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洋娃娃

 

叩——叩——叩——

 

「邵齊!韶錚!」

 

房門外傳來一陣又一陣的拍門聲以及叫喊聲,站在房門外的人正是郭怡涵。

 

被這嘈雜的聲音吵醒,邵齊睜著迷濛的雙眼望向窗外,看著窗外的景色來判斷,估計已經是傍晚了,太陽不再那樣的耀眼,而另一邊的天空中也已經可以看見月娘的輪廓。

「來了……」意識還不是很清楚的邵齊,拖著有點酸痛的身體搖搖晃晃的走向房門。

 

「什麼事?」打開了門,看到郭怡涵不由分說張嘴就問。

 

「我是來叫你們吃飯的,韶錚在你這裡沒錯吧!」

 

「嗯,她在我這裡。」

 

郭怡涵一邊說明來意一邊打量著邵齊的衣著,發現到邵齊穿的還算整齊,先是皺起眉頭,隨即望向房間內的床鋪位置,華韶錚也已經醒來,只是靜靜地呆坐在床邊。

 

看到華韶錚的衣著也是整整齊齊之後,郭怡涵終於展開了笑顏,心裡暗自鬆了一口氣,猜想他們兩個人應該沒有發生什麼踰矩的動作才是,要不然對於邵齊,自己可能就沒希望了。

 

「動作快一點喔!大家都已經下樓去了,就剩你們兩個。」郭怡涵親切地說。

 

「好,我們馬上就下去。」聽到讓大家等,邵齊不好意思地伸手抓了抓頭。

 

等到邵齊和華邵錚下樓時,情況並沒有像郭怡涵說的那樣,所有人都在等著自己和華韶錚,邵齊看了一下在場的人,除了已經失去蹤影的柯勤之外,只剩下柳裕民和黃泉還沒入座。

 

「黃泉跑哪去了,怎麼這麼慢。」

 

「對阿,柳裕民也還沒來,男生真是會拖拖拉拉,這樣就算了,還整天抱怨女生動作慢,等他們來了,我一定要好好的唸他們一頓。」蘇美靜鼓著腮幫子氣呼呼地說道。

 

幾分鐘過後……

 

「抱歉,我來晚了。」黃泉依舊是那張沒什麼表情的臉。

 

「你也知道要說抱歉喔!」蘇美靜果然如她之前所說,看到人馬上不客氣地開火。

 

「好啦,別生氣了。」華韶錚安撫道。

 

在華韶錚的好說歹說之下,蘇美靜的怒火總算是消了下去。

 

「好了,既然大家都到了,那就開動吧!」張旭成說完便夾了一塊肉放到自己的碗裡。

 

「等一下,什麼叫做什麼大家都到了,還有柳裕民阿,你該不會忘記你還有這麼一位同學了吧!」蘇美靜瞪了張旭成一眼。

 

「疑,我剛沒說嗎?」張旭成一派輕鬆地將方才所夾的那塊肉塞到嘴巴裡。

 

「說什麼?」

 

「就是柳裕民跟我說什麼那三張紅心Q裡面,有一張一定是他抽到的,繼續待在這間溫泉旅館的話,他會被殺死,所以……」

 

「所以怎樣?麻煩你說快一點!」蘇美靜整個上身越過桌面伸出右手一把揪起張旭成的衣領,她完全沒想到在這種特別時刻,張旭成的態度居然還可以這麼不以為意,好像都不甘他的事似的。

 

「所以他就拿著自己的行李離開了,他還說不管道路有沒有搶通,他都堅持要在今天晚上離開這間溫泉旅館。」張旭成望著蘇美靜,完全沒有要避開她那兇惡視線的意思。

 

張旭成話一說完,黃泉立刻從椅子上站了起來。

 

「你要去哪?」蘇美靜對著起身就要離開的黃泉喝道,她不知道在這種時刻又有誰想要做出什麼不合群的事情來。

 

「我去找柳裕民,我怕他會遇到危險。」大家直覺想到黃泉話中所說的危險就是指在晚上摸黑離開的這件事情,不過事實上,黃泉心中擔憂的卻是另外一件事。

 

聽到黃泉的話之後,蘇美靜驀然地怔了怔,隨即回過神說道:「大家也一起去幫忙找,八點之前不管有沒有找到人,都要先回來旅館內集合,這樣大家清楚嗎?」

 

蘇美靜快速地交代所有事情,說完又立刻把視線轉回到張旭成身上:「你也是……」

 

蘇美靜放開了張旭成的衣領,匆忙地跟上其他人的腳步往大門走了過去。

 

「又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有必要這樣子大驚小怪嗎……」稍微整理一下被弄亂的衣領,張旭成也起身走了出去,臉上掛著不耐煩的表情。

 

就在所有人都離開之後,整間溫泉旅館彷彿又回到了之前的那冷冷清清的光景……

 

就在一樓往二樓的樓梯轉角……階梯上靜靜躺著一具可愛的洋娃娃……不……應該說是一位恐怖的小女孩……彤彤嬌小的身軀整個綣縮在陰暗的樓梯轉角……望著一個又一個走出門外的大學生們……咧開嘴巴翻著白眼陰冷的笑著……不協調的肢體搭上詭譎的笑聲……但是這一切都沒有人聽見又或者是看見……

 

「我們來玩……我們來玩……」

 

       

 

「要我在那間鬼旅館等到道路搶通後才離開,那跟要我的命有什麼兩樣。」柳裕民就像張旭成所說的一樣,一個人拎著行李偷偷離開了溫泉旅館。

 

「紅心Q……什麼鬼遊戲……」柳裕民邊走邊回想這幾天在旅館內發生的種種怪事,他心裡很清楚華韶錚口中所說的那三張紅心Q,裡面一定有他的份,嚴格一點來說,打從喬喬第一次失蹤那時候開始,他就好幾次差點丟了性命,他心裡認為不管有沒有玩那場國王的遊戲,都早就已經被那所謂的亡魂給盯上,如果再繼續待在那裡的話,肯定是死路一條,與其在裡面等死,不如跟它賭一把,也許逃離了那間溫泉旅館,一切的惡夢就會因此畫下句點。

 

柳裕民驀地停下腳步,將從肩膀上滑落的行李重新調整好,環顧一下四周的環境,現在已經進入漆黑的夜晚,視線變的非常的晦暗不明,放眼望去都是樹木泥地,夜間的晚風吹的樹葉「窸窣窸窣」地響。

 

創作者介紹

圈羊人的窩-圈養文字的羊圈

kensa00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