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真相大白

 

在警局做完筆錄之後,許杰硬是拖著張鼎元來到一處小公園,找了張附近人煙稀少的椅子坐下。

 

「這麼匆匆忙忙地拉我來這裡,到底是為了什麼。」張鼎元轉了轉被許杰握痛的手腕。

 

「能告訴我真相了吧!」許杰直接了當的說。

 

「這句話是什麼意思?」張鼎元一臉裝傻的模樣,其實他心裡很清楚他要問的是什麼,一連死了三個人的情況下,任誰也會相信這絕對不會是巧合。

 

「我之前就想問了,只是一直苦無機會,今天我甚至看見簡宜站在嘉旻家的窗戶邊,當然我不認為那個簡宜是個活人,我的直覺告訴我你們四個和簡宜之間一定發生過什麼我不知道的事情。」許杰越說心情越煩悶。

 

張鼎元沒有回答,只是低頭不語。

 

「事情都已經走到這步田地了,你還不打算讓我知道嗎?嘉旻斷氣之前還對你說著『下一個就輪到你了』,你難道一點都不害怕嗎?你說話阿!不要以為悶著不說事情就可以輕鬆解決,已經死了三個人了,你到底知不知道,我不想連你這最後一個朋友都失去。」許杰用力地揪起張鼎元的衣領,然後眼淚隨即落了下來,難過的他慢慢地鬆開手,雙腳無力地跪倒在張鼎元的面前,此時的他就像是一個哭哭啼啼的小孩子。

 

張鼎元終於有了反應,他伸出了手將許杰一把拉了起來,然後好心地幫他拍掉沾在褲子的灰塵,接著輕輕地拍著旁邊的椅子空位示意他坐下。

 

「你肯說了!」許杰聽從指示坐了下來。

 

張鼎元點點頭,不過並沒有立刻開口。

 

過了半响,張鼎元站了起來面對著許杰,緩緩地開口說:「其實簡宜之所以會變成植物人……都是我們四個害的……」

 

「你們四個害的,她不是自己不小心摔下樓梯的嗎?」許杰感覺自己就要觸摸到事實的真相了,如果說簡宜會變成植物人真的是張鼎元四個人所為的話,那麼除了張鼎元之外的三個人的死亡就通通可以解釋的通了,因為簡宜真正的的死也是最近的事情,恰巧又早在其他三人死亡之前,這在在都說明了亡魂復仇的真實性。

 

「聽我說吧!事情當時是這樣的!」

 

       

 

當時的六人幫除了六個人之間的感情都很要好之外,還有一個共通點,那就是六個人的功課也都很好,因此在高三準備聯考那年,這六個人每天放學後都會留在學校進行晚自息。

 

當時校方有安排了幾間固定的教室讓留下來晚自息的學生使用,不過這六個人唸書時有互相討論的習慣,也因此干擾到了其他留下來晚自息的學生。

 

對於功課特別好的學生,校方總是會有比較特別的待遇,畢竟這些功課好的學生日後榜上有名時,增添的都是學校的光彩,因此在特別的禮遇下,校方准許這所謂的六人幫單獨使用一間教室,而且這間教室還跟原本開放的教室是屬於不同的大樓。

 

「哈!這題終於被我解開了。」許杰開心地大喊,果然在這棟只有他們幾個人在的教室裡,要怎麼大吵大鬧都沒有關係,因為不會吵到任何人。

 

「瞧你得意的,我也算出來了。」簡宜拿起了一張寫滿一堆算式的計算紙,將它舉在半空中抖了抖,她在班上不但功課名列前矛,更是班上眾所矚目的班花代表。

 

「我也是……」其他人也喊了出來。

 

搞了老半天,包含簡宜在內其他人也都已經算出來了,虧許杰還想藉機去教一下簡宜怎麼算,看樣子如意算盤是打錯了。

 

簡宜是一個很奇妙的女孩,一般女生要是拒絕了男生的告白,通常都會使雙方彼此之間變得有些尷尬,不過她並不會,對她而言,朋友就是朋友,她並不會去在意太多細項,也就是說除了她之外,在場的五位男生都曾經對她告白過,當然也通通遭到回絕,不過這並不影響他們之間的友情。

 

「我們休息一下,買飲料來喝好嗎?」徐錦提議。

 

「好是好,不過福利社早就已經關了,距離學校最近的便利商店也有一段距離,誰要去買呀!」駱亦凱掃視著其他人的表情,看樣子是不會有人主動舉手要去了。

 

「猜拳吧!最公平!」許杰邊說邊捲起了袖子,氣勢凌人,猜拳一向是他的強項。

 

其他人似乎是贊同了許杰的意見,主動地圍了起來。

 

「剪刀、石頭、布。」

 

「你們是串通好的吧!」許杰大為震驚,除了自己出石頭之外,剩下的五個人通通出布,也就是說情況很明顯了,負責跑腿的人的就是許杰。

 

記下要買的飲料和收完錢之後,許杰帶著不甘願的心情步出了教室門口,身後的一行人帶著微笑目送他離開。

創作者介紹

圈羊人的窩-圈養文字的羊圈

kensa00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