很沒禮貌耶,居然說女孩子的身體很臭,你有沒有一點紳士風度阿。」文楷的姊姊感到有點生氣,卻又有些丟臉,標準的惱羞成怒。

 

「可是那氣味真的很臭阿。」這句話絲毫不留給姑娘家半點面子,還好屋子裡沒什麼外人,要不然她以後可能就因為這句話嫁不出去了。

 

「我......我剛剛吃榴槤啦。」文楷的姊姊瞬間整個臉紅到像一顆紅蘋果,說這句話當然也需要極大的勇氣。

 

「屋子旁邊不是有種了一棵榴槤樹嗎?莫非你都沒發現?這麼大一棵樹,而且剛好就在你窗戶外邊而已,榴槤都是從那裡摘的。」文楷趕緊跳出來幫姊姊解釋著,她現在的臉可是羞愧到快炸掉了,如果等到她翻臉,那後果可能就不堪設想了。

 

「難怪當時我會聞到一股怪異的氣味,原來是從窗戶外邊飄進來的。」右手握拳重敲了一下左手,旭垣突然覺得一切的疑問都可以有合理的解釋了。

 

「誰叫你平常都不打開窗戶,室內要保持空氣流通啦,這樣對身體健康才好。」文楷的姊姊在一旁沒好氣地說,有藉機報復的意味。

 

「可是......那個時候為什麼我感覺妳要掐我的脖子,還有要吸我的血,而且你的嘴角還有紅紅的血跡又全身穿著白色服裝。」旭垣對於當時的情況還是耿耿於懷,就算現在已經知道她是文楷的姊姊,可是一但想到當時的畫面,心裡還是會覺得有點毛毛的。

 

「誰會想要掐你的脖子,吸你骯髒的血阿,呸!呸!呸!真的是莫名其妙耶,要說謊也不是這麼扯的,麻煩請先打好草稿再來。」

 

「可是當時......你確實......」旭垣依舊不放棄地追問下去。

 

「當時我是想說第一次見面,想給你一個熱情的擁抱和親吻,誰知道你就忽然暈倒了,真沒用。」文楷的姊姊似乎感覺遇到了個搞不清楚狀況的人。

 

「那衣服跟血跡呢?」旭垣還是窮追猛打。

 

「我每次洗完澡都有喝蕃茄汁的習慣,而且洗完澡穿著白色浴袍這樣也有礙到你的眼睛嗎?」文楷的姊姊似乎越說越氣憤,聲音整整提高了八度,感覺要把旭垣整個生吞活剝一樣。

 

「我......我......」這下誤會真的大了,旭垣心裡無奈的想著。

 

「我什麼我,給我立刻道歉。」這女人不是好惹的,旭垣馬上下了這樣的結論。

 

「對不起,我錯了,大姊頭請原諒我。」旭垣整個趴在地板上求饒,說完偷偷地抬頭瞄了一下文楷的姊姊之後立刻低下頭,他想確認她的反應為何。

 

「好吧,我原諒你,起來吧。」她開心地說著。

 

旭垣偷偷地靠到了文楷旁邊,小聲地問道:「態度跟剛剛會不會差太多了阿。」

 

「習慣就好。」文楷小聲地回答。

 

「你們兩個偷偷摸摸地在說什麼悄悄話。」

 

「沒事,什麼都沒說。」兩人異口同聲地說著,這就是所謂的默契。

 

「沒說什麼就好。」

 

「呼!!」兩人如釋重負地鬆了一口氣。

 

「對了,姊姊,你教訓人家這麼久了,也該自我介紹一下吧!不然哪天他被妳做掉了,還弄不清楚兇手叫什麼名字勒。」文楷語帶諷刺地提醒他姊姊。

 

恐懼!一種發自內心的恐懼突然寫在文楷的臉上,強烈的殺氣正向著他席捲而來。

 

「聽清楚了,大美女我叫季文芯,是我腳底下這個白痴傢伙的姊姊,請多多指教。」文芯邊說著話的同時,腳下也絲毫不空閒的用力踐踏著一個叫季文楷的成年男性人類,根據她本人的說法,這是對於弟弟的一種愛護方式。

 

「陪你們玩的好累,搞的我全身都流汗了,我得再去沖個澡囉。」文芯說完便踏著輕快的腳步往二樓走上去了。

 

文芯離開了之後,兩人忽然有種從殺戮戰場生還的感覺,產生一種肝膽相照的同袍情懷。

 

「我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旭垣小心翼翼地問著,眼神有點飄邈。

 

「直接問阿,不用拐彎抹角的。」

 

「你之前不是說過沒有其他房客再搬進來了嗎,怎麼你姊姊......」

 

「我是說過沒錯阿,不過我記得我說過的是三樓吧,我姊也是住在二樓的,而且早就住在這了,也不是最近才搬進來的。」文楷解答著旭垣的疑問,旭垣回想了一下,文楷之前說的的確是三樓沒錯,而且二樓有三個房間,自己、文楷再加上文芯正好三個人,這點自然也就沒什麼疑問了,不過為了保險起見,還是再弄清楚一點比較好,要不然人嚇人,可是會嚇死人的。

 

「沒其他房客了吧?」視線再度回到文楷身上,旭垣再次問道。

 

「沒了。」

 

「真的?」

 

「真的。」

 

旭垣這次真的放心了。

 

旭垣輕拍文楷肩膀兩下說:「謝謝你,我終於可以住的心安了。」說完便也往二樓方向走了上去。

 

忽然聽到一聲慘叫,文楷飛快地往樓梯衝去,只看到旭垣一個人倒在階梯上。

 

「剛剛發生什麼事了?」文楷急忙地問。

 

「沒事,我只是樓梯忽然踩空,摔倒而已。」旭垣一臉無辜地說著,隨即拋出一個燦爛的微笑。

 

慘叫聲再度響起,就在剛剛文楷聽完旭垣的回答後,當下立刻決定補他一腳再離開。

創作者介紹

圈羊人的窩-圈養文字的羊圈

kensa00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jJane
  • 忽然间出现了新角色……?
    应该是回想吧?
  • 噗~~~我貼錯篇了~這是之前完結的"噬血預言"~~馬上更正

    kensa002 於 2009/02/16 22:1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