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我的臉書粉絲專頁http://www.facebook.com/kensa002

第八章 回憶中的罪惡

 

等到邵齊和郭怡涵帶著喬喬回去時,其他人看到喬喬立刻高興地歡呼了起來,尤其是曾崇源,二話不說馬上跑到喬喬面前將他唯一的妹妹緊緊擁抱住,眼淚也隨之落下來。

 

這樣的舉動,曾崇源不覺得有什麼好丟臉,反而是喬喬不好意思了起來,兩頰泛起了兩圈小紅暈。

 

「哥哥,喬喬沒事,你不要難過了。」七歲大的喬喬伸手安慰那年紀大他至少一輪的哥哥。

 

「哥哥是看到妳沒事而高興,並不是難過。」曾崇源放開喬喬,緊接著把喬喬的身體轉前又轉後,就是要檢查看看有沒有哪裡受到任何傷害。

 

「哥哥,喬喬真的沒事。」喬喬翹起小嘴。

 

「好,沒事就好。」

 

房間內依然沒有柯勤的人影,邵齊想起剛剛在那間房間內所看到的畫面,心中不禁感嘆道:「看來柯勤是兇多吉少了。」

 

雖然柯勤擺明著討厭自己,而自己對他也沒什麼好感,不過如果就這樣突然死了,還是令邵齊感到有些扼腕。

 

「你們是在哪裡找到喬喬的。」一道聲音將邵齊從恍神中叫了回來,他轉過頭看著說話的人。

 

「三樓外廊的最後一間房間。」邵齊平淡地說道。

 

「怎麼會跑去那裡……」華韶錚不可置信的怔了怔。

 

「是真的……」郭怡涵嘆了一口氣。

 

蘇美靜此刻也靠了上來,拉著喬喬的小手問道:「喬喬,跟姐姐說,妳去那裡做什麼呢?」

 

「玩!」喬喬開心地回答。

 

「玩?」蘇美靜明顯愣了一下,隨即又問道:「跟誰玩呢?」蘇美靜對於喬喬的答案感到很好奇。

 

「彤彤和柯勤哥哥……」

 

「柯勤!」華韶錚幾乎是用吼的,然後直接把視線放到邵齊身上。

 

「哪有什麼彤彤,什麼柯勤的……我們找到喬喬的時候,房間裡只有喬喬一個人而已,除此之外就只有一具洋娃娃。」郭怡涵連忙地說明,她怕大家被喬喬的回答嚇到。

 

「有……」喬喬鼓起腮幫子。

 

「小孩子不可以說謊!」郭怡涵訓斥著喬喬,而喬喬低頭不語。

 

洋娃娃?為什麼當時自己沒發現到,那具詭異的洋娃娃和彤彤之間到底有什麼關係,邵齊腦中開始思考著。

 

「那柯勤到底去哪裡了?」華韶錚再次大聲吼道。

 

當下所有人通通安靜了下來……出現了短暫的靜謐……

 

「柯勤也許已經死了也說不定……」久久沒有開口的黃泉忽然冒出了這麼一句話。

 

「你說什麼?」所有人擺過頭來怔怔地望著他。

 

「我說……柯勤也許已經死了……」黃泉冷冷地說道。

 

「怎麼可能!」華韶錚嘴唇發顫,蘇美靜見狀,立刻上前去抱住華韶錚。

 

「黃泉,飯能亂吃,可話可不能亂說。」郭怡涵不悅地瞥了黃泉一眼,對此黃泉並不以理會。

 

「我的想法跟黃泉一樣。」看到那個畫面,邵齊很難說服自己柯勤還沒死,不過他也沒把他看到的情況跟其他人說,因為說了也沒人會相信。

 

所有人的目光一下子轉到了邵齊身上,而邵齊的目光從頭到尾都只盯著一個人——曾崇源。

 

「曾崇源,你可以說明那天到底發生什麼事了吧!」邵齊眼神犀利,一副要人招供的口氣。

 

「我不懂你在說什麼?」曾崇源好像被雷劈到一樣,結巴的回答道。

 

「我問你在好幾年前是不是殺了老婆婆的孫女。」此話一出,當下所有人馬上愣住。

 

「老婆婆的孫女?不是還活著嗎!」蘇美靜神色驚恐。

 

「那你們有人真正看清楚過嗎?不覺得很詭異?」邵齊迎上了所有人的目光。

 

「我有看過,不過……」柳裕民將他遇到的怪事又說了一遍,從他的話中聽來,他遇到的小女孩根本不是個活人。

 

郭怡涵突然想起了那天在衛浴間,從下方門縫看到的那一雙腳,仔細回想,那雙腳確實小了很多,與其說小了很多,不如說那根本就是雙小孩子的腳,想到這裡,郭怡涵不禁倒抽了一口氣,隨即皺起眉頭將視線移到一直不說話的曾崇源身上,看來這傢伙一定藏有什麼秘密,不然為什麼之前說什麼都要反對來這裡。

 

此時所有人都已經盯著曾崇源,就連喬喬也是,當然她不相信哥哥會做出這種事。

 

事情走到這個地方,曾崇源無奈地嘆了口氣……

 

「老婆婆的孫女的確叫做彤彤,不過正確的全名我並不清楚,事情是發生在我高中的時候,當時我跟另外三名高中社團的朋友為了慶祝比賽得獎而來到了這間溫泉旅館。」

 

「你們當時住的房間就是三樓外廊的最後一間吧!」邵齊驀然地問。

 

曾崇源看著邵齊微微地點了一下頭,他沒有懷疑為什麼邵齊會知道,也許是沒那個心思去追究。

 

又輕嘆了一口氣,曾崇源繼續說道:「當時彤彤跑來敲我們的房門,說要跟我們一起玩撲克牌,我們不忍心拒絕,於是就答應了她,我們當時玩的遊戲就是我們昨天玩的國王遊戲,彤彤也非常配合大家所下達的每項指令,於是我們越玩越興奮,後來……」

 

「後來怎麼樣?」邵齊急忙地問,他的夢作到這裡就被人給吵醒了。

 

「最後一次是我當國王,我當時下的指令是拿到紅心Q的人要被所有人壓在棉被底下,當時大家都玩瘋了,根本也沒考慮到彤彤只是個小女孩,我話才一說完,有人立刻拿起厚厚的棉被蓋住了彤彤,一個又一個的壓了上去,而我是壓在最上面的那一個,我聽見彤彤呻吟的聲音從棉被裡傳出來,不過我卻不以為意,大家越來越激動,等到我發覺彤彤的呻吟聲忽然消失之後才發現事情不對勁,連忙推開了其他的人,趕緊掀開棉被,可惜已經來不及了。」

 

聽到這裡,女孩子們無一不眼眶泛紅,甚至落下了眼淚。

 

「老婆婆知道她的孫女死掉這件事情嗎?」邵齊繼續追問,他希望把事情每個環節都弄清楚。

 

「老婆婆並不知道,不過很怪的是老婆婆好像也沒有感覺到孫女失蹤似的。」

 

「那彤彤的屍體呢?」

 

「我們幾個合力把她處理掉了,就從三樓外廊後面往下丟,因為那是一座山谷,根本不會有人在那裡出現,自然也就不會有人發現到屍體。」

 

創作者介紹

圈羊人的窩-圈養文字的羊圈

kensa00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玄明流魂
  • 哈…只穿著底褲的狐耳蘿莉
    (警察叔叔快把這個變態抓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