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我的臉書粉絲專頁http://www.facebook.com/kensa002

而在蘇美靜倒地的那一瞬間,比亡魂還可怕的人大方地出現在所有人的面前,她的臉頰上沾了幾滴蘇美靜的鮮血,而手上所持的利刃刀尖還不斷地在滴著血,她的表情笑的很猙獰,笑到令人不寒而慄。

 

「為什麼偏偏是妳......」邵齊伸手揪住胸口,感覺到一陣心痛。

 

「韶......韶......韶錚......」郭怡涵的雙唇顫了半天。

 

在聽見郭怡涵的喊叫之後,華韶錚明顯愣了一下,方才臉上所掛的笑容也隨即消失。

 

「眶啷--」華邵錚手中的利刃掉落到地板上,惡魔的身影已經消失,她跪坐在地板上開始掩面哭泣。

 

「他們通通該死,他們每一個人都該死......」華韶錚放聲咆嘯著,那是一種悲傷的傾洩,外面依舊下著細細的小雨。

 

邵齊走了過去,蹲在華韶錚的身旁,將身上的外套脫下來披在她的身上。

 

「一切都結束了......」邵齊淡然地說道。

 

「邵齊......」華韶錚側過身一把抱住邵齊,此刻哭的更加厲害,而邵齊就這麼讓華韶錚抱著,不在乎她將身上的血沾到自己身上來。

 

此後,所有男生輪流看管著華韶錚,等待道路搶通後警察的到來,畢竟她是個殺人犯,最後還是得接受法律制裁。

 

那一天晚上,大家都很沉默,華韶錚在簡單回答過邵齊的問題之後就不再開口說話,而柳裕民則是在所有人回到房間之前就已經倒頭呼呼大睡,精神崩潰的人更加容易疲倦吧!

 

原來在第二天的深夜,柯勤依約來到三樓外廊準備跟華韶錚把話說清楚,而華韶錚說她當時就已經決定要殺掉柯勤了,而事情卻出乎意料的順利,她當時到三樓外廊的時候,柯勤早就已經到了,可是很奇怪的是柯勤卻沒有意識到自己的到來,而是面對著最後一間房間不知道在害怕些什麼,因此她當下就靠了過去伸手將柯勤給推下了後面那一座山谷,也因為這樣而讓大家誤以為柯勤失蹤了,事實上他在那天深夜就已經死了,從那種高度摔下去根本不可能還活著,華韶錚當時是這麼想著,關於這點也在日後獲得了證實。

 

而殺死張旭成就更簡單了,當天傍晚,柳裕民離開溫泉旅館後,大家開始分頭去搜尋柳裕民的蹤跡,而華韶錚就在出發過後沒多久,對張旭成示意因為柯勤失蹤,所以她感到很寂寞,希望他能陪伴她一下,色慾薰心的張旭成當然二話不說就答應了,於是等到其他人都走遠了之後,她和張旭成又回到了溫泉旅館內,而一回到房間,華韶錚遞給了張旭成一杯加了迷藥的白開水,當然張旭成也很不客氣的一口喝掉,沒多久便失去了意識,接下來便將他的身體塞進櫥櫃裡,然後輕鬆結束掉他的生命。

 

至於蘇美靜的部份就像當時大家所看到的那樣,至於問到關於殺人的動機......

 

她因為受不了柯勤和蘇美靜私底下偷偷背叛她,所以才決定痛下殺手,而這樣偏激的做法跟她的成長背景有很著大的關係。

 

而張旭成的部分就比較難理解了,因為華韶錚只說了--因為他跟她父親一樣,所以該死,後來就沒下文了,因為她從那時候就不再開口說話了。

 

※  ※  ※  ※  ※

 

隔天一大清早,屋外的蟲鳴鳥叫就好像表演樂團一樣,旋律契合地演奏著一曲美妙的音樂,演奏完一遍又接著一遍,就好像是電影結束後的片尾曲一樣,扣動著人心,只可惜在這間溫泉旅館所上演不是一部精采的電影,而是一件真實的連續殺人案件。

 

天空是一片的蔚藍,沒有半點白雲駐足或者是飄過,耀眼的陽光熱情地灑落在每一吋土地上,宣示著現在是個炎熱的夏天,而昨夜的大雨此刻在地面上早已失去了曾經來訪過的痕跡。

 

到了中午,道路終於搶通,很快地,接到報案的警察立刻來到了這間發生命案的溫泉旅館,總共來了好幾輛的警車和救護車,感覺起來非常大的陣仗,但是比起跟在後方那各家報章媒體的採訪車和記者以及攝影師們,警方的人數此刻又顯的異常的渺小。

 

進到旅館內的警察立刻用手銬將華韶錚銬了起來,帶出了旅館外,而邵齊等人也跟著走了出去,旅館外面一片鬧哄哄,也許這是老婆婆這輩子所能看到的最後一次熱鬧的景象了吧!

 

華韶錚在被押進警車後座之前,在車門旁邊停下腳步,回頭望著邵齊,而邵齊也正看著她。

 

「邵齊,我很感謝你。」現在的華韶錚看起來跟邵齊第一眼看見的時候一模一樣,是那樣的美麗動人而且善良單純,只可惜事實擺在眼前,她是個連續殺人犯。

 

「感謝我什麼?我什麼都沒有幫到妳。」邵齊的心情異常的低落惆悵。

 

「還記的那場國王遊戲嗎?」華韶錚笑了笑說道,依舊是迷死人的笑容。

 

邵齊點點頭,不過他不知道華韶錚為何把話題扯到那裡去,那是一場詭異的遊戲,尤其是他當時所看見的那三張紅心Q,一副正常的撲克牌裡面根本不可能會超過一張紅心Q,更何況還是一次出現三張,但如果跟死去的彤彤扯在一起,那就可以說的通了。

 

「關於那場遊戲,我有提到一件事情,你還記得吧!」

 

「你是說三張紅心Q的那件事嗎?」

 

「對,就是那件事,雖然我不清楚你是基於什麼緣故要替我圓謊,但是我還是要謝謝你。」

 

「什麼替妳圓謊,我怎麼越聽越糊塗了。」邵齊這下子真的整個人愣住了,當時華韶錚說她看見三張紅心Q,而自己的確也看到了,何來圓謊之說。

 

「其實我......根本沒有看到什麼三張紅心Q,從頭到尾都只有一張而已,所謂的三張紅心Q是我編出來的謊言,當時喬喬忽然下達那樣的指令時,我立刻想到這一步棋,為了讓其他人誤以為柯勤他們三個人的死跟靈異鬼怪有關才會這麼說的,而且我感覺的到這間溫泉旅館的確有些詭異。」

 

「怎麼可能......會是這樣......」邵齊一臉無法置信的模樣,就算她這麼說,可是自己當時的確是看到三張紅心Q沒有錯,難道是彤彤的亡魂在對自己訴說預言嗎?會有這樣的事嗎?

 

「對了,還有一件事......」華韶錚又開口。

 

「什麼事?」

 

「其實我記得很清楚,當時最後的那一場國王遊戲,拿到紅心Q的人是......曾崇源。」這句話說完,華韶錚便被警察給壓進警車後座裡了。

 

創作者介紹

圈羊人的窩-圈養文字的羊圈

kensa00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羿楓
  • 哦~~~
    我看這篇看到發毛耶= =
    自己還被自己嚇到=口=
  • 我之前也會寫到一半被自己嚇到,但現在不會了,麻痺了,免疫了@@"

    kensa002 於 2008/11/23 21:5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