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過彤彤的亡魂之後,邵齊睜開眼睛頭也不回的快步走向自己的房間,房門一開,迅速鑽進到房間裡面。

 

「柯勤真的是彤彤殺的嗎?還是只是單純的失蹤?可是那天看到的又是……」邵齊躺在床自言自語,說實在話,他跟遇見彤彤的次數那麼多,雖然好幾次都被嚇到半死,可是卻沒有感覺到彤彤有要謀害人的意思,不過照柳裕民的說法,彤彤似乎又有加害他的意圖。  

如果彤彤是要復仇的話,而那其中一名高中生就是柳裕民,那麼彤彤要加害他的說法就可以說的通,可是矛盾的地方就又來了,那曾崇源呢?為什麼他不像柳裕民一樣被盯上,還有可能已經遇害的柯勤應該跟當初那件事情沒有任何牽連吧!

 

「所以這是無差別殺人的亡魂復仇嗎?誰會被盯上完全取決於彤彤的決定?真的會有三名受害者嗎?如果按照出現三張紅心Q的結果來看,還會再死兩個人,不過前提是先算上失蹤的柯勤,不過被盯上的人又是誰,柳裕民真的是其中一個嗎?」思考完一個問題,卻又衍生出無數個的問題,邵齊並不是什麼偵探,他只是個作家,所以這類的問題著實讓他感到頭痛欲裂,一堆疑問想要扒開他的頭皮,然後鑽了出來。

 

「算了,解答這些疑問不是我的職責所在,我的職責就是好好的寫完稿子,然後交給出版社的編輯。」不再去思考那些煩人的問題,邵齊從床上站了起來,然後走到電腦前面坐了下來。

 

這幾天經歷的怪事讓原本就是專寫驚悚小說的邵齊突然文思泉湧,一個又一個的靈感不斷冒出來,就像那些他想不透的問題一樣多。

 

邵齊動起了十根靈活的手指頭,螢幕上出現一行又一行的文字……

 

叩——叩——叩——

 

突然出現的敲門聲當場讓聚精會神的邵齊從椅子上跳了起來,嘴巴也差點罵了出來。

 

不過除了敲門聲以外並沒有其它聲音傳來,不知道為什麼,邵齊反射性地慢慢蹲了下去,將右臉頰貼近地板,睜大眼睛看向門縫外。

 

有一雙腳!不對,自己現在是在做什麼?有人敲門時,門外會有一雙腳不是很正常嗎?可是為什麼偏偏自己卻很在意那雙腳,是因為之前被嚇到的關係嗎?什麼時候自己變的這麼會疑神疑鬼。

 

敲門的聲音依舊沒有停止的跡象……

 

即使心裡這麼想,邵齊站起來前,還是刻意又確定了一次那雙腳還在,站起來慢慢走向房門,猛然將門一開。

 

還沒來得及看清楚門外是什麼東西時,眼前的黑影直接撲向了邵齊,腳跟一個重心不穩,邵齊連同黑影一起往後倒去。

 

「好痛阿……」邵齊不自覺地喊了出來。

 

邵齊意識到有兩團軟綿綿的東西緊貼在自己胸前,忽然想起什麼,邵齊看向壓在自己身上的黑影……

 

「韶錚……怎麼會是妳……我不是說大家暫時先不要單獨行動嗎……」

 

華韶錚用手掌撐起了身子,若隱若現的乳溝讓邵齊看的有點不好意思,耳根子也跟著紅了起來。

 

「我想來找你阿,而且現在不算是單獨一個人了,不是嗎?」華韶錚吐了一下舌頭,扮了一個俏皮的鬼臉,對一個正常的男性來說,誘惑力十足。

 

邵齊站起來之後立刻伸手將華韶錚給拉了起來。

 

「其他的人呢?」邵齊隨口問道。

 

「都待在房間裡!」

 

「有人知道妳到我這來吧!」

 

「嗯,我跟美靜說我要到你這裡來看你寫的小說。」

 

「有人知道就好,不然沒人知道的話,怕會以為妳失蹤了,現在的情況,任何風吹草動都可能會引起軒然大波。」

 

「這個我知道。」華韶錚點頭如搗蒜。

 

邵齊走向了電腦,移了一下滑鼠,眼睛盯著螢幕說道:「韶錚,妳想要看哪一篇?」邵齊將畫面點進他儲存稿件的資料夾裡。

 

此時邵齊感覺到一雙冰冷的手輕輕柔柔的從背後繞上自己的頸子。

 

「我好害怕。」

 

邵齊輕輕地扳開了繞在頸上的纖纖玉手,轉過頭去想要說些什麼。

 

「我……」才剛吐出一個字,華韶錚那柔軟的雙唇立刻貼了上去,嘴巴內那嬌羞的小蛇開始不安分的在邵齊的嘴裡四竄動。

 

這是邵齊之前難以忘懷的感覺,現在又再次重現了,那種飄飄欲仙,渾然忘我的感覺。

 

華韶錚將雙唇離開了邵齊,手掌緊貼在他的胸前,指尖在胸口游移了一陣子之後,華韶錚準備退去邵齊身上的衣物,不過卻被邵齊一把握住了她的小手。

 

「你難道不想要嗎?」輕輕柔柔的聲音傳進了邵齊的耳朵,華韶錚伸出另外一隻沒被邵齊握住的手,試圖繼續方才的動作,不過還是被邵齊給抓住了。

 

華韶錚不禁嘟起嘴巴……一副楚楚可憐的模樣……

 

邵齊放開抓住華韶錚的雙手,突然一把將華韶錚擁入懷中,聞著飄出淡淡洗髮精香味的秀髮。

 

「什麼都不要做,這樣子就好。」邵齊淡然地說道。

 

「為什麼?」

 

「我有我的原則。」

 

「是因為柯勤嗎?如果是的話,你不用介意這點。」

 

「是因為他已經死了,還是失蹤了嗎?」

 

「他死了只是其中一個原因,最主要的是其實我早就已經和柯勤分手了。」

 

聽到這個答案,邵齊不自覺地皺起了眉頭,不過為什麼會有這樣的反應,他自己並不清楚,心裡面就是有種說出來的異常感覺。

 

「我還是希望先維持現在這樣就好。」邵齊吻了一下華韶錚的額頭。

 

「嗯!」華韶錚發出嬌嗲的聲音。

 

邵齊靠坐在床頭,而華韶錚則依偎在他懷裡,兩個人之間的話題一個換過一個,不管多麼無趣的話題,都能夠聊的非常起勁,簡直就是無話不談。

 

邵齊很難想像自己方才居然會拒絕華韶錚,也許是因為沒這方面的經驗才會顯得有些手足無措,不過邵齊心中暗自決定了一件事,那就是這趟回去之後,他打算要開始追求華韶錚。

 

兩個人就這樣閒聊著,不知不覺地都雙雙睡著了……

創作者介紹

圈羊人的窩-圈養文字的羊圈

kensa00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