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裕民順著黃泉手指的方向往後方望去,臉色瞬間變成慘白,連滾帶爬的移到黃泉的腳邊。
 
他現在才知道他剛才的位置正好是外廊的盡頭,往盡頭的後方看下去是一片深不見底的黑暗,柳裕民這才知道黃泉將他抓住是為了要救他,如果沒有黃泉出手搭救,也許他現在已經跌落到那深不見底的黑暗中。
 
黃泉伸手一把將坐在地上的柳裕民拉了起來,並且將掛在腰際的另一把手電筒遞給他。
 
「這支手電筒是?」
 
「你掉的……不過我剛才試了一下……不會亮……可能是電池沒電或者燈泡燒掉了……」
 
「這郭怡涵也真是的,居然拿了把有問題的手電筒給我。」柳裕民故作鎮定。
 
柳裕民想到剛剛誤會了黃泉,不好意思地抓了抓頭之後又繼續說道:「不過你怎麼會知道我在這裡,而且知道我出了事。」
 
「當時我聽到某樣東西掉到地上發出的聲音,所以我直覺就想到會不會是你出了什麼狀況,當時我還有聽到風鈴的聲音,那聲音聽起來感覺有點詭異,讓人感覺很不舒服,我循著聲音來到了三樓的外廊,接著看見被你丟在地板上的手電筒,當我過去撿起手電筒時,就看見你搖搖晃晃地一直往前走,我在後面不停地叫住你,而你卻好像故意躲我似的越走越快,我發現你前面根本就快沒有路了,但你卻一點都沒有要停下來的意思,我只好衝過去將你攔了下來,接下來的事,我想就不需要我再多做說明了吧!」
 
柳裕民看著手中的手電筒,沒想到自己居然被手電筒給救了一命,說出去應該會笑掉所有人的大牙吧!柳裕民的臉上露出無奈的苦笑,不過下一秒卻變成一張死灰的臉,因為他現在才發現到手上的這把手電筒裡面根本沒有裝半顆電池……所以現在不會亮本來就是正常的……
 
問題是……那之前……為什麼……會亮……
 
柳裕民緊盯著手上的手電筒,一滴水從額間滑落了下來,這是打在臉上的雨水還是因為恐懼所迸出的汗水……他不曉得……
 
忽然一道強光襲來,刺眼的程度讓他們兩個不得不舉起手掌遮住眼睛。
 
「誰?」黃泉語帶威脅的大聲喝道。
 
「是我,邵齊。」邵齊看了看眼前的人影,「太好了,你們兩個都在這裡,省得我再去找。」
 
「怎麼連你也跑出來了,不是說好……」
 
「喬喬已經找到了,我出來找你們就是要跟你們說這件事。」邵齊打斷柳裕民的話。
 
聽到邵齊帶來的好消息,兩人臉上也馬上露出了安心的表情,畢竟當前沒有什麼事情比能找到喬喬來的重要。
 
「對了,喬喬是怎麼找到的……」黃泉知道來的人是邵齊之後,說話的語氣明顯緩和了許多。
 
「是那位老婆婆,是她將喬喬帶回來的。」
 
「老婆婆!」柳裕民驚訝。
 
「沒錯,當時大家因為急著要躲雨,根本沒有心思去留意其他人,甚至是喬喬,所以喬喬一個人被丟在更衣室裡,外面的狂風和豪雨,再加上雷電交加,喬喬一個人根本不敢亂跑,只好繼續躲在更衣室裡面,還好老婆婆有去檢查露天溫泉的狀況,才會發現到喬喬的蹤影。」邵齊將詳細的情況說明過一遍,隨即又補充道:「我手上這把手電筒也是老婆婆拿給我的。」
 
「那老婆婆呢?」
 
「她送喬喬回來之後就馬上離開了……」聽黃泉這麼一問,邵齊才想起剛剛忘了順便問老婆婆關於電源的事情。
 
「手電筒……」邵齊一提到手電筒,又讓柳裕民想起了剛剛發現的怪現象。
 
黃泉發現柳裕民的臉色變的很難看,於是拍了一下他的肩膀說道:「既然喬喬已經找到了,你就跟邵齊先回去房間和大家一起待著吧!電源的事我一個人解決就可以了。」說完便將他推向了邵齊。
 
柳裕民不經意地看向黃泉手上拿著的洋娃娃,一陣惡寒又從腳底爬了上來,既然黃泉都這麼說了,那他只好順著他的意思跟邵齊先回房間去,當然最主要的原因是他不想再看到那具詭異的洋娃娃,那雙藍到不能再藍的雙眸,讓人感覺它就好像是活的一樣。
 
在二樓簡單拜別之後,黃泉便一個人往一樓的方向走下去。
 
「對於這間溫泉旅館,你心裡有什麼看法嗎?」柳裕民找話題問道。
 
「位置有點荒涼!」邵齊簡單地回答。
 
「還有呢?」
 
「價錢實在很便宜!」
 
「沒有其他比較奇怪的答案嗎?」柳裕民緊張地望著邵齊,好像期待從他口中聽到什麼他想要聽到的答案。
 
邵齊突然停下了腳步,左手摸著下巴,轉過頭去若有所思地望著柳裕民。
 
「幹嗎用這種眼神看著我。」邵齊的眼神讓柳裕民感到有點不舒服。
 
邵齊將視線擺回正前方,不過腳步並沒有移動,只是安靜地望著前方,眉頭也皺了起來,嘴巴微張,好像要說些什麼……
創作者介紹

圈羊人的窩-圈養文字的羊圈

kensa00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