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實在是很緊迫,誰也不知道下一次的「意外」會在何時發生,許杰和張鼎元兩個人快馬加鞭地趕到了學校,連進到校門口時,警衛跟他們兩個打招呼也沒看見。

 

「你幹嘛忽然停下來!」許杰喘著大氣對身邊的張鼎元說著,不過一下子就明白了原因,因為他們兩個又來到了那座被改回15階的樓梯,對於張鼎元的恐懼,他無法體會,但能體諒。

 

「鼎元,聽我說,你要克服自己的心魔,真正要危害你的是簡宜,而不是這座樓梯,她之所以會選擇樓梯的原因無非是要讓你們想起那件意外,讓你們的生活變的充滿恐懼,如果她想下手的話,隨時都可以,不見得一定要在這裡,所以走吧!爬上這座樓梯, 姜 老師的辦公室就在轉角過去而已。」許杰努力地鼓舞著張鼎元,他看見他的雙腳正抖個不停。

 

張鼎元瞪大著雙眼,額頭上的冷汗直流,視線猛盯著樓梯的第一階。

 

「謝謝你鼓勵我,走吧!」張鼎元終於將腳步邁了出去。

 

123……要張鼎元不去在意是不可能的,在上樓梯的過程中,他心裡偷偷默數著,456……12131415,果然只有15階,這樣的結果頓時讓他鬆了一口氣,也對未來重新燃起了信心。

 

「許杰,怎麼換你不走了。」張鼎元怔怔地望著許杰,他發現許杰的臉色有點發青,接著他發現許杰的左腳正停在半空中顫個不停,因為他還有一階還沒踏下去,張鼎元的臉色也瞬間變成慘白,因為他是和許杰一起走上來的,而自己走完剛好15階,那就表示許杰還沒踏下去的那一階是多出來的第16階。

 

「怎麼會這樣。」張鼎元這下子慌了,他不懂為什麼目標會忽然變成許杰,那天許杰根本就沒有參與其中,難道是簡宜搞錯人了嗎?只是……有可能會搞錯嗎?

 

不過張鼎元發現許杰的狀況有點怪,他似乎並沒有發現樓梯多了一階。

 

許杰雙唇發白,睜大著眼睛,呼吸好像變的越來越困難,終於他踏下了第16階階梯,然後往地板上倒了下去。

 

「許杰,你到底怎麼了,你不要嚇我阿。」張鼎元蹲在許杰旁邊,緊握著他的手,他發現許杰的手非常冰冷,而且抖的厲害。

 

許杰慢慢地將視線望向張鼎元,然後他在張鼎元的另一邊發現一雙修長的腿,慢慢地將視線往上移

 

「你在看哪裡?」張鼎元順著許杰的視線望向自己的身邊,可是卻什麼也沒有看見。

 

許杰看見了一個女人,他認識的,因為那個女人是簡宜,簡宜的左胸口有著一個很大的洞,那是心臟的位置。

 

許杰這下子終於了解了。

 

「年輕人,其實簡宜還活著。」

 

「簡宜她幫助了很多很多的人,我想對於我們的決定,她心裡一定也能夠認同。」

 

當時簡宜的母親是這麼說的,也就是說當簡宜的父母親放棄簡宜時,也同時替下簽下了器官捐贈的同意書。

 

也就是說捐贈心臟給自己的人正是簡宜。

 

許杰記得簡宜很喜歡吃魚,所以當時才會誤以為自己喜歡吃魚,其實那是簡宜的記憶,共生的一部份。

 

簡宜是右撇子,所以自己才會忘了自己其實是個左撇子。

 

還有自己會對簡宜的家有一股熟悉感,以及當時會突然想擁抱簡宜的母親,這些不合理的現象都是因為簡宜的心臟正在自己的胸腔裡跳動。

 

忽然間……有一道被隱藏很久的記憶終於浮上了腦海,那是自己的記憶,也可說是簡宜的記憶,因為那是自己和簡宜所共同參與過的經歷。

 

「許杰,你撐著點,我馬上打電話叫救護車來。」張鼎元看著許杰不斷用手揪著左胸口,他心想會不會是心臟移植的後遺症出現了。

 

當張鼎元正準備起身去尋求協助時,許杰忽然伸出空閒的那隻手抓住了他。

 

「不用了,我必死無疑,打從我做完心臟移植手術的那一刻開始,我的命就已經掐在簡宜的手上了。」許杰每說一個字都是吃力,他的心臟越來越痛,而站在張鼎元身邊的簡宜越笑越開,嘴巴都快裂到了耳邊。

 

「你到底在說什麼?」聽到簡宜兩個字,張鼎元簡直快要瘋了,他越來越糊塗了,從許杰踏上了第16階的階梯開始。

 

「你耳朵靠過來一些,我要跟你說事情的真相,很抱歉,我也是剛剛才想起來。」

 

張鼎元遵照許杰的意思將耳朵貼到了他左邊。

 

「其實簡宜會變成植物人是我害的,並不是你們四個。」

 

張鼎元想要將耳朵移開,並且要許杰不要再亂說話,不過……

 

「聽我說完!」許杰用盡力氣喝道,不過音量還是小的不像話。

 

「我直到今天才知道簡宜當時會倒在樓梯下是因為你們的關係,可是她並沒有像你說的當場摔成了植物人,我當時買完飲料回來時,剛好發現簡宜倒在地上沒有意識,我先探了探她的鼻息,發現她還活著,我原本想要立刻搖醒她,可是……」

 

許杰咳了兩聲後繼續說著:「可是她當時的模樣實在是引人遐想,於是我唸頭一轉,開始對她上下其手,但是我卻完全沒想到她會這麼快醒過來,她一醒來就發現到我不軌的舉動,她立刻大叫,我一時情急抓起他的頭就往地板撞去,這用力一撞她就不出聲了,巡邏的警衛聽到聲音也往我們所在的位置趕來,我只好立刻躲了起來,事後簡宜就變植物人了,這也是我一直以來都不敢去探望她的原因。」

 

「原來真正的兇手是你。」張鼎元抓著許杰的衣領,眼淚不斷地落了下來。

 

「對不起……」許杰話一說完,心臟也跟著停止了跳動。

 

最後那一句對不起,張鼎元以為許杰是在對自己說,事實上,許杰這句話是對站在張鼎元身後的簡宜說的。

創作者介紹

圈羊人的窩-圈養文字的羊圈

kensa00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