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我的臉書粉絲專頁http://www.facebook.com/kensa002

「邵齊,你在發什麼呆呀!」郭怡涵伸出手掌在邵齊面前上下來回揮動。

 

「沒事,剛剛在想一些事情。」郭怡涵不斷揮動的手掌讓他感到有點心煩,只好伸出手按住她的手,郭怡涵的臉也因此泛起了一抹紅暈。

 

「不過韶錚還真是可憐......」郭怡涵突然又想到了什麼隨即脫口而出。

「怎麼說?」

 

「其實韶錚的家庭是單親家庭。」

 

「父母離異嗎?」

 

「不是,韶錚的母親是被拋棄的,當時與男朋友都已經論及婚嫁了,結果最後新娘卻不是韶錚的母親。」郭怡涵說到這裡,明顯沒了剛才那番精神,反而顯露出了一些落寞,也許是在憐憫韶錚母親的遭遇。

 

「所以當時韶錚的母親就已經懷了她囉!」

 

「應該是吧!關於這點我就不是很清楚了。」

 

聽完郭怡涵的這番話,邵齊突然又感覺頭痛了起來......

 

「你們有沒有聞到一股怪味道,我從一回來到現在就隱約有聞到。」郭怡涵皺起鼻子,不斷搜尋著怪味道的來源。

 

曾崇源也跟著聞了起來,然後說道:「沒有阿,哪有什麼怪味道,搞不好是妳身上發出的異味吧!」曾崇源譏笑了一下。

 

「你可別亂說,我已經洗過澡了,身上哪來的異味。」郭怡涵有點生氣。

 

郭怡涵回過頭不再理會曾崇源,而是繼續搜尋怪味道的來源。

 

「這裡!」郭怡涵大叫了一聲,讓所有人把目光都朝她的方向望了過去。

 

「怪味道就是從這裡傳出來的,這味道聞起來就好像是......」郭怡涵站在一個櫥櫃面前,挑著眉毛在腦海中搜尋著這股熟悉氣味是什麼,而邵齊等人也在這時候靠了過去。

 

「這味道是......」

 

邵齊伸出手迅速地將櫥櫃打了開來。

 

「我想起來了......這味道很像是......血......」郭怡涵看向了被打開的櫥櫃,伸出手摀住自己的嘴巴喊道:「張......張......張旭成......」

 

張旭成雙眼圓睜,瞳孔已經放大,面無血色的臉孔,脖子上有著一道又深又長的傷口,已經乾涸掉的血漬佈滿了全身的衣物,而櫥櫃底部也積了一灘半乾涸的血漥。

 

倚靠著櫥壁的屍體忽然滑了一下,往櫥櫃外面倒了下來,那雙充滿死氣的眼睛正好對上郭怡涵的視線......郭怡涵嚇到馬上退後了好幾步......

 

「怎......怎麼會這樣......是那個叫彤彤的亡魂殺死張旭成的嗎?」郭怡涵驚恐地指著張旭成的屍體亂叫,嚇到眼淚都快迸了出來,直在眼眶中打轉。

 

也許是身為男生的關係,邵齊並沒有像郭怡涵那般驚慌失措,反而是在審視著張旭成脖子上的傷口,很明顯傷口是利刃所為。

 

「所以這不是亡魂所為,而是人為的嗎?」邵齊呢喃道。

 

「如果柯勤真的死了,再加上張旭成,那就表示還有一個人會死,我不要......」郭怡涵一想到這裡,整個人害怕到跌坐在踏踏米上。

 

「如果柯勤真的死了?」邵齊並沒有前去安撫郭怡涵,而是在思考著她剛才所說的話。

 

根據華韶錚和自己看到的情況,如果三張紅心Q真的預言著會有三個人死亡,那麼不在預言範圍內的人就有自己和喬喬,因為喬喬是國王,而自己並沒有參與那場遊戲。

 

一般而言,通常不管是誰一定會先記住自己的牌,所以華韶錚當時就算記不住其他人的牌,也應該知道自己的牌,從她的態度看起來,她的牌應該不是紅心Q。

 

「如果柯勤真的死了?」奇怪,為什麼會這麼在意這句話,「如果」這兩個字為什麼聽起來就是那麼地格格不入。

 

邵齊抓著頭髮不斷地思考,腦海裡不斷閃過一些畫面,不過很顯然都是一些瑣碎的記憶,忽然間......邵齊想起了一段和華韶錚的對話......

 

當時在他房間裡......

 

「是因為柯勤嗎?如果是的話,你不用介意這點。」

 

「是因為他已經死了,還是失蹤了嗎?」

 

「他死了只是其中一個原因,最主要的是我早就已經和柯勤分手了。」

 

邵齊記得當時只是提出疑問,並沒有肯定柯勤是不是真的已經死了,畢竟他當時只是失蹤罷了,那為什麼華韶錚的回答卻是這麼的肯定。

 

「他死了只是其中一個原因,最主要的是我早就已經和柯勤分手了。」

 

在大家都認為柯勤生死不明的情況下,還能說的這麼肯定的只有一種人......那就是......殺死他的兇手......

 

這一瞬間,邵齊感覺到恍然大悟,所以說柯勤是被華韶錚殺死的,而張旭成很可能也是,那麼如果說撲克牌的預言是真的,那表示華韶錚的目標就只剩下一個,那會是誰......

 

華韶錚殺了柯勤可能是因為受不了他劈腿,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華韶錚的下一個目標就是--蘇美靜。

 

「遭了......」邵齊大吼一聲,郭怡涵被邵齊的聲音給嚇到,頓時停止了哭泣。

 

「怡涵,你說美靜跟韶錚去哪了?」

 

「她們一起去泡溫泉了。」郭怡涵支支吾吾地回答道,現在的她還搞不太清楚狀況,「發生什麼事情了?」

 

「柯勤已經死了,而美靜現在很可能有生命危險。」

 

「什麼?」

 

邵齊沒有時間再慢慢跟所有人解釋,他問完立刻衝出房間,往一樓的方向前進,而待在房間內的其它人也跟著邵齊的腳步跑了出去。

 

「希望還來得及,不,希望不是我猜測的那樣。」邵齊現在心裡一方面擔心蘇美靜的安危,而另一方面則祈禱著希望事情不是他猜想的那樣,他不希望看見華韶錚是殺人兇手,他不久前才剛下定決心這趟旅程結束後要開始追求她的。

 

邵齊來到了一樓,不過當他距離溫泉門口還有數公尺遠的距離時,突然停下了腳步,而在此時,其他人也已經趕了上來。

 

「阿--」郭怡涵一看到門口的景象立刻尖叫了起來。

 

白熾的燈光下,一道清楚的人影,左搖右晃地直立在溫泉的門口,雙眼圓睜,帶著驚恐的表情看向邵齊等人,雙手緊緊地抓住自己的脖子,手指間的縫隙泹泹地流出殷紅色的鮮血,緩緩流下的鮮血慢慢地在她的白色上衣宣染開來,很快地,白色上衣就已經變成一片血紅色,那猶如玫瑰般的紅是代表著死亡的色彩,而乾涸掉的黑則是代表著地獄的顏色。

 

「救......救......」

 

啪嗒--

 

蘇美靜應聲倒地,感覺已經失去了生命的跡象,瞪大的雙眼意味著她的死不瞑目。

 

==========

看倌們,撐著點,故事就快要結束了。

創作者介紹

圈羊人的窩-圈養文字的羊圈

kensa00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戀ˇ
  • ㄆ 很好 事實又再次證明了...
    我果然沒有當偵探的潛能...
    如果不是邵齊講..
    我完全沒有發現那個對話有問題 =ˇ=
  • 真的耶!邵齊那傢伙也沒跟我說,虧我跟他這麼麻及!

    kensa002 於 2008/11/11 21:34 回覆

  • 似水柔
  • 原來小說家
    可以轉行當偵探呀!((笑
    這麼鉅細靡遺的剖析..
    原來是韶錚啊!

    恩~
    我也不知道對話有問題
    畢竟當時大家腦子
    一定都會既定的認為
    柯勤已經死了..

    哈哈~很精采唷!
    加油~加油~加油~ =ˇ=
  • 沒辦法,這年頭景氣不好,靠寫小說過活的人大都會餓死,所以總得發展第二專長呀!邵齊也是。

    kensa002 於 2008/11/12 20:52 回覆

  • 迪西
  • 呵呵~果然定時來光顧,都會收到好菜!
    很棒呢!從第一章看到現在,不知不覺故事都要寫完了呢!
  • 是阿!再三回就結束嚕!到時候記得發表一下讀後感喔^^

    kensa002 於 2008/11/13 00:5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