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裕民不斷地把身體往後退,嘴巴不停地唸著阿彌佗佛,不過並沒有任何幫助,小女孩朝他的方向慢慢地爬過去。

 

「殺妳的人是曾崇源,為什麼妳不去找他,他也住在這間旅館裡阿!」柳裕民吼道。

 

小女孩驀地停下了動作……  

有用!她聽進去了!柳裕民內心喜道……

 

彤彤的雙眼突然變的圓睜,翻白上吊的黑眼仁也頓時轉到中間。

 

「就是你……」

 

彤彤再次爬向了柳裕民,而且速度比剛才還要快上許多,骨頭「咯咯」的聲響也越來越急促,柳裕民一直不斷地往後退。

 

忽然間,背後不知道撞上了什麼東西,就在這一刻,彤彤再度抓住了他的腳踝……

 

「阿——阿——」柳裕民聲嘶力竭的吼道,忽然他感覺到後腦勺挨了一記重擊,雙眼開始迷濛,眼前那張倒掛的臉孔隨著眼皮的闔上逐漸消失。

 

黃泉伸手扶起了柳裕民,將他的手搭在自己的肩膀上,原來柳裕民後退時撞到的東西正是黃泉,後腦勺的那一記重擊自然也是黃泉打的。

 

黃泉攙扶著失去意識的柳裕民,往溫泉旅館的方向前進,黃泉心裡想道,如果自己在晚個幾秒鐘,柳裕民就必死無疑了,因為方才柳裕民後退的方向是一面峭壁,如果再繼續往後退的話,肯定會掉下去——必死無疑。

 

黃泉突然停下了腳步,回頭一看……

 

「不見了!」

 

當時黃泉剛抵達時,恰巧看見一具有著藍色眼眸的洋娃娃不斷地爬向柳裕民,而且在最後一刻抓住了他的腳踝,不過現在那具洋娃娃已經不見蹤影了。

 

不過關於這點,黃泉並不訝異,因為他早就感覺到那具洋娃娃有問題,很可能就是彤彤附身的媒介,只是他不知道為什麼那具洋娃娃對於柳裕民有著強烈的殺意,但是對於其他人卻又沒有這種感覺,就連對曾崇源也是。

 

「看來回去後要仔細地調查一下……」

 

      

 

「怎麼到處都找不到那小子的蹤影。」蘇美靜不悅地踢著地上的小石子。

 

「對阿,到底是躲到哪裡去了。」郭怡涵的情緒很明顯也沒有好到哪裡去。

 

「說不定已經被其他人給找到了。」邵齊聽她們兩個妳一句我一句的抱怨,都不知道該怎麼去安撫她們的情緒,無奈地對喬喬眨眼睛發出求救訊號,不過不懂什麼是「使眼色」的喬喬只能眨著一雙可愛的大眼睛不解地回望著邵齊。

 

「希望是這樣啦。」蘇美靜長嘆了一口氣。

 

就在此時,一道黑影從這群人的右邊樹林竄出,發出了「窸窣」的聲音,所有人立刻轉過頭望去,郭怡涵原本想要喊出柳裕民的名字,不過當她看見那道黑影是如此嬌小的時候,他想起了邵齊之前說的一句話。

 

「那道黑影是……旅館內的……那具洋娃娃……」

 

想起了這句話,立刻讓郭怡涵把到嘴邊的話給硬生生吞了回去。

 

好像有什麼東西滴到了自己的臉頰上,邵齊伸手摸了摸。

 

「水……」

 

「什麼水?」郭怡涵問完之後也立刻感覺到有東西滴在自己身上。

 

「什麼水,在下雨了啦。」蘇美靜喊道,「先回去吧!也許柳裕民真的已經找到了,我可不想變成落湯雞。」說完便拉著喬喬往溫泉旅館的方向走去。

 

「回去吧!」邵齊喊了郭怡涵一聲。

 

「嗯!」

 

很快地,邵齊等四個人已經回到了溫泉旅館,所幸老天爺很幫忙,等他們進了旅館之後才開始下起大雨。

 

一樓的接待大廳只亮著幾盞黃色小燈,視線並不是很明亮,回到旅館之後,所有人立刻往二樓的樓梯走去,不過走到樓梯轉角時,邵齊突然停下腳步,讓緊跟在後頭的蘇美靜一頭撞上他的背。

 

「你停下來做……」蘇美靜突然閉嘴,因為她知道邵齊為什麼突然停下腳步,她看見了那具洋娃娃又回到了樓梯轉角,靜靜地躺在階梯上,那雙藍色的眼眸裡透露出無限的恐怖。

 

喬喬伸出手想要去撿拾那具洋娃娃,不過卻被蘇美靜給制止了。

 

「快走!」蘇美靜對擋在前面的邵齊喝道。

 

「房間的燈是亮的。」還沒走到房間前面,郭怡涵已經喊了出來。

 

推開了房門,第一個進到大家眼中的景象正是那個靠在角落陷入昏迷的柳裕民,不過剛回來的蘇美靜等人並不知道他是被黃泉打昏扛回來的。

 

瞧見柳裕民看似呼呼大睡的模樣,蘇美靜就感到一肚子火,立刻往柳裕民走去,一腳踹倒了靠在牆壁上的柳裕民。

 

「你這傢伙,大家找你找的要死,你卻一回來就倒頭大睡。」

 

發現柳裕民沒有反應,蘇美靜又馬上補了兩腳,華韶錚立刻跑過去阻止,連忙跟蘇美靜解釋清楚,這才讓蘇美靜停止踹他的動作,氣呼呼的走回自己原本的位置。

 

被蘇美靜踢了好幾腳的柳裕民也因為疼痛而恢復意識醒了過來,不過……

 

「找到你了……不是我……找到你了……不是我……」柳裕民一醒來就立刻縮到牆角,嘴巴不斷重覆著這兩句話,而在說著「找到你了」這四個字時很顯然不是用著自己的語氣,反倒像似在學著別人說話的感覺,儘管所有人不斷搖晃他的身體跟他說話,他還是不斷重覆著相同的這兩句話。

 

「他到底怎麼了。」郭怡涵回過頭對黃泉問道,她認為是他將柳裕民帶回來的,所以應該知道些什麼。

 

「撞邪或者驚嚇過度了吧!應該過一陣子就會恢復了,不用太擔心。」黃泉平淡地說道。

 

聽完黃泉說的話,其他人也就不再去管柳裕民,因為就算想管也不知道怎麼做才好,一切都只能等回去之後看是要收驚還是要看心理醫生,於是就放任他一個人蜷縮在角落不停重覆著那兩句話。

 

「對了,怎麼沒有看見張旭成那混小子。」蘇美靜看了看房間四周,確定張旭成並不在房間裡。

 

「可能還沒回來吧!畢竟當時是說八點前一定要回來,可現在時間也還不到八點。」華韶錚看了看手錶指針所指的時間。

 

「那傢伙真的這麼有同學愛嗎?」蘇美靜皺起眉頭嘀咕道,她回想起在餐桌前那傢伙的態度就感到有些懷疑。

 

「希望張旭成能快點回來,我可不想才剛找回一個,之後又得再去找另一個,男生真是愛製造麻煩的生物。」蘇美靜說完,掃視了一下在場的所有男生,黃泉和邵齊並沒有任何反應,而曾崇源只是無奈地苦笑了一下。

 

「大家先去盥洗一下吧,多多少少都有淋到一些雨吧!」邵齊建議。

 

很快地,所有人分開忙自己的事情去了,只有柳裕民還是縮在角落,嘴裡念念有詞。

創作者介紹

圈羊人的窩-圈養文字的羊圈

kensa00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