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哪裡?」恢復意識的邵齊發現自己所在的位置並不是自己的房間,而是陌生的環境,眼前是長長的外廊,右側方向是一整排的房間,而左側則是圍著看起來不是很堅固的護欄。

 

走到了護欄旁邊四處張望,可以發現長廊的末端後面便是一座山谷。

 

「真是危險。」看到這樣的環境,邵齊不自覺嘀咕起來,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這地方有點熟悉,好像曾經來過的感覺。

 

叮鈴——

 

邵齊好像想到什麼,快步走向風鈴聲傳來的方向,最後在長廊的盡頭停下了腳步,抬頭望去……

 

「果然!」眼前所見的風鈴正是那天夜晚看到的風鈴。

 

「所以這裡是三樓的外廊,難怪感覺有點熟悉。」邵齊訝異。

 

不過那天是夜晚到這裡來,而現在卻是大白天,只是為什麼自己會在這裡,邵齊完全不清楚,只記得不久前在自己房間內看見那……支離破碎的小女孩……就昏過去了……

 

到底現在是現實還是夢境……邵齊不清楚……太多時候以為是現實結果卻是夢境……以為是夢境卻是血淋淋的現實……

 

叮鈴——

 

邵齊再度將視線移向那串風鈴,忽然發現一件詭異的事,如果他沒記錯的話,他記得那串風鈴應該是壞的,而現在眼前的風鈴卻是好的,下方的吊飾正隨著風的吹拂而叮鈴作響。

 

這裡的確是旅館的三樓外廊沒有錯,只是感覺週遭建築似乎新了很多,少了些歲月歷練的痕跡。

 

「這裡是過去的溫泉旅館!」這個念頭突然冒了出來。

 

「不會吧!」邵齊對於眼前的狀況有點詫異。

 

「大哥哥……」

 

「誰?」一道稚氣的聲音傳進了邵齊的耳裡。

 

邵齊轉過頭看向自己的右後方,曾幾何時冒出了一位小女孩,她站在最後一間房間的房門前。

 

「大哥哥……」小女孩拍著房門又喊了一次,邵齊這才發現她並不是在叫自己。

 

這位小女孩給他的感覺很眼熟……

 

「莫非……」邵齊不敢置信的看著小女孩,如果沒猜錯的話,她就是好幾次在旅館內碰見的那翻著白眼的小女孩,只是這次的她並沒有之前遇到的那樣恐怖,而是跟一般普通的小女孩沒什麼兩樣,甚至可愛了許多。

 

「妹妹……」邵齊伸出手去碰觸小女孩的肩膀,可是卻摸了個空,手就這麼穿過小女孩的身體,原來自己只是一個旁觀者,又或者不屬於這個時空的過客。

 

這個小女孩也許已經死了,而她正想告訴自己一些事情。

 

門此刻打了開來,一個男生從門後探出頭來。

 

「曾崇源!」邵齊瞪大眼睛望著跑來開門的人,可是這位男生看起來感覺也不過才高中左右的年紀。

 

想起了那應該早已經壞掉的風鈴,和看起來新了很多的建築,再加上這位長的很像曾崇源的高中男生,邵齊此時已經可以確定這裡絕對是過去的溫泉旅館沒有錯。

 

而當邵齊這麼認定的時候,那名高中男生口中又說出一句令他感到震驚的話。

 

「妳是……婆婆的孫女?!」

 

「嗯,大哥哥你好,我叫做彤彤。」彤彤臉上堆起了可愛死人不償命的笑容。

 

       

 

「大家動作快一點,再拖下去就沒得吃囉。」第三天一大早,蘇美靜催促著所有人就座,手上幫大家分配用餐的餐具,發到最後一組時,臉上皺起了眉頭。

 

「老婆婆記性真差,又少拿了一份餐具。」

 

「誰叫我後來才到,所以把我的份給忘了吧!」曾崇源走了過來,對蘇美靜笑了笑。

 

「沒關係,你先用柯勤的餐具好了,等他來了再叫他自己去跟老婆婆拿。」

 

「柯勤?」曾崇源用眼睛掃視了一圈,「我從起床到現在都沒有看見他耶,我還以為他早就離開房間了,不過好像也不在這裡。」

 

「我是第一個下樓的,我從剛剛到現在也沒看見他下樓呀。」蘇美靜摸著下巴皺著眉頭回想。

 

「不管他了,反正晚點就會自動出現了吧!」蘇美靜遞給了曾崇源一副餐具。

 

對於柯勤的消失,大夥兒並不以為意,總認為時間到了他自然會出現,就連華韶錚也不清楚她跑哪兒去了。

 

就這樣子,在柯勤不在的情況下,其他人依舊快樂的吃完這一頓豐盛的早餐。

 

       

 

這下子總算水落石出,原來那個詭異的小女孩就是老老婆的孫女沒錯,可是從老婆婆口中聽起來,她的孫女應該還活著才對,是老人痴呆嗎?還是無法接受孫女已經死亡而導致精神出了問題。

 

叫做彤彤的小女孩跟著那名高中生進到了房間,而房門正緩緩地合上,意識到這情況,邵齊立刻跟進去,原本以為會來不急而撞上去,不過很神奇的是他居然就這麼穿透了迎面而來的門板。

 

「誰呀?崇源!」

 

邵齊心想果然沒猜錯,眼前的這名高中生就是當年的曾崇源。

 

「彤彤!老婆婆的孫女。」曾崇源喝道。

 

彤彤跟在曾崇源屁股後面,而邵齊也跟在彤彤後面走了進去,原來房間裡除了曾崇源之外,另外還有三名男生,望著其他人的面孔,邵齊又再度嚇了一大跳,因為那三個人裡面有一個長的非常像柳裕民,雖然相似度沒有曾崇源那麼高,不過如果認識的人看見,也會直覺認定他就是高中時期的柳裕民。

 

「原來早在高中時期,曾崇源和柳裕民就已經來過了這間溫泉旅館。」邵齊喃喃。

 

「大哥哥,你們可以陪我一起玩撲克牌嗎?」

 

「好阿!」

 

「謝謝大哥哥……」

 

撲克牌!他記得張旭成說過老婆婆的孫女很喜歡跟遊客們一起玩牌,那麼當時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情,會讓曾崇源這麼排斥再來到這個他曾經到過的地方。

 

此時彤彤已經和這四名高中生開始玩起了撲克牌,而玩的遊戲正好也是國王的遊戲……

 

邵齊最後打算靜靜看下去,也許很快自己的疑惑就能夠解開了。

 

邵齊待在旁邊看了一段時間,但是並沒有什麼特別的狀況發生,四位高中生玩的不亦樂乎,彤彤的嘴裡也含著曾崇源送給她的糖果,「呵呵」地笑個不停,看到這模樣,你會毫無疑問地認定天底下最美麗的東西是什麼——是小孩子天真無邪的笑容。

 

「哈!這次換我當國王了。」曾崇源得意的掀開自己的紅心K讓大家瞧個清楚。

 

「快下指令吧!」

 

「我要拿到紅心Q的人……」曾崇源嘴角微微上揚,他並不知道他即將要下達的指令會釀下多大的禍。

創作者介紹

圈羊人的窩-圈養文字的羊圈

kensa00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