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不覺得有個地方很詭異嗎?」蘇美靜用著弔詭的語氣說著。

 

「妳是說那黑影的體型嗎?」心裡想到原來蘇美靜跟自己有同樣的感覺。

 

「對,雖然柳裕民不是很高大,但是那黑影的體型比起柳裕民還要小上太多,感覺就像是個小孩子。」

 

「不,我覺得比起小孩子,那黑影還要在小上許多。」

就在兩人還在討論著黑影的這一刻,殊不知已經有某種東西悄悄地來到了她們兩個的背後,不明的物體同時碰上了她們兩個的肩膀。

 

「阿——」郭怡涵和蘇美靜同時尖叫了出來。

 

「噓……是我……邵齊……」

 

「原來是你,幹嘛偷偷摸摸的,好歹也發出一點聲音吧!」蘇美靜沒好氣的說著,而郭怡涵則是癡癡地望著她的白馬王子。

 

「有阿,我一直叫妳們兩個的名字,可是妳們兩個都沒有反應。」

 

蘇美靜好像想起什麼,立刻問道:「你們兩個之前在別的地方有聽到我的呼喊嗎?」

 

「什麼呼喊?」郭怡涵和邵齊同時搖搖頭。

 

果然有問題,聲音似乎都被屏蔽掉了,蘇美靜心裡這麼想著。

 

「邵齊,你也是追著一道黑影才跑到這邊來的嗎?」

 

「不是,我是看見你們幾個才走過來的,妳們有看到那道黑影嗎?有的話千萬不要追上去。」邵齊警告的意味濃厚,直覺就是在告訴別人那道黑影有問題。

 

「那道黑影真的不是柳裕民嗎?」郭怡涵連忙問道。

 

「那道黑影是……旅館內的……那具洋娃娃……」

 

除了邵齊之外,其他人不約而同地倒抽了一口氣,一股惡寒從腳底板竄上腦門,整片背脊感到一陣發寒的刺痛。

 

「說不定黃泉指的危險是那具洋娃娃……不……是彤彤的亡魂才對……」

 

「嗯!」郭怡涵和蘇美靜猛點著頭,而喬喬則是一臉茫然,她並不會對彤彤或者那具長的跟「妮妮」一樣的洋娃娃感到害怕。

 

「走吧!我們四個人一起行動,要儘快找到柳裕民才行。」

 

      

 

「果然皇天不負苦心人,終於讓我找到了,哈哈……哈哈……」柳裕民此刻的心情就像是從漆黑的地獄中看見一道明亮的曙光,雀躍的心情讓他整個人發狂似的笑著。

 

柳裕民一掃原先的陰霾,帶著行李奔向那他尋找已久的大馬路,不到幾秒鐘,腳下所踩的地面已經從鬆軟的泥地變成堅硬的柏油路。

 

柳裕民往身後望去,後頭是一片樹影婆娑,回過頭往前方望去,儘管大馬路的深處是一片漆黑,但是他的心中卻是一片光明。

 

「再見了,鬼地方……」

 

柳裕民開始往漆黑的深處走去,每走一步心情就愉悅一點,不自覺地越走越快,甚至開始小跑步起來,過了一段時間,遠處的那片漆黑依舊存在,但他相信只要一直前進,不斷地往前進,一定會到達燈火通明的地方,而那裡就是他的救贖之地。

 

在奔跑的過程中,他仿佛聽見上天也在讚許他的明智決定,隨著音樂的響起,腳步越顯輕盈,跟著風鈴那「叮鈴叮鈴」聲的節奏擺動著雙腿。

 

忽然猛然地停下雙腳……

 

風鈴聲!

 

叮鈴——

 

為什麼大馬路上會出現風鈴聲!

 

一滴冷汗從額頭滑落下來,柳裕民重新審視起自身四周的景象。

 

右側是一整排的房間,左側是陳舊的護欄,前方依舊是無止境的漆黑,抬頭往上望去……

 

叮鈴——

 

果然是那串要命的風鈴。

 

柳裕民不敢相信眼前所見的景象,他很確定剛剛明明是在那條大馬路上奔跑,怎麼又回到了那間旅館裡,而且還是他最害怕靠近的三樓外廊。

 

恐懼!純粹的恐懼一瞬間蔓延到全身上下每一個毛孔,表情扭曲地望著那個不斷發出聲音的風鈴,忽然雙腳一發軟,「碰」的一聲坐到了地板上。

 

叮鈴——

 

一度以為是上天贈與的美樂此刻卻是催討性命的索魂鈴。

 

柳裕民全身不停地顫抖,連動一下手指的力氣都使不上來,只能任由自己淪陷在恐懼之中,雙眼失去焦距似的望著前方。

 

咿——

 

什麼聲音!聽起來很像是門被打開時所發出來的聲音。

 

對了!右側是一整排的房間,而自己所在的位置正巧在最後一間房間的房門前,那間多年前曾崇源與他的朋友居住過的房間,也就是彤彤喪命的地方。

 

柳裕民的嘴唇不停地發顫,上下牙齒不斷發出撞擊的聲響,門被打開所發出的聲音已經停止,意味著身旁的那扇門已經被打了開來,他慢慢地將頭轉向了那間房間。

 

定神一看……房間裡面是一片的漆黑……裡面所有的東西都看不到……但就是因為看不到……所以才恐怖……

 

咯——髂——咯——髂——

 

那是什麼聲音!正從漆黑的房間內傳來……

 

柳裕民睜著佈滿血絲的雙眼,臉上爬滿恐懼的表情,奇怪的聲音不斷地從裡面傳出來,而且聲音越來越清楚。

 

忽然間……

 

啪——

 

一隻慘白的手按在門外的地板上,又「啪」一聲,門外的地板上出現了另一隻慘白的手,這兩隻手就這麼按在柳裕民腳尖前面的地板上。

 

柳裕民想拔腿就跑,可是雙腳卻不聽使喚,他的視線無法從漆黑的房間移開,他直覺還會有什麼東西跑出來。

 

那雙手的骨頭「咯咯」地作響,關節好像沒有接好似的,忽然一顆頭顱衝破黑暗,就停在他鼻子前面五公分的地方。

 

他可以看見那顆頭顱的鼻孔,因為那顆頭顱的眼睛在下,而嘴巴在上,整個脖子就像被巨大的外力給扭了一百八十度,那張嘴微微地往下彎而且咧了開,因為她正在笑。

 

「找到你了……」

 

他感覺到腳踝傳來了冰冷的觸感,因為那雙「咯咯」作響的手已經抓住了他的雙腳,而那張倒掛的臉孔也越來越逼近……四公分……三公分……兩公分……一公分……

 

「阿——動阿……阿——動阿……阿——」柳裕民不斷嘶吼著,滿腦子只想快點逃離這個地方。

 

他終於恢復了身體的控制權,奮力地掙脫那雙抓住自己腳踝的手,他開始挪動著屁股往後退去,而那具堪稱為屍體的東西終於爬出了漆黑的房間,是之前看到的那個全身支離破碎的小女孩,只是這次比起之前更加令人感到恐懼。

 

「找到你了……」小女孩又喊了一次,也笑的更加陰森。

創作者介紹

圈羊人的窩-圈養文字的羊圈

kensa00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