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室裡的五個人此刻也沒閒著,天馬行空的聊了起來。

 

「我去上一下廁所。」簡宜說完就獨自跑了出去。

 

教室內的氣氛忽然一轉,沉靜了三十秒之後……

 

「你們覺得簡宜的心態到底是怎樣?」盛嘉旻開口打破這道短暫的沉默。

 

「問這句話什麼意思?」張鼎元不解。

 

「我懂你的意思,你的意思是說為什麼簡宜拒絕了我們幾個之後,卻還是跟我們走的這麼近,她的用意為何嗎?」

 

「沒錯,我就是這個意思,雖然我表面看起來還是一樣,可是其實心裡自從被拒絕過後就一直感覺怪怪的,我沒有辦法將這件事當作沒發生過。」盛嘉旻的臉色不是很好看。

 

「原來不只我這樣阿!」駱亦凱忽然有種找到知己的感覺。

 

「我也是。」徐錦附和。

 

「所以你們不覺得……她……是……想要利用我們嗎?」

 

「利用我們?有嗎?」張鼎元抓了抓頭。

 

「剛剛飲料錢是誰幫她出的?」盛嘉旻看了一下在場的所有人。

 

「是我,可是這是我自己自願的阿。」張鼎元舉手承認。

 

「書念的不錯,腦筋居然還轉不過來,我問你,如果簡宜今天因為拒絕你後跟你關係疏遠了,甚至躲避你,你還會想要自願掏錢嗎?」盛嘉旻的語氣有些咄咄逼人的感覺。

 

「所以……你的意思是說……簡宜其實只是在利用這層關係,難怪不管什麼人跟她告白,她都拒絕,與其利用其中一個人,不如通通利用。」徐僅有種豁然開朗的感覺。

 

「所以我們也要向她要回一些我們應得的……」盛嘉旻笑的很陰險。

 

「怎麼做?」

 

「通通靠過來。」盛嘉旻勾勾手指,其他人立刻聚了過來。

 

「就是這樣……」盛嘉旻小聲地說,其他的人越聽表情越顯得興奮。

 

「懂了吧!」所有人點了點頭,而此時簡宜剛好回到教室。

 

「你們幾個聚在一起討論什麼秘密呀,能說給我聽嗎?」簡宜一臉好奇地望著所有人,期待有人願意讓她一起分享。

 

「當然會讓妳知道。」駱亦凱說話的同時,伸出手碰了一下簡宜的手臂,嚇的她立刻將手抽了回去。

 

看著駱亦凱一副不安好心的模樣,簡宜開始發現事情不對勁,不過卻為時已晚,張鼎元和徐錦已經分別將教室的前後門給關了起來。

 

「你們幾個到底想做什麼?」簡宜知道這根本就是明知故問。

 

盛嘉旻沒有回答,只是笑了一下,然後往簡宜所在的位置撲了過去,簡宜見狀,立刻往前門的方向跑去,不過卻被張鼎元一把抱住,離地的雙腳不斷地在半空中亂踢一通,好死不死地踢到了張鼎元的要害。

 

張鼎元悶哼一聲鬆開了手,簡宜逮到機會開了前門跑了出去。

 

「快追!不要讓她跑了。」盛嘉旻緊張地揮著手。

 

四個男生追在簡宜的後面,情況發生的實在是太突然,居然讓她忘記了此時要喊救命,腦海裡只期望著許杰趕快出現,來喚醒這幾個被色心沖昏頭的朋友。

 

樓梯!簡宜轉身就要跑下樓梯,結果不知道被哪一個人的手稍微抓到衣角,導致她一個重心不穩摔下了樓梯,而那座樓梯正是不久前吵的沸沸揚揚的鬼梯,當然事後已經知道那只是個笑話罷了。

 

「怎麼辦!」樓梯的上面站了四個男生,樓梯下面躺了一個女生,而且一動也不動。

 

「會不會摔死啦!」駱亦凱發覺自己的情緒很恐慌。

 

「不會這麼剛好吧!」

 

「誰要下去看?」

 

「我不要。」

 

「我也不要。」

 

四個人互相推來推去,就是沒人敢下樓梯是看看簡宜是否還活著。

 

「我看我們立刻回家好了,當作沒發生這件事。」

 

「可是許杰去買飲料還沒回來耶。」

 

「這時候你管他那麼多做什麼!走了啦!難道你要等人發現我們才肯走嗎!」

 

       

 

「我們四個人就這樣人拋下簡宜逃回家去了,後來等到她被巡邏校園的警衛發現送到醫院後,她就變成植物人了。」張鼎元的眼眶有些泛紅,情緒變的異常的低落。

 

「難怪在簡宜住院的那段時間裡,你們四個都沒去醫院探望過她半次。」

 

「簡宜會變成植物人都是我們四個害的,你覺得我們敢去探病嗎?」

 

許杰選擇沉默,因為換成是他,他也不敢去。

 

「接下來就換到我了吧!其他三個都死了。」看著張鼎元的狀況,許杰心裡有種無能為力的哀傷,對方是來索命的,到底有什麼辦法能夠幫助他逃過這一劫,他是真的不想再失去這最後的一位朋友了。

 

「我想到了!」許杰的雙眼圓睜,臉上露出了許久未見的笑容,而張鼎元只是抬起頭怔怔地看著他。

 

「我們去找 姜 老師吧!我記得他好像有在修道,也許他有什麼方法可以救你也說不定。」聽完許杰的建議,張鼎元感覺自己就好像在一片汪洋中找到一塊可以讓他活命的木板。

 

「可是我們又不知道 姜 老師住哪?」想到這裡,張鼎元感覺那塊木板彷彿又漂走了。

 

「不打緊,上次我們不是在學校遇見過 姜 老師嗎,或許他今天也會在辦公室裡。」

 

「真的嗎?」

 

「不去看看怎麼知道,難道你想要在這裡坐以待斃,等簡宜來取走你的性命嗎?」許杰邊說邊拉起張鼎元,張鼎元的塊頭太大讓他費了不少力氣。

 

「你說的很有道理,那我們走吧!」張鼎元的臉上總算是有了一點生氣,不再那樣死氣沉沉。

創作者介紹

圈羊人的窩-圈養文字的羊圈

kensa00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