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了?」
 
「硬要說有什麼比較奇怪的話……」
 
「嗯?」柳裕民緊張地吞了吞口水。
 
「我想這地方……可能……不乾淨……」
 
看到柳裕民臉色瞬間刷白,邵齊立刻用力拍了一下他的背。
 
「我開玩笑的啦。」邵齊淺淺地笑了一下。
 
「是……是這樣嗎?」
 
「誰叫你硬要我說出一個什麼奇怪的答案,所以就想說乾脆嚇你一下好了,你不會因為這樣而生我的氣吧!」
 
「不……不會……」柳裕民苦笑了一下。
 
「走吧,大家還在等我們回去。」邵齊不時地望著自己手中的手電筒,有件事情他沒跟柳裕民坦白,那就是他這把亮著燈泡的手電筒裡面並沒有裝任何電池,當然他也不曉得柳裕民也遇到了相同的狀況。
 
只是單純地覺得很多時候,事情不要說穿了會比較好……
 
邵齊和柳裕民終於回到了房門外,房間內依舊是一片漆黑,邵齊伸手打開了房門,還沒來得及踏進到房間,馬上就感覺到兩團軟綿綿的物體貼上了自己的胸膛,一雙纖細的玉手已經繞上了自己的脖子,一股女人身體散發出的幽香迎面撲鼻而來。
 
「太好了,你終於回來了。」一道甜美的聲音,正是華韶錚。
 
「這樣明目張膽不太好吧,妳叫柯勤情何以堪。」柳裕民在一旁小聲地提醒華韶錚。
 
聽到柳裕民說的話,邵齊立刻從溫柔鄉中驚醒過來,連忙伸手想要推開華韶錚,可是指尖卻傳來軟綿綿的觸感,這種情況不用明說,邵齊很清楚他摸到了什麼,錯愕之餘,立刻把手縮了回來,兩個人同時臉紅了起來。
 
「先進去再說吧!」邵齊故意轉移方向,催促柳裕民趕快進到房間內。
 
進到房間內,邵齊立刻遭到柯勤的白眼,畢竟方才手電筒是拿在自己的手上,所以所有人自然會把目光集中在他身上,而華韶錚撲上去的那個畫面,自然也被所有人給收進眼底。
 
「黃泉呢,怎麼沒跟你們一起回來。」
 
「他要先去解決電源的問題,可能晚點就會回來了吧!」邵齊將手電筒放在遠處的踏踏米上,一來是可以照到大家,二來是他擔心放太近會被其他人拿起來並且發現裡頭根本沒有電池這件事,在目前的情況下,無疑是一顆塞滿恐慌的炸彈。
 
忽然間……
 
原本漆黑一片的房間瞬間亮了起來,又回到一片黃澄澄的光景。
 
「電來了……電來了……」郭怡涵率先大叫了出來。
 
不過這樣的亮度似乎無法滿足久經漆黑的所有人,張旭成找到牆壁上的電燈開關,立刻將它切換成一般的日光燈,整個房間瞬間白光四溢,有些人瞇起了眼睛,等待眼睛慢慢適應這燈光的亮度。
 
柳裕民看了一下在場的所有人,喬喬正躺在蘇美靜的懷裡,從她的臉頰上還可以清楚的看見淚痕,可見當時被眾人拋下的喬喬哭的多麼悽慘。
 
房間的門被拉了開來……走進了一個大家熟悉的身影……
 
「黃泉,做得好。」郭怡涵對著剛回到房間的黃泉豎起了大拇指。
 
「小事一樁,找到了老婆婆,知道配電箱的位置之後,一切就好辦了,只不過是跳電罷了,沒什麼大不了。」黃泉一派輕鬆地說道,不過臉上還是沒什麼表情。
 
剛回到房間的黃泉看了喬喬一眼,確定她已經沒事,這才淺淺地笑了一下。
 
「我想問題都已經解決,大家不如早點休息吧,而且我的腦袋也出現了一些靈感,需要趁著還沒消失把它敲進我的電腦裡,不然就枉費我這趟靈感之旅了,所以我必須先回房間了,各位晚安。」邵齊臨走前看了華韶錚一眼,而華韶錚當時也正看著他,使得他立刻別開了視線。
 
       
 
坐在電腦前面,邵齊的手指在電腦的鍵盤上飛快地遊走,隨著十隻手指的動作,螢幕上顯示出一行又一行的文字,不過隨即消去一行又一行的文字,半個小時下來,螢幕上顯示的內容跟之前沒什麼兩樣。
 
邵齊感到心煩意亂,而原因自己心裡非常清楚……那個原因就是……華韶錚……
 
「說不定我喜歡上韶錚了……」邵齊的雙眼漠然地望著螢幕,腦海中浮現的不是之前湧現的靈感,而是滿滿華韶錚的倩影。
 
「不行,她已經有男朋友了……」邵齊了解到現實的無奈之後,嘆了一口氣。
 
揮去心煩的意念,重新拼湊起已經散落的靈感,邵齊又開始忙碌地敲起了鍵盤……
 
機械式的動作不斷地重覆著,眼皮越來越沉重,沉重到睜不開,邵齊終於趴在桌子上昏睡了過去……
 
不知道過了多久時間。
 
一股尿意讓邵齊不得不從沉睡中甦醒過來,邵齊和蘇美靜她們的房間設計有一個很大的不同處,那就是邵齊的房間內配有衛浴間,而蘇美靜她們的房間則沒有,如果要洗澡或者上廁所,都必須要到二樓靠近角落的衛浴間去才行。
 
邵齊遙望著窗外,窗外依舊是漆黑一片,而雨勢已經小了許多,但強風還是吹的窗戶隆隆作響,感覺一個不注意,玻璃就會被吹破似的。
 
時鐘的指針恰巧走到了十二點整的位置……
創作者介紹

圈羊人的窩-圈養文字的羊圈

kensa00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